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在线投稿 - Q群交流 - 微博关注 您好,欢迎您!
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文学 > 正文

走,我们去看看埃及

时间:2018-12-09 14:18 来源:贵阳日报 作者:李澄香 阅读:
  我承认:去到一个国度或城市,先看博物馆,永远不失为我首选的旅行最佳打开方式。何况埃及这样一个文明古国的博物馆!
  
  埃及博物馆是由被埃及人称为“埃及博物馆之父”的法国著名考古学家玛利埃特,于1858年在开罗北部的卜腊设计建造的。1902年搬迁到现址开罗市中心解放广场附近。它是世界著名博物馆之一,收藏文物30多万件,陈列展出6.3 万件。博物馆因以广为收藏法老时期的文物为主,埃及人又习惯地称之为“法老博物馆”——“法老”,在古埃及人心目中是神的使者,是万能的神派到人间维持世间秩序平衡的、太阳神的儿子;在我始于少年的阅读记忆中,“法老”几乎是渺远,炫幻,无所不能的核心代表……
  
  当伫立于偌大的博物馆中庭,环视又仰视,以所有感观,形象译介耳畔中文解说器恒温式的娓娓低诉。这座新古典主义风格的砖红色石质建筑分上下两层,高大而宽敞,天花板上镶嵌的漫射玻璃和二层清透的方格窗户,既满足采光需求,又似一种渺出天际的精神遨游的引领。
  
  从规模而言埃及博物馆不算最大,可两次参观给我的震撼丝毫没有消减反倒叠加。恢宏与精微的互为渗透,融合出无以复加的大美。那些石、木、金属上的天然植物染色,历经数千年依然鲜艳,让人在惊叹古人高超技术的同时,不能不联想到人力之外的天助。是天助的神力,将信仰、信念转化出种种不可思议的现实。我相信,每一尊展品都有灵魂。
  
  曾听说,如果每尊展品看一分钟,看完全部需要九个月。两次的参观也只能是走马观花。既如此,唯放弃之前做的功课才算明智,无须先参观二层按主题划区展出的最为珍贵的馆藏,再看一层按照年代顺序摆放的文物。对于不专历史不学考古的匆匆旅人,时间无论如何欠缺太多,何不索性心安理得地随心所欲?面对数千年浩瀚深厚的文化积淀,自惭肤浅亦显多余。只管涵泳其间随意浏览,就是一份难得的滋养享受。许多展品得以近距离观赏甚至有人直接触摸。太奢侈。
  
  我后来想,埃及这个素有“世界名胜古迹博物馆”称号的文明古国,让人感到奔波疲劳的主要原因,或许正是视觉印象过于密集震撼。其次才是名胜古迹之间漫天黄沙的较长车程。妙的是,这个96%土地被沙漠覆盖的国度,还拥有着清澈碧蓝的红海和长久滋养它、被称作母亲河的尼罗河。天下之大美,必定自带缓急有序、张弛合度的节奏。在红海国际度假酒店。阳光下的泳池里扑腾着白花花男女;夜晚的迷离灯光映照着鼓乐齐鸣歌舞升平。白黄黑各色人等疯闹嬉戏群情亢奋。于我,那只是休养生息之地。静静充电,准备下一次的“看见”——旅行不就是出去见世面嘛。看好东西,体验不一样的文化。每个人的“好东西”不同。各人找自己的心头之好罢了。当重新出发,4小时车程后,世界最大的露天神庙群——卢克索以北五公里处的卡尔纳克神庙,远远矗立在视线之内,我被奇幻的非现实感击中!对,两次击中!近午时分。坦荡的阳光将直指蓝天的石柱以及绵延倚叠的石块,切割出条分缕析的亮部和阴影。那热辣又森冷,倔傲又忧伤的生硬碰撞,令我在38度高温下打了个寒噤。近了,看得见那些石柱石块上镌刻着的精美图文。清晰,却谜一样难解。
  
  卡尔纳克神庙,这是供奉历代法老王的神庙遗迹,其规模之浩瀚,建筑法则和布局之严谨有序历历在目,却穷尽想象不够我脑补盛时完好之一斑。想起早年看过的电影《尼罗河上的惨案》,感叹这外景地选择可谓天作。又联想当时读阿加莎原作,虽已成年,心智却停留在一波三折的故事层面,还有两位女主人公的美貌优雅。我们常常如此:以为简明扼要抓住了重点,却错过深妙精髓的充分领略。倒是眼前景象对原作的复盘,超出我的记忆质重——那美不胜收的银幕画面,那充满异域风情的电影配乐,在明暗穿行步步惊心中幽然闪回。
  
  离开卡尔纳克神庙时的偶一回望,那疏立于肃穆坚硬的石柱石块间的、夕阳下形影相吊的苍劲绿树,让我惊艳、惊心:它们,是在表述与3900多年顽石对照出的生命的脆弱短暂?还是在喻示:活着就得坚韧顽强?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