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在线投稿 - Q群交流 - 微博关注 您好,欢迎您!
当前位置:首页 > 活动/资讯 > 正文

又闻栗花香

时间:2019-06-12 13:34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单宝剑 阅读:
  每到农历端午过后,已是仲夏时节,天气也越来越热了。
  
  而在这个时候,在我的家乡,有一种极普通的树花-—山栗子花,也便姗姗来迟,粉墨登场了。所谓姗姗来迟,是因为这个时候大部分的开花植物早已花开蒂落,果实累累,有的早花植物如樱桃、桃、杏等甚至早就已经成了人们的口中美味了。
  
  每当这个时候,在我的家乡农村,沟坡之上、田野路边、房前屋后,一株株、一簇簇、一片片的山栗子树便显得格外惹眼,原本被掩映在绿树青林之中的栗子树,并不起眼,这个时候却生长的分外茂盛。树冠之上,密密麻麻的栗子花,错落有致地呈条状分布在栗叶之间,远远望去,绿绿的树叶托举着黄橙橙的栗花,炫耀般地飘在绿树丛中,煞是好看。更让人感到无比好奇的是,往往在不等你看见栗子树花时,远远地便有一股好闻的、非常特殊的香气扑鼻而来,清香四溢,及至走近,这种特殊的栗花香更是让人不免有意无意地吸吸闻闻、赞叹有声,如醉如痴,久久难忘。
  
  其实,栗花本身并不起眼,呈条状,初时似一拧成麻花的长条,绿中泛白,单独来看,甚至很难把它称作花,及至怒放时,渐渐变成黄色的浑身长满绒毛的形状,很像人们常见的狗尾巴花。在每株栗花的底部,往往伴生着一个长满刺的花蒂,待栗花落尽后,即可渐渐长成像刺猬一样的栗蓬。单株栗花并不好看,可汇成满树栗花,甚至成簇成片的栗花,却是繁花落尽的农历五月上中旬,乡村间难得的一道特殊风景。这个时候的栗子花,花香独溢,吸引了各地的放蜂人前来,采蜜的蜜蜂到处爬满了满树的栗子花,还有不少叫上名叫不上名的甲壳虫之类的虫类分居其中,可见看上去并不起眼的栗花也是魅力无比啊。
  
  说起栗子花,在我们当地,生长在农村的人们并不陌生。栗子花可以用来夏季驱蚊,把栗子花穗编成长辨晒干后,拿一辫点燃,当作“蚊香”,缕缕的青烟透着一股特殊的清香,蚊虫不敢侵犯,是极廉极佳的驱蚊用品。记得小时候,农村的蚊子特别多,那个时候很少见到有什么蚊香、蚊子药、花露水什么的驱蚊用品,一般人家也没能力挂蚊帐什么的,于是火绳驱蚊也便成了农村人家驱蚊的唯一选择。记得那时驱蚊用的火绳主要有两种,一种是用艾草或一种称作山彫的草类植物编成的粗状火绳,另一种就是用栗子花编成的比较精致的辫子状的火绳。那时,我们村的山林里沟沟坡坡的到处都有山栗子树,不过那是村集体的,另外的每家每户的房前屋后、自留园边、草垛旁也都栽有三三两两的栗子树,我们家就有不下八九棵个头不小的栗子树。每年栗子熟了的时候,每天早上到栗子树下捡拾掉到树下的栗子,成了我们小孩子们的必修课,为了防止被外人拾去,每天早上必须要早起,断断续续大约半个月的时间,很是不情愿,但大人忙顾不上,不情愿也不行。哈哈,小插曲啊,回过头来说说火绳的事。栗子花编火绳,首先要在栗子花从树上纷纷掉下来后,捡拾回家,待似干不干、似湿不湿的时候,抽空闲时间编成长约一米左右的辫状火绳,当然说是辫状,并不是如女人的三股辫子那样,而是先用2-3根栗子花合在一起,编成头上有个圈,外部不断用栗子花一圈一圈缠绕的绳子状,以便于悬挂,点燃。火绳点燃后并不出现明火,而是不停冒烟,用冒出的烟熏蚊子,蚊子闻到烟味后纷纷逃离或被熏死,以达到驱蚊的目的。
  
  栗子花虽然人们闻起来有一股特殊的清香味,很得人们的喜爱,但对蚊子来说却是致命的,个中原因,我想也许是燃烧后的栗子花的烟是有毒的,蚊子对这种烟味特别敏感,只能畏而远之,而人闻到的是没有燃烧的花香味,自然不会有毒的,也许这叫“卤水斩豆腐,一物降一物”吧。
  
  我们村的栗子树多,自然也就“盛产”栗子花火绳,但并不是每个村都这样,为此,我们编火绳不仅仅是自家用,还经常拿到集上去卖,一般也就几分钱一根,但在那个家家户户并不富裕的年代,也是一个不可多得的创收途径,一季下来,多多少少也能得到一些“额外收入”,虽然不是很多,但也能改变一下手头拮据的局面,至今想起来仍然记忆犹新,心头不免有一些暖暖的感觉。
  
  现如今,随着社会的发展进步,包括农村在内的人们,早已不用火绳驱蚊了,掉落后的栗子花的用途已经荡然无存,因此不少年轻人特别是小孩子们对栗子花并不是很熟悉,自然也就没有那份特有的感情了,但当有人闻到栗子花的花香,看到满树的栗子花在栗子树枝头黄橙橙怒放的时候,我相信,栗子花的风采仍然是很迷人的。
  
  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栗子树年复一年开花,年年栗花香飘四溢。每当看到栗花盛开季,闻到栗花香飘时,一种特殊的情感便油然而生,倍感亲切,情有独钟。自然,在一般人眼里,栗子花太平常,但在我的生命历程中,栗子花是我难以磨灭的记忆,也是我割舍不下的感情寄托。
  
  在这百花纷纷谢幕的五月,突然又闻栗花香,又见栗子花开香飘四溢漫山谷的敞亮与温馨,谁能不说是一种缘分使然?但愿栗子花的花香永远相伴于我五月的记忆。
  
  单宝剑,中国诗歌学会、中国现代作家协会、中国音乐著作权协会、山东省楹联艺术家协会、青岛市作家协会会员、黄岛区作家协会主席团委员、青岛子衿诗社常务副社长,曾先后在《词刊》《星星诗刊》《中国作家报》等包括国家级在内的各种报刊杂志发表诗歌、散文、小说、歌词等文学作品逾千篇(首),先后入选20多种作品集,同时发表各种网络文学作品2300余篇件,其中不少作品分别被人民网、读书频道以及有关文学网摘选,先后有30多首歌词作品被谱曲或演唱并多次获奖。

上一篇:麦季,瓜果飘香的时节
下一篇:没有了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