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在线投稿 - Q群交流 - 微博关注 您好,欢迎您!
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文学 > 正文

胡祖义专栏--深爱你半世纪,黄果树大瀑布

时间:2019-09-11 22:18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胡祖义 阅读:
  真的,我初识黄果树,在半个世纪前,那时,家里来了客,父亲叫我到代销店去买烟,烟名就叫“黄果树”,价格好像是每盒一毛三,而平时,因为经济拮据,父亲抽的是“经济棒子”,九分钱一包。
  
  还记得,黄果树香烟淡绿或淡黄色盒子,正面画着奔涌悬挂的大瀑布,水粉画。上学时学地理我得知,贵州黄果树大瀑布,在亚洲和中国都是第一大,全世界排名屈居第二。我并不知道世界第一大瀑布在哪里,老师好像讲过在美洲,是不是在亚马逊河上呢?尼亚加拉瀑布既然是世界第一大瀑布,当然得在美洲第一大河流上。其实我犯了经验主义错误,位于加拿大安大略省和美国纽约州的尼亚加拉河,只以瀑布著称,从河的角度,它并没有多大知名度。如果我知道黄果树大瀑布所在的白水河属于珠江水系,在中国大河中只能位居第三,我就不会说尼亚加拉大瀑布在亚马逊河上了。
  
  既然黄果树瀑布是中国第一大瀑布,我这个爱游山玩水的人,怎么不想去看看。小时候读西游记时,读到孙猴子的花果山水帘洞,我就曾想象,孙猴子的水帘洞一定在黄果树瀑布下。那时候,我不知道贵州有多远,只知道,贵州在云贵高原上,那么遥远的地方,肯定不是一小笔钱就能到达的,于是,我对于黄果树的思念,只好深深地埋在心里头。
  
  几年前,我有个学生考入贵州大学,跟她聊天时,她说:“老师,到贵州来吧,您来了,我陪您去看黄果树。”学生这一邀,再次激起我对黄果树的思念,原来,半个世纪以来,我对于黄果树的思念,一直没有泯灭过,哎哟,黄果树大瀑布,什么时候,我才能真正扑到你的怀抱?
  
  时隔半个世纪之后,2017年12月中旬,在游了大西北后,我本来打算先去游越南芽庄或者是新加坡、马来西亚,但是,旅行社的一个广告,促使我突然下决心,先去会会我的老情人——黄果树大瀑布!
  
  说的是双飞五日游,其实,在贵州游览的时间只有三天半,贵州当地的旅行社仿佛特意吊我胃口似的,偏偏不把黄果树排在第一站,他们让我们先游荔波小七孔,再游西江千户苗寨,第三天虽然安排游黄果树,却偏偏安排我们先看陡坡塘,再游天星桥,最后,才把我们带到黄果树瀑布景区,唉,旅游是可以吊一下胃口的,也不能像他们这样吊我的胃口呀,他们怎么知道,我思念黄果树,连绵不绝地,一直思念了五十多年!
  
  黄果树景区大门在山顶上,到景点,我们得顺着台阶往山坳里走半个小时山路。当然,也可以乘景区扶梯的,可是我觉得,欣赏自然风景,就得一步一步地走,一山一水一草一木地看,一般情况下,我都选择徒步的,这次当然不例外。
  
  下山的石阶两边,树木阴翳,鸟鸣声不绝于耳,我们随着涌动的人潮向山坳里走去,我忽然觉得,熙熙攘攘的游人也是一道美丽的风景,在蜿蜒的山道上,游人形成一道蜿蜒曲折的彩色河流。
  
  突然,往前涌动的人流流速变缓,前面,有人大声咋呼。我紧赶几步,噢,远远的树丛中,几道白色的水流高挂在悬崖上,听不到瀑布的水声,只有沸腾的人声,还有照相机的卡嚓声。我心爱的人儿哟,黄果树大瀑布,你终于展现在我面前。
  
