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在线投稿 - Q群交流 - 微博关注 您好,欢迎您!
当前位置:首页 > 名家专栏 > 正文

伦勃郎的色彩

时间:2018-04-01 16:54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胡广平 阅读:
  没有人会否认这样一个事实:走进尼德兰王国莱顿市,就是走进了一幅神彩灵动的油画。或者说,当你置身于此,无需再去观赏任何有关莱顿的画作。现实的莱顿,远比艺术家的想象要精彩和丰富得多。
  
  公元一五七五年,威廉王子为了嘉奖对西班牙人的奋勇抵抗,给这里的市民恩赐了两个选项,一个是减免税收,一个是设立大学。当然只能二选一,威廉王子关于量的概念勿庸置疑。恐怕谁也搞不懂这二者之间的联系,但据说这个王者就这么喜欢标新立异。不过,莱顿人也一点都不糊涂,他们毅然舍近利而取大义,为子孙选择了未来。莱顿大学就这样延生了,一所可荣归欧洲最有声望高校行列的大学,一所荷兰国历史最悠久的大学,就这样延生了。
  
  其实我也道不清,我是在写莱顿市,还是在讲述莱顿大学,这二者实在太融为一体了。平日里,在很多地方,都可以看到所谓的大学城,却无非都是些学校集中的区域。即便清华大学,尽管很像闹市,仍是一个相对独立的校园;只有莱顿大学和莱顿市,是一座名副其实校城合一的大学城。大学一经诞生,就决定了城的布局、格调和品位。在莱顿市,你找不到莱顿大学的主体校园,更别指望能看到一个气宇轩昂或鎏金或玉琢的门楼和校牌,大学的一百三十多座宏伟华美的建筑,分布在莱顿市的各个角落。在街上看到的十个人里,就有两个是莱顿大学的学子或教授。这究竟是设计者的独到之处,还是一种漫不经心呢?不管观览者作何种设想,都不会影响这所大学的辉煌和这座城市的惊艳。据有人统计,在属于莱顿大学的岁月里,曾造就过十位荷兰领袖,十六位诺贝尔奖得主,九位外国元首。其他学术界的精英,不计其数。对于中国人而言,莱顿大学还有一个值得情痴的地方,它不仅与中国大学有广泛的合作,还是全欧洲的汉学研究中心。游走在校园里,随处可以遇到高鼻梁、蓝眼睛的人,冷不丁讲一口流利的普通话,以显示他们是中国通。每当这个时候,你怎么能无动于衷呢?至此,我也就真正理解了我家丫头选择莱顿大学攻读公费博士学位的原因。
  
  现在该专心游历一番莱顿市了。在荷兰停留的三个月里,我记不清把它的大街小巷走了多少遍。身处异地,除了漫个不要钱的步,我还能干什么呢?但每一次所到之处,都能让我心旌翼动,似乎始终未能尽览它的风姿,无论在任何时段,也无论是晴天或阴天,目之所见,都能深深地感染着我。直到我潜心去研读它,才意识到,这是怎样一座由取悦情志的元素组成的古老而富于风情的小城呢!
  
  站在莱顿市的街头,至少回眸三百年。这是一座没有遗存完整城墙的古城,据说有八个城门,但我只找到西门和南门,都是清秀端庄的欧式建筑;那么,过去有没有城墙?不得而知。但护城河却赫然存在,宽阔而蜿蜒,两岸风景如画,像一条巨大的血脉,滋润着城的机体。实际上,作为全球海拔最低的荷兰,莱顿比其他城市更懂得与水相处。走走便知道,整个城区,水道纵横交错,与护城河相连,构成一个完整而缜密的水道网,而静谧的莱茵河纵贯其中。莱顿的水,与威尼斯比,简而不乏;与苏杭扬比,多而不滥。如此这般,莱顿的市面构成,就比内陆国家要复杂得多,街中心是水道,水道两岸依次是机动车道、自行车道、人行道,然后才是风格各异的古式建筑。
  
