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在线投稿 - Q群交流 - 微博关注 您好,欢迎您!
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文学 > 正文

金沙岛,进军沙漠的前哨

时间:2019-05-13 19:27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胡祖义 阅读:
  
  在内蒙和宁夏腾格里沙漠旅行,人们常常有一种识宝者闯进宝库的感觉,那些奇异的景色,让人看得眼花缭乱而无所措手足。这不,我们刚刚在腾格里沙漠边缘的一个停车场下车,忽然,从树林的枝条间,远远地出现一座金灿灿的山头,导游说,它就是腾格里沙漠绿洲中的金沙岛。
  
  到金沙岛之前,我们已经游览过辽阔的通湖草原,深入到腾格里沙漠的腹心地带,爬上一座又一座沙丘,领略了雄奇壮阔的沙漠风光,现在一听说金沙岛,总以为是旅行社的噱头——让人去购物,没想到,当旅游大巴载着我们刚刚驶进景区,我就被大片绿洲所吸引。
  
  导游亲切的声音不失时机地响起在耳边:“各位叔叔阿姨们,大家好,请大家注意路边的树林,那高大挺拔的,是白杨树,时值深秋,白杨树叶呈现出一片金黄……”
  
  是的,那金黄的白杨林真养眼!
  
  “各位请注意一下大巴车的右手边,”导游的声音显得异常激动,“这些低矮的树,大家猜猜看,是什么树?”
  
  我们这些来自江南的旅行者,有几个认识沙漠中的树呢?少顷,导游向我们揭开谜底:“它们是沙枣树。沙枣树开花时,香味与江南的桂花相似,所以又叫‘桂香柳’。这种树的生命力极强,它抗干旱,防风沙,耐盐碱,耐贫瘠,腾格里人都称它为‘沙漠绿洲’……”
  
  大家不约而同地把头扭向窗外,展现在眼前的,是一片低矮的树林,树叶泛出一丝儿银白。
  
  导游又在车厢里炫耀开了,仿佛这沙枣树是他们家的一件宝贝:“这种沙枣树侧根发达,根幅很大,在疏松的土壤中,它能生出很多根瘤,其中的固氮根瘤菌还能提高土壤肥力,改良土壤呢。它的侧枝萌发力很强,顶芽长势却很弱,像是永远都长不高。沙枣树枝条很茂密,能形成稠密的株丛,把枝条埋进沙里,很快就能长出不定根,狂风吹来,这些不定根牢牢地抓住沙粒,起到很好的防风固沙作用……”
  
  旅游大巴在沙枣林中穿行,不一会,那座在树林里忽隐忽现的金黄色小山包突然矗立在眼前,看上去像一个玉米面做成的大馒头,这个黄色大馒头,就是我们要去游览的金沙岛,实际上,它是一座被湖水环绕的沙丘。汽车继续前行,金沙岛显得愈来愈大,渐渐地,能看得见岛上用茅草苫盖的小亭子,从沙丘脚下,有一条蜿蜒而上的栈道,沿着栈道,上山和下山的游人如同忙碌的蚁群,一会儿聚合,一会儿分散开来。
  
  旅游大巴终于停在金沙岛附近。我们跨过河上的小桥,沿着栈道向山顶攀登,不一会,就站在沙丘之巅。放眼望去才发现,我们被一片绿洲所包围着,此刻,金沙岛周围由绿色和黄色所主宰,黄与绿相互交错,交织成一张西北地区特有的巨幅地毯,地毯一直铺到天边,与碧蓝的晴空相接。蓝天如同清洗过一般,洁净极了,炽热的太阳高挂在天空,只在地平线以上才看得见少许云影,当空几乎没有云——这就是沙漠的天气,十月下旬,白天,沙漠里没有风,沙粒老老实实地躺在地上,蓝天、绿洲、金色的沙漠和湛蓝的湖水组成一幅和谐而壮美的风景画,任何一个旅行者见了,都舍不得骤然离去。
  
  我们的目光从远处收回来,这才发现,围住沙丘的不只是绿洲,还有荡漾的绿波,听导游说,金沙岛周围环绕着腾格里湖的几十个小湖泊,上岛之前,我还以为,那座小桥是架在小河之上的呢,站在山顶,方知金沙岛是被湖水包围起来的。我想,如果没有这个湖泊,眼前的绿洲怕是很难在腾格里沙漠中形成吧?对呀,没有水,哪里来的绿洲呢!
  
  不过另一方面,即使有了水,要是没有人的努力,再多的水又有什么意义?
  
  五十年多前,一支队伍开进腾格里沙漠,在湖边驻扎下来,他们坚信,有水的地方,一定会出现绿洲,这些治沙人想了许多办法,坚定地跟风暴和飞沙抗争,有人想到种草,可是,白天种下的草,夜里一场风暴,就把刚种下的草刮跑了。后来,有人无意中发现,扎进沙里的麦草没有被风暴吹走,便试着用麦草固定沙丘,他们试验了许多种麦草方格,有长方形的、三角形的、棱形的、圆形的……结果,防沙效果都比不上正方形。即便是正方形麦草格,人们也做过2×2米、1×2等不同规格的试验,结果证明,只有1×1米大小、10至20 厘米高的麦草方格防沙效果最佳。当1×1米的麦草方格扎进沙里,方格中心,被气流产生的旋涡只能将沙粒掏空约10厘米深,而其他规格的方格,中心部分却被掏蚀得更深。人们还测出,一般情况下,风主要在距地表10厘米内搬运沙粒,超出这个高度,沙子便很难搬动……在这样的方格里种下植物,植物长得又高又旺盛。在沙暴面前,人的努力终于显示出无以伦比的力量!
  
  站在金沙岛山顶,我不禁感慨万端:当小岛周围的树木拔地而起形成屏障之后,金沙岛和它周边的小片沙漠就形不成灾难了。
  
  我慢慢地走下沙丘,沿着小河对岸的沙地,走向一片广阔的熏衣草,虽然已是深秋,熏衣草在深绿中依然藏着繁星般的花朵,这些花朵呈淡紫色和深紫色。熏衣草不远处是一片白杨林,也不知道这片白杨林延伸了多远,反正我站在熏衣草地里,只觉得这片白杨林望不到边际。白杨林的叶子大多泛黄,比沙子的颜色要淡一些,但是,成片的白杨树肩并肩地高高耸立,挡住了更远处的沙漠,为我们创造出大片绿洲,它们像保卫腾格里地区的哨兵,给我们绘制出一幅美丽的图画,这幅画由蓝天、白云、湖水和树林组成。
  
  与其说是白杨树阻挡住沙漠,还不如说是麦草田字格抵挡住沙漠;与其说麦草田字格阻挡住沙漠,还不如说是一群斗志高昂的腾格里人战胜了沙漠,他们是沙海中的绿色哨兵,而早先镇住沙魔的田字格麦草却隐退到沙子底下,成了默默无闻的铺垫。
  
  今天,当我们站在广袤的绿洲赞美腾格里沙漠的时候,我们不能不赞美腾格里沙漠勤劳坚韧的治沙人,不能不记住他们所发明的田字格,我们更应该想到,腾格里沙漠创造出来的麦草田字格,是中国乃至世界上所有沙漠的克星,这里是人类向沙漠进军的前哨阵地,这里的治沙大军,是向沙漠进军的急先锋!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