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在线投稿 - Q群交流 - 微博关注 您好,欢迎您!
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文学 > 正文

胡祖义专栏--凌云山上拜东坡

时间:2019-10-17 21:29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胡祖义 阅读:

  我自谓一介小小书生,为自己路过眉州而不能去东坡故里深感遗憾。到乐山,我是冲乐山大佛去的,没想到,在凌云山上,偏偏偶遇东坡楼,也算是冥冥之中对我的一点补偿吧,让我怎能不欣喜若狂?
  
  凌云山附近,古代建筑颇多,今存的尚有栖峦峰之凌云寺、灵宝峰之灵宝塔,以及东坡楼、竞秀亭等亭台楼阁。此外,山上还有很多汉崖墓,崖墓周围有不少精细的雕塑,里面有陶佣之类的陪葬品,此乃四川独有,是很值得一看的古迹。如果尽情地游览,这些地方,一天时间都不一定够用,我呢,还得上峨眉山呢,拜谒过乐山大佛,我只能选择前往东坡楼。
  
  我从大佛右侧的“九曲栈道”攀援而上,踏着红色的石阶,来到东坡楼前,那一刻,我有点惶惶然、惴惴然。在古代文人中,我最崇拜的是就李白和苏东坡,尤其是苏东坡,老先生乃琴棋书画皆通之大家,论字画,论散文,论诗词,后代有几人能出其右?
  
  苏东坡的书画,我见得太少,可是,一提起散文,我自然想到他的《赤壁赋》:“盖将自其变者而观之,则天地曾不能以一瞬。自其不变者而观之,则物与我皆无尽也”,几乎写尽苏轼之旷达;一提到词,我们就不能不说到他的《念奴娇•赤壁怀古》和《水调歌头•明月几时有》,你听听,“乱石穿空,惊涛拍岸,卷起千堆雪”,如果不是站在昆仑山上,怎么吟得来如此豪放的诗句;“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道尽古今多少离别情!说到苏东坡的诗,随手一拈,便是“水光潋滟晴方好,山色空蒙雨亦奇”(《饮湖上初晴后雨二首·其二》),西湖的美景,只这“潋滟”、“空蒙”二词,便写绝了。半阕《江城子》,能把人读得涕泗横流:“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 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
  
  我既然自诩半拉子文人,又有些许儿豪放,来到苏东坡故地,是绝对不可能无动于衷的!此刻,我面前出现一个小小的庭院,庭院里耸立着一座二层小楼,楼前有院坝,有水池,有亭台,小院两侧是庑廊。据说,这座楼原本是明末溜须拍马者为讨好奸臣魏忠贤而修建,魏忠贤何许龌鹾人物,哪里配享这样的祠堂?后人为纪念苏东坡,把这座祠堂改成“东坡楼”,真是再好不过。
  
  走进大门,见迎门正中立着一座雕塑,乃苏东坡斜倚在一块石头上的坐像,老先生峨冠博带,一部尺把长的胡须自然地飘向右胸,左腿贴着岩石,左手撑在地上,右腿屈膝,右手随意搁在右膝盖上,头扭向左前方,似在注视什么,按照雕像注视的方向,我发现,老先生许是望着乐山大佛,是不是想听听佛的旨意?又像是在远眺他的故乡眉山,眉山埋有他亲人的忠骨。
  
  这尊坐像,最能反映出苏东坡的思想与情感。苏东坡是个豪放不羁的文学家、书画家,惟有豪放洒脱,方能写出流传千古之美文。若还循规蹈矩,怕是只配写些官样文章,这些官样文章,讨好皇上是必然的,那么,苏东坡就没了棱角,没了棱角的苏东坡,怕是绝无可能屹立于中国文坛上千年的!更不可能留下“我欲乘风归去,又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的豪放诗句。
  
  不任性,不豪放,只做官样文章,就他自己的前途来说,未必是件坏事,以他的才识,做到宰相,又有何不可?须知,苏东坡是很会做官的,他若能做到宰相,并能在相位上多呆些时日,那么,宋朝百姓幸矣,国家幸矣,民族幸矣,如果让他的思想延续下去,或许,大宋朝就不会出现后来的靖康之耻,我们华夏民族的历史就或许会重写!到过杭州的人,应该不会忘记,苏东坡在杭州知府任上疏浚过西湖吧,至今,西湖中的苏堤还屹立在那里,成为著名的风景名胜,苏堤上雕刻的苏东坡塑像虽然是站姿,其神态,其精气神,无不跟东坡楼中的苏东坡塑像相似。在人们心目中,苏老先生就是这副模样,他才华横溢,亦忧国忧民。
  
  说到苏东坡爱护百姓,让我忽然想起他老人家一段逸闻趣事,说是苏东坡初到杭州任职,就遇到有人告状说,别人欠了他两万块钱未还。苏东坡立即询问那个欠钱人,原来那个人欠钱有因——他们家以作扇子为生,恰遇父亲去世,又遇连阴雨,做好的扇子卖不出去,故此欠下原材料钱。好一个苏东坡,立马叫欠债人拿来扇子,亲自在扇子上作画写字,再让欠债人拿到集市上去卖。
  
  苏东坡何许人也?既是杭州知府,又是当代大书画家,他题字作画的扇子,哪能不一抢而空?立时,欠债人卖掉扇子,还清欠款,债权人收回欠款,皆大欢喜……这样的父母官,官阶倘若再大点,他该为老百姓做出多少善事哟!在这样的先哲面前,我哪能不顶礼膜拜呢!
  
  当代伟人毛泽东说:“一个人做点好事并不难,难的是一辈子做好事,不做坏事……”像苏东坡这样的官员,到任伊始,便以自己的书画特长为辖区内的百姓排忧解难,我相信,只要给他足够的空间和权力,他做的好事自然会更多。众所周知,魏忠贤几乎是只做坏事不做好事的,他当然不配歆享后人的祭祀,那么,“忠贤祠”改为“东坡楼”就是再正确不过的善举。
  
  这又是一个官员做了好事才有人民记住的例子,不只是官员,我们当普通百姓的,也要多做善事啊,要不,当我们站在东坡楼前,我们就会因愧悔而进不得楼去哟!
  
  作者:胡祖义,湖北省作家协会会员,原枝江市作协副主席,贵州省“旅游文学港”副主编。发表中篇小说《鸳梦难续》、长篇小说《战马 女人 岁月》;出版长篇小说《马殇》《梦断云水》《探月奇遇记》《玉帛》;散文集《消逝的彩虹》《醉眼看世界》;另有与漫画家李学军合作出版《探月奇遇记》漫画版。
  
  处女作《究究》曾获湖北省“建国三十周年优秀儿童文学奖”,《探月奇遇记》曾获“红袖添香”科幻大赛最佳科普提名奖及湖北省科学技术协会优秀科普作品奖,《飞旋的陀螺》获“北京国学”网“童年,童年征文”二等奖,《白鹭的舞蹈》获全国散文征文一等奖,《小书屋读出大博士》获湖北省“书香筑梦”散文二等奖。
  
  近年主攻旅游散文,有《壮美的金沙江大拐弯》《雅鲁藏布江的田园风光》等在《人民日报》海外版发表并被“人民网”“陕西网”“甘肃网”“西藏民族网”“旅日华侨网”等网站转载。旅游散文集《醉眼看世界》2019年初由花山文艺出版社出版发行,全国新华书店、中国图书网、淘宝网、当当网、京东网等均有售。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