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在线投稿 - Q群交流 - 微博关注 您好,欢迎您!
当前位置:首页 > 活动/资讯 > 正文

浪漫在周末

时间:2019-08-18 16:14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史红霞 阅读:
浪漫在周末
 
   不知为什么,一想到周末就会联想到“浪漫”这个词。事实上,周末也的确是应该轻松浪漫的日子,辛苦忙碌了一周,该去逛逛大街商城超市;或领着孩子去公园玩他个欢乐开怀。也可以趁着现在的大好景色,去野外郊游。或到华灯初上的时候去舞厅里潇洒舞一回,这都很富浪漫情调。
 
   我在周末也有自己的特殊浪漫法,即“躲进小楼成一统”,独自体会生活享受生活。平时的日子与他人相处,常常会忘记自己的存在,这时把自己关在屋子里,我会觉得世界一下子成了我一个人的,我获得了全身心的自由,可以想干什么就干什么了,那种愉悦之情简直象笼中鸟重又遨翔蓝天一样。这是,我会舒服地躺在被窝里,打开放在床边的日记本,任凭往事在眼前一一掠过,沉浸于旧日或苦或甜或悲或喜的情境里,每当这时,我都仿佛觉得那首英文歌曲《Yesterdayoncemore》(《昔日重来》)的优美旋律在我耳边轻轻回想。有时,我会拿出相册,翻看我从小到大的每一张照片,回顾自己走过的生命历程,这时我会忽然想起小时候那个“少年不知愁滋味”的我唱那首叫《童年》的歌“盼望着下课,盼望着放学,盼望着长大的童年······”而现在似在转眼之间,我已步入并穿行于青春的园林。在以后的日子里,我该让自己以怎样的姿态和笑容站在镜头前,才不愧我走过的每一段路呢?有时候我也会打开钢琴,任施特劳斯或克莱德曼的钢琴曲弥散于整个房间,我的心灵就会在蓝色的多瑙河边散步,或在秋日的私语里徜徉,任那落叶一样多的音符在我周围纷纷飘散。“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有时我也会铺上稿纸,放任自己思想的野马在无际的草原自由驰骋······
 
   我的周末多富有浪漫气息啊!大门不出,却能神游千里;二门不迈,却能追忆旧日情怀。即享受了那份安闲宁静又品味了自然与人生。我喜欢----浪漫在每一个周末。
 
寻觅遗失的白杨花
 
   初识白杨,是在陕北的榆林。
 
   去年,为调动工作之事,我在榆林度过了三十八个日日夜夜。
 
   那是一串长长的寂寞,长长的等待,长长的煎熬。夜不成寐,食不甘味,心中悬吊着一块沉重的石头。尽管有时也画点习作,看点书,但总是无法静下心来打发时光。
 
   为了解决生存问题,一日三餐不得不跨进离旅店百十几米的一家饭馆。饭店老板是四川来的小两口。去的次数多了,也就混熟悉了。他们对我挺尊重,也很热情,唱给我做些我爱吃的饭菜。
 
   饭馆门前三米开外就是一排高高耸立的白杨,这时节正是白杨飘花的鼎盛时期。
 
   常因等候用餐我临窗眺望:公路上穿梭的车辆,匆匆的脚步,大汗淋漓的三轮车夫······最引我注目的还是那纷纷扬扬的白杨花。她似漫天飞舞的雪花,飘落在行人的头上,身上。这对于我这个关中长大,在陕西最北边、最边陲,在“天上无飞鸟,地上不长草,风吹石头跑,六月穿棉袄”的大漠深处——茫崖生活了多年的人来讲,不能不说是一幅最壮丽,最动人的景观。
 
   一阵微风吹来,飘飞的杨花不约而同聚集到一起,一团团、一簇簇地冲进饭店的大门,使饭馆的地上、桌上,甚至食客者的碗中都是。老板娘常气得拿起笤竺,赶也赶不走,扫也扫不掉。无奈中只好将大门半掩着。顽皮的白杨花又从门缝往里挤·······那一刻,我被白阳花的这股执着的韧劲给惊呆了,不由得产生了一丝敬意。此刻的白杨花,不也和我一样,在寻找着新的归宿吗?
 
