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在线投稿 - Q群交流 - 微博关注 您好,欢迎您!
当前位置:首页 > 名家专栏 > 正文

博物馆藏

时间:2018-02-04 16:18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尔容 阅读:
    每次从湖北省博物馆前经过,望着那片硕大无朋的“品”字型灰色长坡面屋顶,就想这便是湖北人院子里堆放的五个谷垛子么?寒来暑往,生死交迭,这谷垛子里有多少智慧和给养能供给我们反诌?前人的昨日,我们的今天,历史又将以怎样的方式将我们的现世传承?每当走进博物馆,都像穿越时空的隧道,去探访我们来时的路。这条路让我有难以企及的陌生和敬畏,也有如婴儿重返母亲产道般的亲切和温暖。

    历史总是大浪淘沙,留下的都是精华,都是巨人的倒影。在这些倒影里,我们看清来路,也照亮未来。

    湖北省博物馆位于美丽的东湖侧畔,也是东湖大道上一道亮丽的风景。如果说,东湖的底蕴还显单薄,那么走进博物馆,无疑会给东湖的文化长廊里抹上浓墨重彩的一笔。

    这里有考古学家从二十世纪六十年代以来,从五千余座楚墓里,发掘出的立国约八百年的楚国文化;有早于北京人的旧石器时代早期的古人类郧县人骨化石;有在京山屈家岭发掘的长江中下游地区的新石器时代史前氏族社会生存文化;有商代早期的城址盘龙城遗址;有在随县城郊擂鼓墩发掘的曾侯乙墓;有在枣阳市吴店镇发掘的贵族墓群;有在全国出土数量最多的战国秦汉简牍;有在全国最具代表性的秦汉漆器;有在钟祥发掘的明梁庄王墓;有古代瓷器和荆楚百年英杰。

    走进博物馆,就走进了一重重人骨,一座座坟场,一墓墓金银珠宝,一场场金戈铁马。

    要从历史的故堆里抬起头来,并非易事。我选择了四件镇馆之宝。让我们管中窥豹,领略博物馆藏的经典。

    亲密的敌人

    我说他们是一对亲密的敌人。想必他们九泉之下的主人应该含笑应允。他们各自静默于综合陈列馆左侧的两个玻璃窗柜里,属于楚文化的范畴。一曰越王勾践剑,一曰吴王夫差矛。

    越王勾践剑出土于1965年12月湖北江陵望山一号楚墓。剑通长55.6厘米,剑格宽5厘米,挺拔庄重,插于木制剑鞘里,出鞘时人们看见的是寒光闪闪,是脑海里翻云覆雨尘土飞扬的吴越争霸图。

    剑身满饰黑色菱形暗纹,剑格一面由绿松石镶嵌,另一面由蓝色琉璃镶嵌。近剑格处有两行错金鸟篆铭文:越王鸠浅自乍用剑。“鸠浅”即勾践。这是一把采用复合金属铸造枝术制作的青铜剑,其工艺之精美,在已发掘的越王青铜兵器中首屈一指。剑脊含铜量高,确保剑的硬度;剑刃含锡量高,确保剑的锋利;以硫化铜覆面,确保千年不锈。

    削铁如泥不是传说,却无人敢用国宝一试。但提剑划纸,数十张纸经破纬裂,名不虚传管窥一斑。三年阶下囚,十年胯下辱。尝胆厉志,卧薪韬晦。终逼吴王夫差以剑自吻,成就越国霸业。一国之君以千钧拨十两之力创造的何止是区区一成语?

    吴王夫差矛与越王勾践剑外貌酷似。他们真像一对彼此感应的孪生兄弟。相持,相克,相生。1983年11月,在距望山一号墓两公里处的另一座楚墓里,竟发现了一件吴王夫差的青铜兵器。其状如矛,矛身正面有两行八字错金铭文:吴王夫差,自作用於。“於”字经专家考证为矛状兵器。其正背两面脊部均铸有血槽。其下端各有一刻纹精细的兽身形穿孔鼻。其铸造之精可与越王勾践剑媲美。

    他们很近,近在咫尺触手可及;他们很远,远在凝眸相望伸手难及。他们互相成全,以生灵涂炭为代价,成就一个男人卧薪尝胆知耻后勇的传奇,也演绎了一个倾国倾城的女子红颜祸水美人计救国的大义。他们曾经像一块磁铁的正副两极被两个男人握于手掌乾坤之间,越胜吴,吴胜越,再越灭吴,楚灭越,颠来倒去,剑泣戈鸣,都只为春秋霸业,谁主沉浮。

