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在线投稿 - Q群交流 - 微博关注 您好,欢迎您!
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文学 > 正文

胡祖义专栏--秀丽温婉的车溪

时间:2019-10-06 23:52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胡祖义 阅读:
车溪的水车
 
车溪的水坝

   当我在三峡大坝如梦如幻的林子里徘徊时,当我在三峡大瀑布下接受飞沫的洗礼时,当我在清江画廊中尽情欣赏充满诗意的烟云山水时,内心深处总有个声音在呼唤:朋友,什么时候,你再到我这里一游呢?那声音,清脆而甜美,带着浅笑和调皮,我忽然明白,她来自车溪。于是,在这个晴朗的国庆日,我和妻乐颠颠地跑来车溪。当我们站在车溪景区的大门外时,车溪的人山人海,更加速我欲见“美人”的热血沸腾。
  
  十多年前,我携妻挈女,在车溪的山谷中徜徉,车溪给我们留下美好的印象,她在我脑海里竖起一架水车,那水车有如摩天轮一般,在蓝天白云下,被溪水冲击着不停地旋转,阳光下扬起清亮的水花;她在我记忆的仓库里存放着许多农具,再过几十年,我相信,如果不在博物馆,这些农具,在普通农家,怕是一件都找不出来了;她还给我脑海里留下造纸和制陶的工艺,小时候,我在《天工开物》中看到的造纸流程,在车溪,有工人为我们作了演示,当然,还有土家族特有的摆手舞和哭嫁……
  
  十多年后的国庆节,我又来到车溪,那些陈旧的农具,那个布满蛛网的发霉的造纸作坊,都跟老朋友一般跑出来迎接我,让我应接不暇,我拿出相机,对着老朋友接二连三地一阵喀嚓,到头来,我的注意力,还是被车溪秀丽的山水给吸引了去。
 
车溪的老水车

  一走进土家山寨,我就被门里的一条小河迷住了,小河的水多么清澈哟!它那样的碧绿,碧绿如蓝。人们在土家山寨的门里筑起一道拦河坝,使得我们一进门就能看见一湖悠悠碧水。
  
  唐朝诗人刘禹锡说:“山不在高,有仙则灵,水不在深,有龙则灵。”车溪土家山寨的溪水里一定有龙,首先,这条蜿蜒曲折的小河,本身就是一条龙,它缠绕在山谷中,摇头摆尾,从深山里游来,在土家山寨略作停顿,是被这里曲折的回廊吸引了吧,它看得高兴,轻轻地哼唱几声,才恋恋不舍地向前奔去。
  
  小湖泊之下,又有一道拦河坝。这道拦河坝筑得很别致,堤坝稍稍低于坝上的水面,河水缓缓地漫过拦河坝,坝上修了两排水泥墩,游人踏在水泥墩上,给人的感觉像是在涉水。河水穿过水泥墩之间的缝隙,在坝上发出轻轻的哗哗声,一旦穿过第二排水泥墩,便放声大笑起来,它们在拦水坝下欢快地舞蹈,扬起雪白的浪花,之后,又文静地向前,穿过河滩,穿过树林,把快乐带给下游的山谷。
  
  如果仅仅是山谷和河流,那当然没有什么深意,可是你瞧,人们在河边架起一副副水车,河水不断地冲击水车叶片,那水车,便不停地咿咿呀呀地欢唱起来。在过去,水车是山里人的动力,它带动石磨,为山民加工细粮。十多年前我们到车溪,还看见制陶工人用水车的力推动陶轮;我还知道,古代山民曾经借助水车的力量造纸、制茶……人们不是说,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吗?住在河边的人借助水力,该减轻了多少劳动的艰辛!现代人在长江上修建起那么多拦河坝,建立起一座座发电站,应该都是来自水车的灵感吧。
  
  车溪风景区的三个景点都与水相关,没有了河水,车溪的风景便失去了灵气。一条小河,成为三个景点的纽带,三个景点成为点缀在绿色飘带上的明珠,河水衬托了明珠,明珠扮靓了绿色的飘带,使得小河和景点紧密地结合在一起,它们如同一对情侣,谁也离开不谁。你看,河谷中的水车博物馆,哪一架水车能离得开水呢?一离开水,水车不就成了摆设?如果没有水,那些磨房、造纸作坊和制陶作坊,就全都停摆啦!
 
