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在线投稿 - Q群交流 - 微博关注 您好,欢迎您!
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文学 > 正文

空山

时间:2015-02-01 19:01 来源:魏荣钊博客 作者:魏荣钊 阅读:


    万山热火朝天的时候,我没机会来万山,当万山“温度”降到最低的时候,我来到了万山。这是缘分。

    万山,曾是中国最大的汞工业生产基地,被誉为“中国汞都”。想不到,岁月推移, 富矿终于被挖尽,2009年,万山特区被国务院列为全国资源枯竭型城市。

    从碧江去万山,出了市区,汽车就一直往上爬,爬了多远,多高,我没法计算,直到行至最高的地方,万山到了。

    万山市区其实很小,相当于贵州规模大一点的镇,人烟并不稠密,稀稀朗朗,来往的人们倒不那么形色匆匆,显得闲散。当然,真正能代表万山的不是集镇,而应该是汞矿区。万山虽然小,但翻看历史,民国之前姑且不说,就民国至今,其变异也够繁复的。

    万山是贵州边地,它东临湖南芷江县,南接湖南新晃县。1913年,即民国2年8月,万山设省溪县,成立初隶属贵州省黔东道(又名镇远道)。民国12年,黔东道废,省溪县直隶贵州省政府。民国24年1月,省溪县隶属第九行政督察区。民国26年11月,第六、七两个行政督察区合并成立新的第一行政督察区,省溪县又隶属第一行政督察区。民国30年,撤销省溪县,并入玉屏和铜仁两县。 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省溪解放,隶属玉屏县第六区,1958年底,划属铜仁县,建万山公社。1961年8月,又划属玉屏县恢复万山区。1966年2月,经国务院批准,设立万山特区隶属铜仁地区。1968年9月,经贵州省革命委员会批准,撤销万山特区,建立万山镇,直属铜仁地区。1970年8月,经国务院批准再次恢复万山特区。

    就这样,万山一路折腾着走到新世纪,2011年11月,国务院批准撤销铜仁地区设立地级铜仁市,万山特区改为(县级)万山区。

    没有不变的事物,人是这样,一个地方,一个区划也是这样。

    万山市区在山的这面,万山汞矿区在山的那一面,早听说曾经辉煌一时的万山汞矿已“寿终正寝”,改成“国家矿山公园”。我在市区拦了辆三轮摩托去矿山公园。摩的司机问我到哪个门?心想,肯定不是一个大门,但又不知道走哪个门,就说,随便哪个门。随即又补充了一句:走有意思的那个门吧。

    于是摩的司机把我拉到了叫“黑洞子”的景点。原来“黑洞子”是个山坡,所谓的景点就是挖矿挖出来的山洞。

    我沿着石板铺成的山道随心所欲行走,山坡很大也很陡,幸好坡的那面有护栏,不然行走于山道,未免不害怕。山道两边杂草丛生,我走在山道上时,天空突然降下了浓雾,能见度很低,看不到远处的景致,说是公园,却没看到一个游人。

    浓雾陪着我在山腰上行走,如此的寂静,不免有些畏缩。一会浓雾化开了一些,这时从山顶上走来了一对年轻的男女和一个小孩,一看就知道是三口之家。年轻夫妇大约30岁左右,小男孩大约五六岁,一路上唧唧喳喳的喊叫着爸爸妈妈,给静寂的山坡增添了几分生气。山坡上有五六个黑洞,有的黑洞相互连接,有的黑洞一条道穿得很深,不知通到了哪里。没用商量,我和三口之家自然而然结伴钻了几个洞,由于洞道崎岖诡诈,都没敢深入。我用随身带的手电筒给他们三个人照着,准备穿越一个黑洞。那个黑洞标识是连通矿区的,可深入一二百米后,还是打住了。倒是那小孩还想往深处钻,可他的父母退怯了。其实我也不敢,洞道不但阴暗,而且潮湿,哪有胆量玩穿越。

    我们回头走,女的走在我前面,她的屁股滚圆,身上还发出一股股香气,差点没把我迷糊。刚才没发现,现在才看到,她走起路来是那样阿罗多姿,好看极了。我有点喜欢这个女人,我不知是女人本身具备的吸引力,还是因为身心孤独对女人产生的心念,总之,对走在我前面的这个女人有种说不清楚的感觉。

    走出洞口,他们向着返程的山道走去。在山弯处,女人跨前一步,站在孩子面前,教孩子对我说“叔叔再见。”我看着充满青春气息的女人,不知道该说什么。我想说,孩子不应该叫我叔叔,应该叫我伯伯才对。心想,有这个必要吗?于是,我跟孩子礼节性地说了一声“再见”。

    再见。我想,也许再也不会见了。不是吗?