    这对亲密的敌人,曾经针尖麦芒,蛤蚌相争,搅起绵延二十三年的烽烟,最终却化作沉寂归于楚国,化作玉帛安于楚墓。这是机缘的巧合,还是上天的安排?一段解不开的情缘,一对撤不散的冤家啊。

    历史真是一位俯瞰众生的大佛。在他眼里两国交战,也不过是他掌中的一场儿戏。剑陨矛折,各奔东西,最后辗转反侧却在楚国的土地里再聚首。这是楚国的荣幸。他用智慧和强拳,征服,征服,坐收渔利。这是螳螂捕蝉的快感,亦是这对亲密的敌人逃不过的劫数。大至一国,小至一人,谁又能一口咬定自己是螳螂,是蝉,拟或是黄雀呢?

    站在这对“老伙计”面前,他们无语,我亦无言。寒光依旧,却再也听不起剑铿矛锵的嘶鸣。他们以这样的方式面面相觑,是抗争到底,还是厮守不渝?像黑夜需要白昼传递,晴需要雨来证明,矛需要盾来迎击,他们互为敌人,又像老朋友难分难舍,唇齿相依。

    身殉王恩

    “曾侯乙乍持”, “曾侯乙之用戟”,“ 曾侯乙之寝戈” 。“曾侯乙”三字在一堆出土的青铜器上出现了208次。考古学家于是认定战国早期有个叫曾国的诸侯国,一位叫乙的国君,卒于43岁。他不叫甲,他叫乙。这是人生的盛年。像无数夭折于盛年的君王,他只是他们中的一个。一个代号为乙的男子。或者叫丙的男子。锦衣玉食挽留不住一个生命的执意离去,金银珠宝和王权在生命面前都孱弱无力。据说这位男子嘴里噙满了玉猪、玉兔、玉象。他想吃的太多,但他已无力吞咽。以为万能的宝物也不能阻止他肉体的腐败。

    用吊车吊起3200公斤的铜木外棺,彩漆纹身的内棺里,墓主人只余下一柄穿多层锦衣的散骨。并用衾被包裹,小型金、玉、石、骨、角布满周身。以549条人首、鸟首、双首、多首龙,204条蛇,142只鹿、鸟、神兽,20个人面神兽合体动物纹饰的棺身,都不能保佑墓主人尸骨还魂。73件食器、12件水器,535件玉石水晶,940件金箔,只标注着一个国君的身价不菲。4777件戈、矛、戟、殳、弓、箭、盾、甲胄青铜兵器,曾经跟随墓主人南征北战,却不能保护他血肉不腐。

    最让人难以置信的是21位18—25岁的年青女子以鲜活的生命为一具僵尸殉葬。她们或曾受过他之宠幸,或为他献过歌舞。她们的美色曾是他的盘中餐不知道她们得到这样的圣命,有怎样的挣扎,是俯首听命,是甘愿赴死,是在劫难逃?不得而知。或许大恸而哭,纵身跳下,或许赐毒自尽,系绫了断。生为君人,死为君鬼。生不同寝,死却同穴。这样的节烈,自选入宫中便已注定便身不由己。

    乙需要她们。她们是他的水,是他的肉。离了她们,他不能活。有了她们,他亦不能复活。但他的灵是安息的。她们扫荡了他九泉之下的孤独。即使彼此不作一声,不见一面,心知天知你知他知。

    其实这位叫乙的男子真的很优秀。他以超凡的才情建国立业富国强兵。从出土的楚王专钟上的铭文判断,楚惠王的父亲楚昭王逃往随国(曾国)避难。吴兵随后追到,要随侯(曾侯)交出楚昭王,随侯(曾侯)拒不交出。直到楚国援兵到来,救楚昭王回国。为感谢随侯(曾侯)的救父之恩,楚惠王铸造了一套专钟赠送曾侯乙。可见乙不仅有雄霸一方的伟力,也有行侠仗义的节操。