   我小心翼翼地捡起一团白杨花,托在手心:他细细的、纤维状的,丝丝相连;他一辫一瓣的、柔柔的,辫瓣相依。他虽不及牡丹、菊花等那样娇艳、那样芳香沁人。可她不惧风沙严寒,顽强地扎根于榆林的土壤,盛开在高原小城。他将洁白纯朴的美展示给榆林人,为榆林人带来生活的希望,为黄土高原人的生活增添新的色彩,我们有什么理由拒她于大门之外呢?
 
   我奔往宿舍,打开所有的窗子,任白杨花涌满我的屋子,任白杨花涌满我的心。
 
   一日黄昏,我沐浴着晚霞,漫步在宁静的古道。不知何时,白杨花又悄悄地追随着我的脚步,缠绕在我的胸前,落满我的长发,洒满我的衣裳。一股喜爱之情喜上心头。
 
   回到旅店,夜深凭窗独难眠,缕缕思家之情油然而生。
 
   明月皎洁,清风习习。不知从哪家窗口传来阵阵笛声。笛声凄婉,如泣如诉。莫非那也是一位“独在异乡为异客”的漂泊游子么?
 
   我折回床前,捡起被单上、地上的一瓣瓣白杨花,轻轻装进塑料袋,压在枕边。他陪伴着孤独者的灵魂,度过了漫长一段“峥嵘岁月”。
 
   当调动的希望破灭时,当编织的五彩梦境离我远去时,我手捧白杨花,将她紧紧地、紧紧地贴在胸前,任泪水流淌、流淌········
 
   拥着一帘破碎的梦,我草草收拾了小提包,踏上了西行的归程。
 
   可万万没有想到,我在榆林用心捡起,精心保护装好的那袋白杨花,由于收拾时的仓促竟没有带回!
 
   离开榆林已半年了,我无时不在思念着那一簇簇的白杨花。不管是白昼黑夜,不管走到哪里,也不管工作多么繁忙,她总是不停地飘扬在我的眼前,萦绕在我的心头。越飘越多,越绕越紧,剪不断,理还乱。
 
   我曾托司机到我住过的宿舍寻找过,曾给友人去信询问过。啊,白杨花!你今在何方?
 
   我愿化作一片白云,乘风远去,追寻你的踪迹。
 
红蜻蜓
 
   儿时捕蜻蜓,很费劲,很卖力。
 
   蜻蜓大多是黄色的,但也有火红的,极少。九九艳阳天,金黄的稻田里,青青的茗藤上,一只又一只的蜻蜓曼舞轻飞,煞是好看!间或有一只红蜻蜓或插入其中,或领头滑行,那风雅的景致,绝不亚于月宫美女的霓裳羽衣舞。
 
   盼望自己也有透明的翼,能翩翩展翅,自由自在地于广阔的天地间飞翔,那是儿时的童真与梦!现在忆起不免好笑,而捕捉红蜻蜓的那份忘情与痴迷,确实在令人感奋不已。
 
   蓝悠悠的苍穹,火辣辣的太阳,手帕般轻柔的白云,外加小桥流水,金风绿草,着实是一个捕蜻蜓的好光景。精巧玲珑的身姿,机敏伶俐的双眼,呀!不远的正前方,一只红蜻蜓趴在稻穗上睡觉哩。于是,喵咪一样趴下,跃起,匍匐靠近,再伸长竹竿·······唉!飞了。那红蜻蜓不是在睡觉吗?咋发现我的!搔搔头,跺跺脚,傻乎乎的半晌也没想出个头绪来。再于是 ,便是重操长竿,四下搜寻,等待下一个好时机。如此重复往返,奔波于田埂地头,丝毫不觉得累,不怕太阳晒。而一旦猎获成功,红蜻蜓的光亮的头,乖巧的翼在自己指尖扑扑颤抖时,就别提心头有几多神气,几多自豪了····至于在此之前,栽过多少跟头,生过多少怨气,早已忘了个干干净净!
 