  你以为仅仅只有这些吗?别忘了,荷兰人做事的精细,又为莱顿市增添了许多光彩。城内城外大小河岸平整如切,河沿笔直,水面成镜,河沿与水面永远保持等高的落差,五寸,或一尺,宛如木工精心锛刨过一般。倘若是城外河道,岸边必是平得像绿毡般的草坪,草坪上恰到好处地布满古树和雕塑。城内水道沿岸则挂着整洁的花篮,与街两岸窗台上和门框边的鲜花遥相呼应。倘若是春夏来此,那就都让你赶上了,河岸纷飞着数不清的海鸥、野鸭、野鹅,黑的或麻的野兔泰然觅食,还有各种华丽生命杂陈其中,与行人共慰。不是常听人说拥抱大自然吗?这一含义在莱顿有着最生动的诠释。
  
  有河自然就有桥。莱顿众多的桥梁是极有个性的。在河与河的交叉处,或河与路的重叠处,抑或河道不经意的拐弯处,都矗立着与众不同大大小小的桥。它们有着自己的色彩,那怕是绿色、灰色、甚至黑色,都不消磨了别致的神韵;它们有着自己的筋骨,钢铸的也好,木斫的也罢,都不失于坚固挺拔。然而,有一样,却是它们共同的品质,那就是它们一色儿属于吊桥。莱顿的城市建设,决不因为现代汽车,而忽视旧时的船运;相反,人们对船舶的宠爱和敬重,远远超过任何一种豪华汽车。城内大大小的吊桥,正是这一理念的演示,每当有稍大的船只无法通过桥涵时,桥两头的车辆和行人便注目静候,桥梁上的巨大动力部件便将桥面吊起,桥立时就不存在了。待船只缓缓通过,才又恢复陆路通行。日复一日就这样运行着,整个莱顿就这样运行着。我由此设想,桥已变成莱顿的符号,是这座城市的头饰。这难道不是一种心境的外部再现吗?
  
  在莱顿的城市构造中,样式清新的尖顶教堂,与古雅庄重的十七世纪红砖楼群,以及令人怀旧的土砖或原石铺设的巷道路面,还有远处缓缓转动的风车,都显得异常有范;但这应该是整个欧洲的风格,可以放在任何一个欧洲行程里去消受。
  
  碧光粼粼的河道,格调纷呈的吊桥,充满视野的鲜花,变幻莫测的楼顶,当然,也别忘了那些灵动的生命……只有这些,似乎还不够。每当艳阳初出或夕阳西下之际,城内宽阔的水域上便聚集着各种豪华舟艇,水上露天酒巴坐满了享受时光的人,水域的一侧,有的是三面,都围衬以步行桥梁,时光为它们着上厚重的色调;自然,桥上也站满了驻足赏景的人们。这时,远处的风车便把晨曦或晚霞绞碎了抛洒过来,整个莱顿便格外显得色彩斑斓,厚重而富于层次。至此,我不得不开始自我否定,身处莱顿市的美景之中,怎么就无需观赏有关莱顿的画作了呢?莱顿的瑰丽、耀眼,不正是出生在这里的伟大画家伦勃朗大明大暗的着色的实例吗?
  
  也许,莱顿和伦勃朗的杰作永远都是不可分割的!
 
  
 
  作者:胡广平,男,出生于20世纪六十年代,陕西商洛镇安人,定住江苏省连云港市;毕业于陕西师大汉语言文学系,先后从事过工人、教师、行政领导等职业。累计创作文学作品200多万字,主要作品有小说集《情祭》、散文集《天灯》、《东胜神洲》(合着;该书所属丛书作为政府工程,共11部,担任编委)、报告文学集《可爱的镇安》(主笔)。同时,参与撰写出版记实文学作品十余部;累计发表其他新闻类作品100万字。小说、散文、长篇电视剧本等作品曾在全国各类赛征活动中获得一等奖10多项、二等及以下奖若干项;同时,书法、篆刻等艺术创作也取得较高成就,为中华国礼中心及书画院特邀书画家。

上一篇:天上花开等你来
下一篇:博物馆藏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