    陪伴乙的还有一套65件的编钟,造型精确,花纹精细,出土即可演奏。是目前所知世界上保存下来的最早具有十二个半音的乐器。数量之多,保存之完整,千载难见,在已发掘的数以万计的先秦墓中,也仅此一例,被誉为“世界第八奇观”。另有磬、鼓、瑟、琴、笙、箫等八种60件乐器。可见乙是个讲究艺术修为的人。这样的男子放到任何朝代,都是让女子求贤若渴的对象。

    或许真有女子愿意为他舍生赴死,愿意与他生死同穴。不求同月同日生,但求同月同日死。在2号陪葬棺里,有一只漆木雕鸳鸯盒。头部可以转动,背上有方形浮雕龙纹小盖,腹部两侧分别有撞钟与击鼓舞蹈图案。明眼人都看得出这是女子生前的爱物,即使告别生命也不离不弃。鸳鸯盒是女子装化妆品的盒子。鸳鸯成双成对,往往是爱情的信物。鸳鸯盒殉了女主人,女主人殉了君王。这盒子是谁所赠,所买,其中包藏了怎样的故事和情结,都随土杳去。2400多年后鸳鸯盒以完好的面目浮出水面,不能不勾起人无限的遐思和惆怅。

    元瓷珍藏的情谊

    瓷是火与土的艺术。火真是个好东西。当人类知道了被火烤熟的食物比生吃更有味道,泥土被雷火烧过更尖硬,便尝试将生活起居用品用火烧制加工。于是,人们发明了陶。三千年前的商代,湖北的商代盘龙城遗址中发现了原始青瓷。

    瓷比陶精细密集。好的瓷面如绸如丝。摸上去冰冰凉。殊不知它内里的温度在1200度以上。胎体中的杂质会直接影响釉色的稳定。所以,一件瓷器的质量,与土质有关,与温度有关,与装饰工艺有关。陶瓷与人们的生活起居息息相连。博物馆里陈列最普遍的便是各种陶器。瓷是陶的演进。以后,陆续地便有东汉、六朝、两晋,唐代、元、明、清的瓷。

    青花瓷出现于唐代,烧制工艺至元代臻于成熟。青花瓷是一种在瓷胎上用钴料作色,然后施透明釉,以1300度高温一次性烧成的釉下彩瓷。釉下钴料因在高温烧成后呈蓝色,而被称为“青花”。元代开始,景德镇窑的青花瓷器成为中国瓷器的代表。

    湖北省博物馆里有一件青花四爱图梅瓶,是2006年从钟祥的郢靖王墓出土的。郢靖王朱栋是明太祖朱元璋的第二十三子。据考证是元朝时期的作品。高38.7厘米,口径6.4厘米,底径13厘米。梅瓶小口外撇,短颈丰肩,圈足平底。瓶身肩部饰凤穿牡丹;腹部分别绘王羲之爱兰图,陶渊明爱菊图,周敦颐爱莲图,林和靖爱梅、鹤图。故名“四爱图”梅瓶:足部饰仰覆莲纹。三层纹样以卷草纹、锦带纹为界。白釉泛青,色彩青翠艳丽。堪称元代青花瓷器中的珍品。

    郢靖王朱栋(1388-1414)是就藩钟祥的第一位藩王。母惠妃刘氏。生于洪武戊辰五月十七日,辛未四月十三日册封为郢王。妃郭氏,营国威襄公郭英之女。二十六岁即命郧黄泉,皇帝念骨肉之亲,不胜痛悼,辍视朝十有五日,诏有司治丧葬如礼,赐谥曰‘靖’。遣使驰祭,以永乐十三年四月初六日,葬于宝鹤山之原。今钟祥市九里回族乡三岔河村四组之皇城湾。

    郢靖王在国六年,“天性贤孝,有古渭阳之义”,“王薨之逾月,妃痛哭曰:‘贤王舍我而去,我寡而无子,尚谁恃邪?念自幼嫔贤王待如宾友,今安忍独生乎!’乃整妆对镜,自写其容付谨密宫人掌之,曰:‘候诸女长成,识母之遗容也。’遂自尽”,与王合葬。演绎了一段今天看来也极为凄婉感人的爱情故事。

    郢王一系,所生四女(光化郡主、谷城郡主、南漳郡主、四郡主)于宣德四年遵旨回南京原籍。城之西北隅所遗王府于是空置。

    或许真正的爱情也如这青花四爱图梅瓶。外表的冷艳,掩盖不住内心1300度的高温。这样的高温,粘合的不仅是毫不相干的尘土,是两颗生死相随的心。生的意义都因一个人的离去繁华落尽。