   童年的快乐系在一只红蜻蜓的羽翼上,童年的时光也因为追捕红蜻蜓而变得多姿多彩,充实愉快!多少年又多少年,那会飞的,美丽的红蜻蜓一直魂绕于心,不曾消失过····而今天,我们劳作,我们奔波,不正是为着一只红蜻蜓!我们欢笑,我们哀愁,不就是因为红蜻蜓的羽翼上那透明的梦吗·····
 
好女人不跳舞
 
   和一群爆发的新贵驱车前往“夜都”是,我对自己新结识的阔朋友说“好女人不跳舞”。
 
   话一出口,立马招来同车另两位款爷的非议。都说女人天生是朵花,不跳舞不陪男人玩该干什么?女人的本能使我脸红了。朋友赶紧说,人家这位是才女,可不要乱讲哟!
 
   其实我不致于因为别人说了几句不害臊的话而难堪,实实在在是心里特别感激。
 
   想想跳舞的经历,更是觉得好女人的舞不能再跳下去了。
 
   第一次进舞池,只不过是小孩玩家家,不真格地跳。看上的白马王子正同别人“白鹤亮翅”,看不上的频频向你献殷勤。心里过意不去人家的三番五次,才顾其面子的。真正称得上下舞厅的是在步出校园工作稳定以后。生活安宁了,人不太浪漫了,儿子也开始学话了,终有闲心情逛歌舞厅了。
 
   眩目的灯光一打,缠绵的乐声一响,刚落座的我就被人盯上了。对方作了“企鹅状”,我用余光扫了一眼,说:“下一曲吧”。那人腼腆起来,局促地站在一边,看他的模样,以为是个新手,心里稍有过意不去。当真跳了第二曲舞,才知道此人是个大大的坏蛋!跳舞的过程中,他拼命将我往怀里拉,我拼命用掌心推开他。一曲下来,各种浪漫情意一扫而光。酝酿了一整天的好心情全给破坏了。
 
   吃过哑巴亏后发誓再不下舞厅。无论何人邀我,均已没意思拒绝。宁可和儿子在睡床搭积木做火车,也不愿意让心情放飞一下。对方身上的臭汗味至今还在鼻尖,无论如何是恶心透顶了。
 
   可山不转水转,前年我换了工作。大型国企的对外宣传部,名字大实事少,可应酬实在多。部头儿见我略识两个字,人还算有眼色,又颇有几分姿色,常常直呼我的大名,指定某某的招待由我负责。时不时以升职为诱饵,弄得我敢怒不敢言。招待吃喝倒挺简单,晚上的事物就难办了。十有八九得找一个豪华歌舞厅,尽地主之谊,到了娱乐场所不跳一曲舞,显得主人不够盛情。跳吧,跳得只觉得自己象卖笑的。有一次西班牙的事务检查官来观光,部里大搞盛宴。那天只有在电视里才能看见的官也到场,我应邀出席。除了服务小姐外,我是唯一的女性,过足了跳舞的瘾。这次个个文雅高贵,记忆良好。但却认识了一位不该认识的帅男人,对他的一抬手一投足回味无穷。再后来几乎变成心病,那份说不清的情煎熬着我,差点丢了可爱的家庭。
 
   这全都怪跳舞时的“合理碰撞效应”。这效应对女人实在不妙。有人说它是触电,我认为对极了。这“电”可不是好玩的,老师从小就教导我们不玩火不玩电不到危险的地方去,怎么能忘记呢?
 
   女人不跳舞该干什么呢?女人要做好姐姐好妹妹好女儿好母亲,事忙着呢!别为俗务烦恼。西蒙·波娃说过“是坏女人保护了好女人的操行”,那么感谢已有的坏女人,别去加入她们那哭笑不得的可怜生涯。
 
   好女人不在舞厅偷吃诱人的金苹果,不尝试灯红酒绿的人生。好女人该是一盏温柔的台灯,在柔美的灯光下教儿学汉字或给丈夫钉扣子。平凡中自有一份甜蜜的收获,黯淡中自有一份明媚的亮丽。
 