  取景框里的黄果树瀑布显得太小,我知道,这里不是最佳拍摄点,便拉了妻子,快步向前走。
  
  我选择的观赏点在大瀑布对面山坡上,几乎与瀑布起泻点处在一个水平线上,从我站着的地方看过去,瀑布上游有一个石坎,石坎高约四五米,坡度倾斜而平缓,水下的坡面黄中带绿,坡面凹陷处瀑水汹涌,远远看去,像铺了一层水晶。
  
  石坎下有个深潭,瀑水涌到深潭里,急速向下游翻涌,翻涌到高崖时,从潭里漫出来,在高崖上形成瀑布。若在雨季,浑黄的大水漫过高崖,在崖壁上挂起一匹厚厚的黄色瀑布,现在是枯水季节,挂在崖壁上的瀑布白亮亮的,在高崖左边分成三股,右边分成三股,水一少,瀑布就薄,薄得能看见崖壁上的青苔和青草,透过水帘,我能依稀看到崖壁中间的石洞,那便是传说中孙猴子出道时聚集众弟子的“花果山水帘洞”。
  
  我们转到大瀑布右侧,离瀑布近了许多,瀑布的轰响,把脚下的岩石都震得颤动起来,瀑水从高坎上挂下来,有的飞流直下,直入高崖下的水潭;有的刚垂落不久,被突出的石坎挡一下,在空中划出一道弧线,再倾泻直下;有的瀑布接二连三被阻挡,于是,便在崖壁上画出一道弧线又一道弧线。由于离得近,瀑水的飞沫溅过来,扑得我们满脸满身都是。瀑水落到深潭里,发出震耳欲聋的轰鸣,水潭里飞起水雾,看上去像罩着一张纱幔。
  
  笔陡的山崖在大瀑布右侧拐了一个U字形的大弯,人们在U字形大弯腰间凿开一条通道,沿着这条通道,我们得以走到水帘下的石洞。初入洞,道极狭,且曲折,又飞溅着水花,偶尔飘过一阵风,风把水帘吹过来,飘在身上的就不再是水雾。我们撑起雨伞,风夹着水帘,把雨伞砸得直摇晃。入洞后,水雾和雨帘不再打到伞上,洞顶却像一把筛子,把漫过高崖的瀑水渗下来,滴滴咚咚的,有的地方,洞顶的渗水汇成一股流泉,哗啦啦啪嗒嗒打在雨伞上,雨伞如果质量不好,很可能被砸坏。
  
  水帘洞正中的空间也不大,由此可见,黄果树大瀑布下的水帘洞并不是孙悟空出道前聚集猴子猴孙练武的水帘洞,孙悟空花果山水帘洞十分宽敞,成百上千的猴氏家族可以聚居在一起,而黄果树瀑布下的水帘洞,最宽处也只容两三人并排通过。我站在水帘洞一个豁口处,洞外,正有一挂稀薄的瀑布飞下来,水多的地方,下落的是水柱,水少的地方,是飞落的水珠,下落的水珠在空中织成一张白色的尼龙网,这张尼龙网有的地方网眼密,有的地方网眼稀,由于飞落的速度快,等我们捕捉它们时,它们就成了断断续续的水线。隔了尼龙网看对面的山,对面的天空和山像蒙上一张白色的帐幔,又像电影胶片倒片时的风景,被划上许多竖杠杠。
  
  在第二个缺口,我看到的水帘只有半幅,这半幅跟刚才看见的不一样,水帘厚密,如有人站在崖顶上用桶倾倒,用盆泼洒,粗大的水柱像绞在一起的丝缆,又仿佛电磨出口处涌出来的米浆。飞瀑落在岩石上,岩石上溅起千万颗细小的水珠,像飞腾起来的烟雾。
  
  我再换一个角度,与岩石站成九十度直角,从高崖上飞流直下的水帘真的成了一张瀑布,瀑布的经线和纬线都分布得十分均匀。这挂瀑布悬挂在空中,风一吹,瀑布轻轻一荡,能感受到瀑布在空中鼓荡起来的风浪和飞沫。
  
  如果仅从瀑布的声势和它产生的声响效果看,黄果树瀑布的声势远没有湖北宜昌三峡大瀑布雄壮,声响效果也远没有三峡大瀑布震撼。当然,我去游三峡大瀑布,时令在盛夏,我真的被三峡大瀑布轰隆镗嗒的声威所折服。我想,如果我们也在夏季来黄果树,我得到的声响效果必定是无与伦比,不过,声势和声响效果是有了,可是颜色呢?那碧绿的深潭呢,怕只是一例浑黄,一潭浊水喽!
  