    这样风华绝代的元青瓷从郢靖王与郭氏妃合墓里完好地出土,或许正是对他们爱情直观的诠释。爱情如瓷器,有时需要用生命去呵护。

    头骨里找寻我们的来处

    头骨估计是人体里最坚硬的骨胳。头骨像个小小的地球,千沟万壑都是人的中枢。据说脑容量的大小,决定着一个人的智慧。人类历史的长河里不知粉碎腐蚀了多少头骨。有的头骨被幸运地保存下来,里面的蛛丝马迹都被岁月蚕食已尽,却仍有值得考古学家破解的密码。

    1989年5月和次年的6月,郧县人头骨化石在郧县的曲远河口学堂梁子被发掘。他的开掘,伴随一批石制品和丰富的哺乳动物化石,都成为有100万年历史晚期直立人的有力佐证。

    古人类学家研究成果证明,人类起源于一种进步的古猿类——南方古猿非洲种。大体经过了能人、直立人、早期智人和晚期智人等几个发展阶段,演化成为现代人。人类已经有200万----300万年的历史。

    我们从何处来,就像每个孩子询问他们的母亲。这是一个他们不能亲眼见证的谜。谜底需要科学揭开它神秘的面纱。科学需要有力的证据。头骨便是知我们来处的重要证据之一。

    在一个小小的玻璃橱窗里,我与这具头骨有了亲密的对视。我们的对视以光年的速度穿越200万年的风霜雨雪,最后在这里聚焦。他颅顶低矮,眉脊粗厚,向两侧伸展。前额低平,向后倾斜。颅骨最宽处在耳孔上方。枕骨圆枕粗壮且有明显转折。牙齿粗壮硕大,臼齿特别宽大。两只眼窝像山洞。研究发现他们的脑容量在1000毫升以上这样的头骨再配以丰满的血肉,估计也达不到我们对美的评判标准。

    儿不嫌母丑,无论他是怎样的面目,都是我们的祖先。古人类学家说他们的祖先是南方古猿和能人。那些用石头作出的砍砸器和刮削器,石片、石核,成为他们对付生活的天然工具。他们已会使用火,并有了简单的分工。印度尼西亚的爪哇人,我国的元谋人、蓝田人、郧县人、北京人都属于直立人。我省的长阳人属于早期智人。

    距今20万年开始出现智人。他们除了会制造式样不同的石器,已有了原始的宗教意识。直到5万年前,出现了晚期智人,欧洲的古罗马农人和我国的山顶洞人、柳江人、资阳人等都是晚期智人。他们除了工具原始外,已有原始的艺术、宗教和社会组织。从生物学角度看,现代全世界各色人种都属于同一个智人种。

    人是社会的人,也是劳动的人。人在与同类的角逐中学会生存之道,并促进大脑的进化。

    在我脑海里忽然出现这样的画面:一只矫健的非洲古猿跨过茂密的森林,来到原野,来到山地,来到河川,走向世界各地。他的队伍从一只到两只,到浩浩荡荡。沿途都是他的儿女,都是他的血脉。其中一支部落在郧县生儿育女。另一支部落在北京落草。还有一支部落随手扔进了印度尼西亚的爪哇国。还有很多的部落,都像风吹过的种子,落地生根,随遇而安。他们盘据各地,因着不同的地域和水土,慢慢呈现不同的肤色和语言。

    他们在行走中有了自己的生存空间,生活习性和兴趣爱好。于是他们有了自己的文字、宗教和组织。他们从捡起一块天然石头起,就琢磨怎样用它作万能的工具,为生活所用。他们从使用天然工具到改进和制造合乎自己理想的工具,就在对自然的认识和改造中,学会了与人相处,与自然相处,以致代代繁衍,完成对人类的进化。在行走和生存里,他们一直在思考,一直在与自己的不完善搏击,从而使脑容量不断扩充。生存的智慧便盘根错节扎入人的大脑,激励人创造一个又一个奇迹。

    我们从非洲来,我们共拥一个祖先。我们有对真善共同的审美判断。我们有对美好共同的执着追求。这或许正是世界大同的生物基因。或许真有那么一天,我们消除了国界,我们都是拥有同一个村庄的老乡:地球村人。

上一篇:伦勃郎的色彩
下一篇:梦寻乌镇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