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在线投稿 - Q群交流 - 微博关注 您好,欢迎您!
当前位置:首页 > 观点/评论 > 文学评论 > 正文

感同身受的读书旅行-胡祖义旅行散文集《醉眼看世界》读后

时间:2019-07-05 22:29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胡佑祥 阅读:
 
  我是一个对旅游没多大兴趣的人。正是这个原因,让我在职时几乎没有找机会或利用工作之便游山玩水和游历名胜古迹。祖国的大好河山,我到过的地方很有限,至今,内蒙古、新疆、西藏、青海、甘肃、宁夏、陕西、山西、海南……东三省,甚至云南、贵州也不曾去过。
  
  最近,有幸捧读了胡祖义老师的旅游散文集《醉眼看世界》,让我无意中差不多将祖国东西南北中的著名山水和名胜古迹感同身受地“游”了个遍。恰如著名主持人白岩松最近一句公益广告词所说的:“读书,就是说走就走的旅行”。读《醉眼看世界》,还的确是一次真正意义上的说走就走的旅行哟,而作家胡祖义就是一名步履矫健、满腹经论、口若悬河的“高级导游”!感谢这位“高级导游”的引领,使我这个不喜欢旅游的读者在不经意间获得了一次说走就走的旅行快感,就像一位惧怕打针的孩童被护士阿姨转移注意力,接受了一次不仅毫无痛感,还觉得好玩的有效注射一样!有道是“开卷有益”,读完这部书,我不只是“开卷有益”,更多的是获益匪浅。
  
  首先是知识的获得。旅游散文集《醉眼看世界》,几乎篇篇都有涉及上下五千年的中国文化、地理知识、自然风光、人文景观、民俗风情、传统习俗等知识性信息。如首篇《大美青海湖》,开卷没读几句,读者便从中获得了这样的一条知识:“青海湖,中国最大的内陆湖,水域辽阔,环湖一圈长达360公里”。
  
  在《泽被千年的坎儿井》中,作者告诉我:“坎儿井就是‘井穴’的意思,早在两千多年前,《史记》中便有坎儿井的记载,它是荒漠地区一种特殊的灌溉系统……清朝末年,禁烟大臣林则徐被流放到新疆之后,大力开拓坎儿井,至今还有人把那里的坎儿井称为‘林公井’。无独有偶,同样是清末重臣的左宗棠,在平定阿古柏叛乱后,在新疆开凿坎儿井。这两位清末大臣,既是国家的功臣,也是当地人民的福臣,他们开凿和疏浚的坎儿井,至今还让后人受益……难怪人们把坎儿井跟万里长城和大运河并称为中国古代三大人工工程呢!”
  
  再请看作者关于敦煌莫高窟的一段描述:“遥想当年,那个叫乐尊的和尚云游到三危山下,忽见对面鸣沙山上金光万道,金光中显现出千座佛像,乐尊心有所悟,便在崖壁上凿下第一个石窟。从此,无论是丝绸之路上的商人,还是居住在附近的百姓,为了祈求事业顺利、生意发达,纷纷在这儿许愿,开凿石窟,千姿百态的神灵就在这片崖壁上按下云头,纷纷落座。不曾想,这种盛事居然延续了上十个朝代,形成目前规模宏大的洞窟群落!”
  
  再看作者对澳门大三巴的一段议论:“巍峨壮观的大三巴牌坊既见证了中国的屈辱史,也见证了欧洲文艺复兴时期建筑与东方传统建筑风格的融合……大三巴牌坊还是西方文明进入中国历史的见证。当年,著名传教士利玛窦在这里把世界地图改绘成《万国图》加上中文标志,送给中国地方政府,中国从此了解了世界版图。后来,大三巴附近建起了圣加扎西医院,从此,西医、西药在这里开始流入中国。葡萄牙医生戈梅斯还在这里将‘种牛痘’的方法引入中国……”
  
  《醉眼看世界》中,这类知识性叙述比比皆是,不胜枚举。
  
  读《醉眼看世界》主要还是感同身受作者的“旅行”。请看这一段描写:“我是从鸣沙山跋涉而来的。从鸣沙山顶到月牙泉,必须下到一座山坳,在山谷中行进许久,再爬上一座陡峭的沙山,才能站到月牙泉背后,因为心里惦记着月牙泉,我们在鸣沙山山谷中的跋涉速度很惊人。鸣沙山到月牙泉之间的山谷是狭长的,山谷中没有风,太阳照在谷底暖融融的,让人有一种‘此间乐,不思蜀’的快慰。然而,只要翻过月牙泉背后的山头,彼处更乐,我还怎么会留恋鸣沙山中的山谷呢?翻越月牙泉背后的那座沙山时,我四肢并用,一鼓作气攀登上去……”读到这段文字,你不感同身受才怪!
  