   好女人不在虚伪的霓虹灯下自我陶醉,不在危险的栅栏里追逐。好女人该是一滴透明的水,让每个路人敬重她的美丽,让每个世人分享她的清纯。
 
   想做好女人,千万不要学跳舞。
 
风中的故事
 
   记得分手的那一夜有着好美的月色,斑驳的树影映在窗外那条青石板路上。而你却说那是个无星也无月的夜,沉沉的夜色中只有我冷漠的眼眸。一直都好想告诉你我并不想对你无情,只因你眼中的疑惑是我熟悉的心痛。
 
   你说你会永远在心中为我留着一个温馨的小家,那是这世上最温情、最浪漫的归宿,它的门永远只为我一个人撇开,不管我是不是那个如你一起捉蜻蜓的小女孩。你说你多想有那样一个角落,无论从哪个角度都可以看见我盈盈的笑颜。只要他存在,即便天涯海角,你也要找到它,不管我的欢乐是否为你而存在。当你的话语在晚风中轻轻传送到我身边时,我高傲的昂起头,从你的目光中走出,而飘柔的秀发却泄露了我软弱的情感。
 
   不要以为我们中没有火花,只是梦中有一个绚丽的世界。因为昨天的晚事,那只是年少的你藏在心中的一个记忆,因为这个记忆,才让你梦中的我如此完美而温婉。别怪我,好吗?这一切只源于停驻在心中的透明的赤诚。要知道,在我这颗小小的心里盼望着另一颗心宽广而深沉的爱,那是你永远无法触及和了解的境界。
 
   答应我,锁上那一道门。即使无缘的风暴打碎了我的时候,我的等待终究无法跨越时空的长河,我也不会走进那个温馨的小屋。因为真有那么一天,我就如同海上飘摇的小周,失去了港湾,也忘记了归航的方向。那个甜蜜的留在风中的故事我也不知道会停留在什么地方。
 
爱你.......
 
   爱你,就是想整日整日地和你厮守,把属于两个人的日子填满;你,就是想每日亲自下厨,为你做不重样的你爱喝的汤;爱你,就是走在路上,牵着你的手,在熙熙攘攘的人流中,感觉路只属于你我;爱你,就是在周末同听一曲《归家》,感受家的温馨、家的甜美;爱你,就是想在每晚睡前与你共同洗浴,为你洗去一日的劳顿;爱你,就是在每日清晨,为你熨烫好要穿的衣服,然后守在你的身旁看你饮下一杯牛奶、吃下一块甜点或别的什么;爱你,就是与你同用一副筷子,一个水杯,同吃一个苹果、一个橘子;爱你,就是想同你进一个菜市场,买回一条鱼、几只虾或绿或紫或红的蔬菜;爱你,就是十天半月同进一回商场,买些共同用的杂物,或为你挑选一件衣裳;爱你,就是想让你健康、快乐,假若你生了病,就不离你左右,为你分担病痛,为你端水、送药、喂饭;爱你,就是想和你过完一辈子,再过三辈子。
 
   爱你,就是想听你说,你是怎样偷偷地爱着我,怎样为我失眠,怎样为我销魂;爱你,就是想让你把我当妻子一样地依恋,当情人一样爱恋;爱你,就是想让你做我的师长、朋友、父亲、儿子和知音;爱你,就是想让你把我当女皇一样的尊、当公主一样地宠,而我更甘愿做你的女奴和丫环;爱你,就是听你说“我爱你”说一生说几世;爱你,就是在写字累了的时候,躺在床上,轻呼你的名字;爱你,无论走到什么地方,我都有了依托,都不孤单,都有你心的陪伴;爱你,就是想把美留在身边,把短的日子放长,把几年的日子当做无数倍的几年走过。
 
   虽然我不喜欢生孩子,但因为爱你,只要你愿意,我要为你生个孩子。如果这辈子没有生,就在下一辈子生吧。

      史红霞,生于1988年,陕西西安人,毕业于北京大学中文系、文学硕士,陕西作协会员,2008年始发作品曾在《人民日报》《解放军报》《诗刊》《新民晚报》《羊城晚报》《星星诗刊》《陕西日报》等发表作品100多篇,现为《丝路情》杂志主编。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