    望着三口之家走到门口,我突然遗憾没有打听他们是从哪里来的。

    从“黑洞子”出来,我打听着走到了矿区。矿区建在一个不算陡的斜坡上,坡上坡下是密密匝匝的房子,高高矮矮纵横交错,颜色斑驳,只要大吼一声,墙上就会掉下一层灰来。房子虽然破旧,但本色,三四层楼,无雕琢,给人安全祥和感。路上难得见到一个人,因为大量的工人们外出谋生去了,曾经热闹非凡的“中国汞都”因此显得落寞、安静。

    我好像特别喜欢这样的境遇,厚重、沧桑,繁华过后的一种平静和从容。

    我漫无目的地在矿区行走,在厂区的下方,我看到一栋楼,大楼门口立着一块高大的石柱,石柱上刻“中国汞都·贵州万山——国家矿山公园”。说是公园,但和普通意义上的公园是不一样的,至少见不到鸟语花香。包括我走过的“黑洞子”景点,能玩的也仅仅是山坡和黑洞,再无其它景观。我想,这也许是另外一种公园范本,矿尽山空,人走房凉。这不是为人类提供休闲娱乐,而是提醒人类对自然多些敬畏和尊重。是不是呢?

    那栋楼曾是汞矿的办公大楼,现已改为“万山汞矿工业遗产博物馆”。

    没有看见参观的人进出,博物馆可谓门可罗雀。我以为只是个象征,当我走到门口时,才发现博物馆内有好几个工作人员。门内左边有一吧台,两个女生坐在柜台内,见我走来,一个女生礼貌地站起来问道:你是来参观吗?我说:是的,要买门票吗?

    不用,直接进去参观。女生回答。

    于是我就直接走了进去。女生在后面补充说,展厅在一二三楼。我说,谢谢。然后就向一楼的展厅走去。不到半小时,我就参观完了,说白了,就是走马观花。所谓的博物,大体就两种东西,一是有关汞矿自“出生”到“死亡”的各种图片;二是汞产品的各种类别和造型。像我等对矿物质知识为零的人,参观各类形状和质地的汞产品简直就是浪费时间。

    我走出博物馆,继续漫无目的地瞎逛。结果,走到了山坡下的一个岩洞边,一看才知道那不是天然岩洞,而是矿道。岩壁上刻着“窝鹰岩”三个字,岩洞口两扇大铁门紧闭,据说这个洞口就是通向“黑洞子”那边的一个洞口,到底有多长,不得而知,但我知道,从“黑洞子”到这个地方隔着一座山梁。

    在“窝鹰岩”附近的岩壁上,还有一个黑乎乎的方形大洞口,岩壁上贴着一块小木牌,上写“古采矿遗址”。

    据记载,在秦汉时期,古人就开始在万山开始采矿,“黑洞子”群有个洞就是那时挖出来的,2006年,还被列为全国重点文化保护单位。这能给万山老百姓带来什么好处?我不知道。对不起,请原谅我的思考庸俗。

    几千年的开采,万山宝贝再丰厚也抵不住人类贪得无厌的双手,终于被掏空了,不得不宣布资源枯竭。

    在冷清的矿区操场一角,一位老人在墙角下薅刨一小块自制的菜地。我走上去和老人攀谈,他说他78岁了,来万山挖了几十年的矿,老了,退休了。现在,汞矿垮了,跑得动的年轻人都跑了,有的在铜仁找了新工作,找不到工作的就远走广东、浙江打工去了,只有像他这样的老头跑不动,再说几十年习惯了矿山这山坡,也不想动,等着去见马克思吧……老人潇洒的人生观却隐含着一丝垂垂老矣的悲凉心境。

    是的,矿山到处是房子,然而却见不到几个人走动。人们都走了,曾经一起钻洞一起吃饭一起睡觉的矿工们已被迫各奔东西,那栋在当年看来很是漂亮的两层专家楼早已空空荡荡,墙皮开始脱落。进入小楼的门岗尚存,可以想象过去的年代,矿区是如何的森严戒备,如何的辉煌热烈。可谁能想到,尤其是矿工们根本不可能预料今天矿区的寂寥。
没有办法,万山空了,空了的万山犹如秋天显得有些萧条。

上一篇:行走于雅
下一篇:陈圆圆与马家寨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