  这本游记处处都是这样感同身受的描述。请看作者在游历三亚湾时一段海浪描写吧:
  
  “夜里,当海风把街上的小叶桉吹得呜呜直叫时,当猛烈的海风越过树梢,钻过阳台玻璃的缝隙发出凄厉尖叫的时候,这会儿,要是去海边,见到的大海就完全变成了另一副模样。
  
  首先,海浪在远处的天边跟乌云和蓝天搏斗了一阵,把乌云和蓝天打败了,蓝天哭丧着脸,乌云板着面孔。蓝天和乌云的放纵助长了海浪的气势,便汹涌地、肆无忌惮地朝海湾奔来,它们猛烈地摇撼着伸向海里的栈道,把钢铁结构的栈道摇撼得嘎吱嘎吱响。它们奈何不了钢铁的架子,就怂恿狂风去掀栈道凉亭的屋顶,无奈,屋顶也是用钢铁焊上去的,许多铆钉联合起来,挫败了狂风的阴谋。于是,狂风挟裹着海浪,向海岸冲去,掀起几米高的浪头,把海浪恶狠狠地摔到石岸上,在倾斜的石岸拍起冲天的浪花。先撞上去的浪花还没有落下来,后面的浪花又紧接着追上去,让人立刻想起排炮在敌人阵地上炸开的烟尘,又让人联想到战机对地面的腑冲扫射,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当海浪猛烈撞击石岸的时候,站在离海岸十几米的地方,还能感受到海浪的威力,地在颤动,空气也在振动。浪花冲向空中,不一会儿落到岸边,岸上立刻积起一片海水。海风派了他的喽啰,把一些咸腥的飞沫送过来,一不小心,就会吸进去一些咸腥的水雾……隔一会儿,刮来一阵大风,跟过来一阵巨浪,巨浪后面还跟着一串巨浪。前一波巨浪打到石岸上,兵败后撤退,跟第二波巨浪相撞,两波巨浪谁也不服谁似的,像两排打红了眼的雄狮,它们互相猛扑,立起前腿,竖起满头暴怒的毛发,怒吼着,咆哮着,掀起一米多高的排浪。但是,朝回扑的浪头终究敌不过向前扑去的巨浪,前浪终于被打败,压低,粉碎在汹涌的后面的浪花里。
  
  这就是三亚湾的海浪,它们从南海的深处出发,(一路)兴风作浪,一浪赶一浪,狂奔到三亚湾,给不远万里慕名而来的游人留下撼人心魄的印象。就算你对任何(识见)都无动于衷,也绝不可能对三亚湾的海浪视而不见。为什么呢?一是因为三亚湾太美了;再则,南海在三亚湾外形成一个喇叭口,当海上只有一丝丝风时,三亚湾里也会弄出不小的动静,美丽的景色加上波浪的壮阔,自然给人强烈的震撼。”
  
  真佩服作者的观察入微,描述的耐心细致!相信这段文字表述让人感同身受到极点了。作者对珠海情侣路的描写更是情有独钟之笔,感觉是作者的一段倾情特写——整整三个页面,足有2100多字!限于篇幅,不在此抄录。
  
  时不时都有典故或某首古诗词或歌词呈现,是这部游记散文集的又一突出特点。你会感觉作者学识了得,是一位饱学之士。随手拈来就是:“年轻时读唐诗,读到岑参的‘北风卷地白草折,胡天八月即飞雪’,多少有些不解,我们都知道,草是绿色的,可是,西北的草怎么是白色的呢?今天,在西宁开往乌鲁木齐的火车上,我终于看到一眼望不到边际的戈壁上的茫茫白草……” “我忽然记起宋代文学家王安石在《游褒禅山记》中的一段名言:‘夫夷以近,则游者众;险以远,则至者少。而世之奇伟、瑰怪、非常之观,常在于险远,而人之所罕至也。’”
  
  在《九曲黄河沙坡头》这篇文章中,作者写道:“王维因为在沙坡头写下《使至塞上》而闻名于诗坛,他的著名诗句‘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就出于此。”给读者留下深刻印象。书中引经据典的地方甚多,无疑是给这本书增加了知识信息量和可读性。
  
  在我看来,《醉眼看世界》里所呈现的关于旅游的知识信息几乎是全方位的。如:为什么要去那个地方旅游、是怎样的一种旅游、在那个景点耳闻目睹了什么、有什么典故、收获是什么、有什么感想等等。例如作者去杭州游西湖在其游记开头就有这样一段文字:“上大学时,有幸读到明代散文家张岱的《湖心亭看雪》当我读到大雪中的杭州西湖‘湖上影子,惟长堤一痕、湖心亭一点、与余舟一芥,舟中人两三粒而已’时,不禁拍案叫绝:张岱真乃丹青妙手,把大雪后的西湖画绝了!看,长堤只留下一些痕迹,从远处看去,湖心亭就那么一点点,而舟中的赏雪人,像两三粒米粒儿!不是大手笔,怎能画得如此传神!于是,我日思夜想着前往杭州,要去看看众多画家诗人笔下的西湖。”从这段文字中,读者不难看出,作者的旅游是有动机有向往有准备而去的。不仅是西湖,凡书中作者到过的景点在去之前作者都是有动机有向往有准备的。
  
