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在线投稿 - Q群交流 - 微博关注 您好,欢迎您!
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文学 > 正文

很高兴你在这里

时间:2019-04-04 19:26 来源:联合早报 作者:衣若芬 阅读:

 
  这久别重逢,竟让我感到欢喜气氛里的告别意味。
  
  在三苏祠晃悠,从东坡盘陀像那里发散的水雾飘向林间树丛。微信的信息声提醒我,我翻找出背袋里的手机,还来不及看,铃声就响起了。
  
  “衣老师你在哪里?唐老师在找你!”
  
  “我……”我前后左右张望,一时说不出自己确切的位置。
  
  啊!记得刚才拍了东坡的母亲程夫人和他的姐姐八娘的塑像,那地方叫什么来着?
  
  我反问对方,还是告诉我唐老师在哪里吧!
  
  通话完,查看微信的信息,是另一位眉山市政府的工作人员发来的——“衣教授,唐凯琳老师想请您去碑林一起看看,她在碑林等您。”
  
  好的。我回复他之后朝碑林走去。
  
  碑林里有东坡的书迹石刻,包括我的书《书艺东坡》里研究的《洞庭春色赋》《中山松醪赋》和《寒食帖》,虽然都是1982左右的摹刻,经过了30多年,已经有些旧意,时光让旧意沉淀,在三苏祠里宁静的碑林徘徊,文字写些什么内容似乎都不如外形保留东坡神采重要了。
  
  碑林里不见踪影,知道唐老师被几位接待人员簇拥着,可能走得比较慢吧?没过10分钟,微信的信息又告诉我:“衣教授,唐老师她们去消寒馆喝茶去了。”
  
  我走出碑林,经过大门口的古银杏树,原来,唐老师被热情的学者和媒体包围,忙着陪他们拍照呢!她看见我,高喊着:“在这儿!”那一口标准流利的京片子,不见本人,很难想象出自一个白皙肤色的美国老太太。
  
  我和她在银杏树下合影,她挽着我的手臂,用英语对我说:“我很高兴你在这里!”我点点头,朝镜头微笑。
  
  知道她1980年代追随曾枣庄教授学习苏东坡时,便到过三苏祠。在东坡盘陀像前,她要我替她拍一张坐在东坡脚下的照片。我扶她在石块坐稳了,她曲起双腿并拢,裙摆自然下垂遮住鞋子,要我看看模样如何。这是30年前她和东坡合影时的相同姿势。
  
  看了我手机里的照片,她说:“很圆满!”
  
  我想,她可能要说“很满意”吧?
  
  来眉山开会前,她特地去成都探望曾枣庄老师。我和四川大学的周裕锴老师及曾老师的家人在曾府等她。听到楼梯间的动静,曾老师和师母迫不及待走到门口相迎。唐老师紧紧握住曾老师的手,一直说:“您好吧?看起来挺好!”我们劝两位长辈进屋里坐着聊,记忆中高挑健美的唐老师,如今竟然仿佛缩小了三分之一。
  
  她从皮包里取出塑胶袋包裹的一叠东西,啊,原来是旧照片。从1980年代她为了学习苏东坡,接近东坡老家,放弃北京大学,转到四川大学,到二三十年来几次相聚的留影。周老师发现,那些照片里有他也有我,我竟认不出自己啊!我也才想起,我们是在1998年结识于山东诸城,也就是东坡写《水调歌头》,“但愿人长久”的密州。我们同在曾枣庄老师主持的《苏轼研究史》写作团队中,合作完成历史上第一部贯穿古今中外的苏轼研究大观。唐老师负责写美国的苏轼研究概况,我则担任台港的部分。
  
  “你就是个小姑娘。”她指着照片里的我,笑着说。
  
  她把珍贵的纪念照片留给了曾老师。这久别重逢,竟让我感到欢喜气氛里的告别意味。
  
  她在“2018眉山东坡文化国际学术高峰论坛”主旨演讲里提到东坡诗里的“归”,用手画了一个圈,说30年从开始到结束,这个圆,在三苏祠东坡像前面。
  
  替她拍照前,她慢条斯理拿梳子整理了头发和领巾。我用英语对她说:“这是回归。你回到东坡家了!”她眼中含着泪光,脸上满是笑容。
  
  团体参观三苏祠的活动结束了,她仍舍不得离开,和老友们依依叙旧。直到巴士驶远了,担心耽误下午的行程,才和老友们拥抱而别。我们俩乘坐汽车回酒店。她一再用英语跟我说:“我很高兴你在这里!”握住我的右手,问:“你知道为什么吗?”
  
  我点点头。覆上了我的左手。
  
  唐凯琳(Kathleen Tomlonovic,1939年1月23日-2019年3月2日),一位虔诚的修女和汉学家。她的博士论文“Poetry of Exile and Return: a Study of Su Shi”(放逐与回归的诗歌:苏轼研究),华盛顿大学,1989。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