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在线投稿 - Q群交流 - 微博关注 您好,欢迎您!
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文学 > 正文

胡祖义专栏--岷江边上的乐山大佛

时间:2019-10-20 22:57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胡祖义 阅读:
乐山大佛
 
佛的大脚板

 
岷江边上的乐山大佛
胡祖义
  
  我从成都直奔乐山,为的是去瞻仰乐山大佛。坐在打开车窗的长途汽车上,身上热得直冒汗,没想到,乐山刚下过大雨,雨后的乐山,气温分外凉爽。上世纪八十年代中叶,岷江上还没修桥,去拜谒乐山大佛必须过轮渡,可是,下午六点,轮渡已经封航,我只得找个小旅馆住下,先去街上寻小吃。在四川,不管在哪座城市,小吃都十分丰富,只是一个字——辣,昨天在成都吃的炒肉丝,现在还在胃里折腾呢。不过辣归辣,味道可是超级棒。
  
  没怎么费劲,我就在街上发现一个小吃摊,店家用油纸包着一小包一小包红色的东西,一问,老板说是香酥虾,一毛五分钱一包,每包约二两,我还买了一包五香蚕豆,五分钱。打开油纸包,我用手指头拈出一只虾,放到嘴里一嚼,嘿,嘎嘣脆,喷喷香,咸味中夹了一丝儿甜味,那甜味,来自细嫩的虾肉。我喜之不禁,一边吃着虾,一边沿着大街一路逛过去。
  
  我踱到岷江岸边上,大渡河、青衣江在这里跟岷江汇合之后,江面显得很宽阔,洪水挟裹着泥沙浩浩汤汤地向东南方向奔流而去,水流很湍急,难怪通向对岸的轮渡要封航,我只得站在岸边,眺望对岸的大佛,心里祈祷:希望明天是个好天气。
  
  第二天早上,我赶第一班渡船去对岸,到达凌云山下,旭日从东边的山头照射下来,像大佛身上闪耀的万道佛光,满船游人一阵欢呼。
  
  头天晚上,我就在市区买到一张乐山旅游图,图上有乐山大佛简介,我记得最清楚的是,大佛的大脚趾盖上,可以放一张方桌,供四个人打牌。今天一到佛像下,我就迫不及待地跑到大佛的脚趾甲盖上,嘿,别说四个人,即使再加四个人站在旁边看牌,也不会被挤下去。一个大脚趾盖可坐四个人打牌,大佛的脚背有多大,想必谁都能想象出来吧,挨紧一点,坐百把人,大约也没问题。仰望大佛,噢,好高大呀,真个是:山是一尊佛,佛是一座山。
  
  对呀,大佛真是雕塑在一座山上的,山上全是红色的岩石,不用说,佛像也呈红色,佛身与左右两侧的山体平行,一看就知道,当初凿刻大佛时,像刻字一般,用的是阳刻法,把佛像周围的岩石挖走,让佛身突显出来。这么大一座岩石的山,你怎么说得清请了多少工匠,用坏多少钢錾,耗费了多少钱粮!
  
  据史料记载,这座佛像开凿于唐玄宗开元初年,当时,岷江连年水患,凌云寺里的海通禅师见了,为消减水患带来的灾难,便招集人力、物力修凿佛像。海通禅师圆寂后,工程一度中断,多年后,剑南西川节度使官员继续修凿,直到德宗贞元19年才完工,前后历时90年,无论怎么看,这尊佛像,都称得上是一项浩繁的工程。
  