  本人读书有一个特点,就是读某本书时总会暗暗地与该作品作写作水平与技巧的比较:若是我,会怎样写这个题材,能不能写出这种效果?这样的比较,八成都会让我汗颜,即:水平与技巧都不如人,有的简直就是只有佩服仰慕的份儿!读《醉眼看世界》时,同样也是带着这种比较观读的,结果当然是,我只有佩服的份儿,即:我既游不来,更是写不来!在这本游记中,作者既有据实的记叙,又有有感而发的议论,有时更是有感叹与感慨,还有诸多的联想参乎其中——我以为这是这部游记散文的最为突出的特点。
  
  请看这一段:“身处贵妃浴池,让人很容易产生联想,一联想,眼前立刻浮现出唐玄宗搀扶着杨贵妃款款地走进浴池的情景。瞧,光限昏暗处,两个若隐若现的身影缓缓地宽衣解带,那不是唐玄宗和杨贵妃吗?唐玄宗正扶着杨贵妃嘻嘻哈哈地扑进汤池,立时,莲花池里水花四溅,热气蒸腾,莲花托着唐玄宗和杨贵妃在温泉里波动,他们的身体和情感都在这温润的水波仙境里荡漾,看见没有?浴后的贵妃娘娘肢体软软的,浑身无力,被侍女扶起,有如一尊羊脂玉雕塑而成,肌肤细腻温软,在灯光下莹润光滑……这时,不可能不想起白居易《长恨歌》中的诗句:‘春寒赐浴华清池,温泉水滑洗凝脂。侍儿扶起娇无力,始是新承恩泽时。’”
  
  作者在游天池过程中也有如下一段联想:“我忽然想起著名作家碧野所写的《天山景物记》我们现在就在天山呀,碧野描写的天山太美了,美得我几十年来无时无刻不向往天山。当年,碧野可能是站在一个较高的地方看天山的,他说:‘远望天山,美丽多姿,那常年积雪高插云霄的群峰,像集体起舞时的维吾尔族少女的珠冠,银光闪闪;那富于色彩的连绵不断的山峦,像孔雀开屏,艳丽迷人。’”
  
  联想之外,书中不时会有大发感慨之处,请看:“可惜的是,历史没有假如,中国一百多年的积贫积弱,才造成19世纪下半叶和20世纪上半叶的落后。今天,作为一个普通国人,我在参观了17号藏经洞之后,在参观了莫高窟之后,情不自禁捶胸顿足起来,难怪著名的思想家顾炎武会大声疾呼‘天下兴亡,匹夫有责’,我们每一个中国人都应该为中国民族复兴尽自己的一份责任,谁也没有推脱的权利!”透过这通感慨,作者强烈的爱国情怀跃然纸上,对读者极富感染力。在另一处,作者这样发声:“汉武帝陵墓是西汉时期规模最大的陵墓,陪侍在茂陵的还有李夫人、卫青、霍去病、霍光等人。一个帝王,无论他做错了什么,他在位期间,如果国家强大,百姓富足而和乐,他就是伟大的帝王,这比任何歌功颂德都实在得多!今天,我们经过茂陵,焉有不驻足弯腰,向汉武帝致敬的!”
  
  语言优美,遣词造句精到,应是能写出好散文作者的必然文字表达功力。无疑,这功力,著《醉眼看世界》这部游记散文的作者显然具备。有此功力的人,必是不具一格读过很多书的饱学之士。所谓是:“读书破万卷,下笔如有神”。本书中作者对珠海金台寺的一句赞美之词就让我特别上心,他赞叹道:“那份美,难以形容,那份神秘,莫测高深。”这看似平淡的廖廖10余字,虽是壮物无形的定性之词,可作为读者我却分明感受到了作者当时处在的一种“说时无形胜有形”的那份极至的美与神秘的氛围。
  
  读完这部游记,作者贯穿于全集中的关于旅游的一些实践与观点很是耐人寻味。故特将作者附于封底的几段精炼文字借为拙感之“豹尾”:
  
  “我曾在西北的沙漠里踽踽独行,产生‘险以远,则至者少’的思考;
  
  也曾闯入黄浦江,惊叹人类科技所营造的绚丽。
  
  我曾偏爱珠海的绿色,享受着海湾城市的呼吸;
  
  也在岁月的沉淀之下,敬仰历史的浩瀚与厚重。
  
  现实的旅途引发对于自然的关注;
  
  文字的书写反衬造物主的瑰丽!”
  
  让我再添足一句:不遍游960万平方公里国土,便不能感知我华夏上下五千年可触摸的有形的厚重历史与文化,断不能感同身受祖国大好河山的瑰伟与壮美!
  
  胡佑祥:笔名幽谷听响,汉族,1951年9月出生,湖北公安人,宜昌市果园文学读书社社长,宜昌市杂文学会理事、湖北省作协会员。出版《品生录》、《百首人名藏头诗集》和《嗨歌的小草》等文学专著。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