车溪的吊桥
 
  今天,阳光灿烂,秋风送爽,一缕秋风,把我们带到景区最西端的忘忧谷。忘忧谷一反下游景区的狭窄,把一个盆地展现在游客眼前,我第一眼看见的又是小河,还有小河上的拦水坝。上次来车溪,我们被误导,把时间大都用来爬山,钻山洞。我们看过多少著名溶洞,在忘忧谷,什么山洞能吸引我们呢?现在我们站在河滩上,看看周围的山,周围的山如同一圈屏障,把河谷围起来,然后,它打发河水从盆地中央轻轻地流过,仿佛怕惊扰了住在盆地的居民。不过,它到底在拦河坝这里弄出点动静,又是跳跃,又是欢笑的,游客中的小朋友哪能禁得住诱惑呢,便一窝蜂似地跑到河滩上,把赤脚片浸在河水里,那咯咯的笑声便把整个盆地都惊动了。
  
  河边上有卖水车的——小水车,用竹筒做成,安着机关,一拉动机关,水车便慢悠悠地旋转起来。记得那年,我女儿还在读初中,她买了一架竹制小水车,那架小水车,在我家客厅里放了好多年。
  
  除了卖水车的,还有卖鸟哨的,卖小型健身器材的。河边有个三峡奇石展,其中最美丽的一块石头,是不是出自车溪的河滩?
  
  相隔十多年,今天,我们在新中国70周年的庆典日来到车溪,我原本以为,车溪会被喧嚣的游客搅浑,没想到,她依旧那样清澈,山,依然那样清秀,拦河坝那儿,河水依旧那样欢快地歌唱,引诱得我真想脱了衣服,把整个身子浸泡在碧绿的溪水里,可惜的是,这里没有露天浴场,我当然不敢造次。幸而绿色的河水能让我愉悦,别致的石拱桥留下美丽的倩影,那我就多按几下快门吧,我要把清秀而温婉的车溪永远留在心里,我还想借助这些照片,把车溪的温婉和清秀传递给远方的朋友和外乡的女儿,让远方的朋友跟我一起分享车溪的美丽风景,让女儿重新拾起当年的童趣!
 
 
  作者:胡祖义,湖北省作家协会会员,原枝江市作协副主席,贵州省“旅游文学港”副主编。发表中篇小说《鸳梦难续》、长篇小说《战马 女人 岁月》;出版长篇小说《马殇》《梦断云水》《探月奇遇记》《玉帛》;散文集《消逝的彩虹》《醉眼看世界》;另有与漫画家李学军合作出版《探月奇遇记》漫画版。
  
  处女作《究究》曾获湖北省“建国三十周年优秀儿童文学奖”,《探月奇遇记》曾获“红袖添香”科幻大赛最佳科普提名奖及湖北省科学技术协会优秀科普作品奖,《飞旋的陀螺》获“北京国学”网“童年,童年征文”二等奖,《白鹭的舞蹈》获全国散文征文一等奖,《小书屋读出大博士》获湖北省“书香筑梦”散文二等奖。
  
  近年主攻旅游散文,有《壮美的金沙江大拐弯》《雅鲁藏布江的田园风光》等在《人民日报》海外版发表并被“人民网”“陕西网”“甘肃网”“西藏民族网”“旅日华侨网”等网站转载。旅游散文集《醉眼看世界》2019年初由花山文艺出版社出版发行,全国新华书店、中国图书网、淘宝网、当当网、京东网等均有售。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