  大佛左右两侧崖壁上,还有两尊身高十余米的护法天王石刻,与大佛组成一佛二天王的格局。与天王共存的还有成百上千尊石刻塑像,汇成一个庞大的佛教石刻艺术群。如果从佛像的规模看,敦煌莫高窟和洛阳龙门石窟都是没法比的,敦煌九层楼的弥勒佛坐像高34.5米,龙门石窟卢舍那大佛身高只有17.14米,而乐山大佛却高达71米!他安详地坐在江边,看汹涌的江水,看过往的航船,看船上的芸芸众生,还看一千多年的风云变幻。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中叶,政府有关部门还没有对乐山大佛采取严格的保护措施,我们得以沿着大佛右侧的“九曲栈道”盘旋而上。栈道最宽处约1.5米,最窄处仅0.6米,共217级石阶,大约是当初修建佛像时为方便工匠施工而开凿的,现在正好供游人参观。从凌云山顶沿石崖迂回而下,可达大佛脚底,从大佛脚下循栈道而上,直达大佛头顶,甚至凌云寺。
  
  随着旅游事业的不断发展,狭窄的栈道容纳不了那么多游人,从1983年开始,政府出资,在大佛左侧开凿出一条新的“凌云栈道”,1984年竣工,与大佛右侧的“九曲栈道”遥相呼应,构成一条回环曲折的旅游路线,也减轻了“九曲栈道”的负担。
  
  早上,当我站在市区眺望大佛,但见大佛头与山齐,如果在晨光熹微中看大佛,我们看见的只能是一座山。大佛足踏大江,双手自然地放在膝头,像一位悠闲的山人,注视着大江上过往的船只,还关注着对岸市区的众生。他体态匀称,神势肃穆,背倚凌云山,临江而危坐,无论你怎么看,大佛都显得安闲、慈祥。
  
  当我们登上轮渡,在江上看大佛,这尊大佛越发显出一副悲天悯人的情怀,他似乎担心激流中的江船,更担心船上的乘客。大佛的眼神高度关注,在对岸看,你会觉得,他关注的是市区,你乘船在江中,会觉得他关注的是江船,而到了山下,你一定觉得,大佛正亲切而悲悯地注视着你,这大概就是所谓出家人慈悲为怀的要义吧。
  
  当年,海通法师看着大渡河、青衣江在乐山跟岷江汇合,形成滚滚洪流,人畜死伤无算,才大发慈悲,在江边开凿出这尊大佛,以减杀水势,普渡众生,寄托了佛家多少悲悯之心。海通法师之后,剑南西川节度使章仇兼琼和韦皋接续开凿,完成了这项佛教工程。今天,我们在瞻仰佛像的同时,不能不记起这位慈悲为怀的海通法师和章仇兼琼及韦皋。佛界如此,佛学界如此,尘世间无不如此,无论是乐山市的地方官,还是普通百姓,也不管你是哪里的官员或者普通市民,只要你做了善事,只要你记得住国家和人民,人民就会永远把你镌刻在心里!
  
2018.01.28

大佛俯瞰芸芸众生

作者简介:
        胡祖义,湖北省作家协会会员,原枝江市作协副主席,“贵州旅游文学港”副主编。发表中篇小说《鸳梦难续》、长篇小说《战马 女人 岁月》;出版长篇小说《马殇》、《梦断云水》、《探月奇遇记》、《玉帛》;散文集《消逝的彩虹》、《醉眼看世界》;另有与漫画家李学军合作出版《探月奇遇记》漫画版。
        处女作《究究》曾获湖北省“建国三十周年优秀儿童文学奖”,《探月奇遇记》曾获“红袖添香”科幻大赛最佳科普提名奖及湖北省科学技术协会优秀科普作品奖,《飞旋的陀螺》获“北京国学”网“童年,童年征文”二等奖,《白鹭的舞蹈》获全国散文征文一等奖,《小书屋读出大博士》获湖北省“书香筑梦”散文二等奖。
        近年主攻旅游美食散文,有《壮美的金沙江大拐弯》、《雅鲁藏布江的田园风光》等在《人民日报》海外版发表并被“人民网”、“陕西网”、“甘肃网”、“西藏民族网”、“旅日华侨网”等网站转载。
        旅游散文集《醉眼看世界》2019年初由花山文艺出版社出版发行,全国新华书店、中国图书网、淘宝网、当当网、京东网等均有售。

 
微笑的胡祖义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