  正因为在冬季来,世界排名第二的黄果树瀑布才给我们展示出它俏丽而温馨的一面,谁也料不到,当我穿过水帘洞,在黄果树瀑布右侧,居然拍到一幅素湍绿潭。绿潭两岸,真可谓清荣峻茂,黄果树瀑布汇集的水,在水帘下的深潭里稍稍歇息,由急性子变成慢性子,像我们这些远道而来的游客,舍不得眼前这挂瀑布,徘徊踯躅再三,才恋恋不舍地朝下游踅去,没想到,走不多远,又遇到一个小坎,再一跌,汇成第二个深潭。水流在陡坎上形成细密的水帘,水帘注到水潭,溅起一堆雪白的碎玉,之后,跟水潭中原有的水会合,融成一块巨大的碧玉。如果光从风景的角度看,我宁愿看这个绿潭,也不去看那挂举世闻名的黄果树瀑布。
  
  我沿着河道往下走,走上一座栈桥,回头一看,黄果树瀑布形成三叠瀑,最大的那挂仿佛挂在天上,从天上飞流直下,在瀑布下的水潭里冲撞跌荡几番之后,形成第二级瀑布,第二级瀑布跌落的幅度小,没形成气候,到了第三级,像是积蓄了一些力量,又像是生怕怠慢了游客似的,水流使出十八般武艺,给游客呈现出第三瀑,然后悠悠的,婉转地向下游慢慢流去。
  
  在前往水帘洞的山坡上,我看见这样一块提示牌:进入水帘洞大约需要90分钟,请您保持足够的耐心!我的妈呀,幸好我们没在夏天来,如果不能进水帘洞,我们就只能在大瀑布前的U字形游览区徘徊,而今天,我们十分从容地绕着黄果树大瀑布一边慢慢地走,一边慢慢地观赏,我们走了个Q形线路。这么一比较,我们虽然没看到黄果树瀑布的大水大瀑布,可是我们看见的大瀑布色彩鲜艳,俊秀柔美,那是在夏天游览黄果树瀑布绝对享受不到的待遇。
  
  你不信,让我为你补叙这样一幅图画,这是我走出水帘洞,走上观景栈道前捕捉到的画面——
  
  一棵黄果树,从崖壁上挺立,在我面前分成四叉,两根粗干挨得近,另外两根,一根比一根细,一根比一根伸得远,浓密的枝叶把天空遮得严严实实。枝叶覆盖下,是大瀑布下的深潭,一道约隐约现的S形石坝横卧在流水中,稍微高些的地方,石坝长着些黄黄绿绿的青苔,潭水漫过石坝,形成大瀑布景区第二幅瀑布,整幅画面以绿色为主,碧绿的是潭水,青绿的是树木和野草,浅绿浅黄的是石坝,而暗色调的是黄果树。
  
  本文题目中写的黄果树,指的是黄果树大瀑布,刚才这段,我描写的是一种树,它们生长在贵州安顺一带,结黄色的果,像橘子,似橙子,瀑布因果树而得名。
  
  又说,黄果树瀑布,古称白水河瀑布,亦名“黄葛墅”瀑布或“黄桷树”瀑布,因为这一带广泛分布着“黄葛榕”而得名。 白水河瀑布是徐霞客取的,因瀑布在白水河上,故名。我从记事起,就只知道“黄果树大瀑布”,我之所以记住这个名字,全都因为半个世纪以前,贵州生产过一种黄果树香烟,那金黄的烟丝,那飘荡在空中的丝丝缕缕的香喷喷烟雾,足以让我记住你,我亲爱的黄果树,你呀,让我惦念了五十多年!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