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在线投稿 - Q群交流 - 微博关注 您好,欢迎您!
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文学 > 正文

胡祖义专栏--杜甫草堂觅诗魂

时间:2019-10-23 09:04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胡祖义 阅读:
 杜甫草堂 标志
 
杜甫草堂

 
浣花溪畔觅诗魂
胡祖义
  
  只要你对杜甫有一定程度的了解,你就一定知道杜甫的《春望》、《三吏》、《三别》等著名诗作,这些诗,最能反映杜甫的思想——忧国忧民,也最能反映他诗歌的主要创作特色——沉郁顿挫。但是,我最欣赏的却是他的《茅屋为秋风所破歌》、《登高》和《闻官军收河南河北》等,于是,到了成都,我不能不去谒见成都西郊浣花溪畔的杜甫草堂,杜甫的茅屋就是在那里被吹翻的,正因为他的茅屋被吹翻,他推己及人,想到天下更贫苦的寒士,于是才有了千古名句:“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风雨不动安如山……吾庐独破受冻死亦足!”
  
  六月中旬的一个下午,我到得浣花溪。那几天,成都一直有雨,游览都江堰,都江堰是雨天,游览武侯祠,武侯祠是雨天,来到浣花溪,麻风细雨一直飘个不停。我没想到,浣花溪畔的六月,气温还那样低,是杜甫草堂竹木荫翳的效果呢,还是上天特意给我一点清凉,好让我体验一下杜甫茅屋被吹翻的悲切?
  
  公元755年12月,安禄山与史思明背叛唐朝,发动战争,造成大唐王朝七八年的内乱,本来在朝廷做个小官的杜甫没办法,到处漂泊,759年,杜甫不得已弃官挈家小逃亡到成都,在友人严武的帮助下,于成都西郊的浣花溪结草为庐,一住就住了四年,在这里,他下写数百首诗,现在流传的还有240首。如果说,杜甫在长安做官是他人生的黄金期,那么在浣花溪畔这四年,就是他诗歌的黄金期。下点雨,正好,我带着一丝儿凉意,穿过诗史堂,推开那两扇半掩的柴扉,便踱进一千二百多年前的庭院,寻觅未尝飘散的诗魂。
  
  草堂院内,到处是高大的窝竹,这是成都平原上最常见的植物,我不知道它的学名怎么叫。一丛丛竹子,长得十分密集,直径可达一两米,要是数根数,大丛的竹子,没有两百根,一百五十根是不会少的,长到十多米高,再向四周弯曲,如同一把巨伞!我记得,杜甫在他的《茅屋为秋风所破歌》里写他的无助时说:“南村群童欺我老无力,忍能对面为盗贼。公然抱茅入竹去……”那竹林,是不是指的我身旁这丛竹子呢?
  
  当然,我身边的这丛竹子,早就不是一千二百多年前的竹子了,竹子年年发新笋,新旧相传,传了一千二百多年,才袅袅婷婷地站在院内迎接我。杜甫的茅屋建在一个堰塘边,这个堰塘有一两亩面积,堰塘边,隔不远,耸起一丛窝竹,隔不远,再耸起一丛窝竹,窝竹们在天空织成一张或疏或密的大网,竹丛下的箨叶积了一地,除却箨叶呈黄白色,院子里全是一例绿色,连茅屋都被映绿了。靠茅屋一侧,堰塘边有一条鹅卵石砌成的小路,路两边立着篱笆,用一根根窝竹斜织成棱形的花纹,浅黄的颜色,在绿色的竹子、绿色的青草映衬下,分外养眼。
  
  有一丛窝竹下,堰塘边用木头框了一个观景台,杜甫酒后茶余,是不是要在这里观赏风景呢?
  
  行走在篱笆夹道的鹅卵石小路上,轻风一吹,窝竹发出沙沙的声音,不时飘落几颗水珠,是先前挂在竹叶上的雨水呢,还是嫩叶上冒出来的植物汁液?
  
  杜甫的茅屋按成都平原普通农家茅屋样式建造,大门正对着堰塘,是一溜儿三大间正屋,正屋左边山头搭了偏厦子,偏厦子向前延伸,跟正屋呈九十度角建了一排附属房,农村人称这排附属房为“钥匙头”,可圈养牲畜,可做厨房,还可堆放杂物。
  
  在这座茅屋里,杜甫住了将近四年,由于有严武帮助,杜甫过着较为安定的生活,但是,终归是寄人篱下,总不能动不动就向友人伸手吧!我有理由相信,杜甫所写的《茅屋为秋风所破歌》,绝不完全是他在草堂住着时的体会和感悟,应该有早期颠沛流离生活的积淀。杜甫所写的秋风“卷我屋上三重茅”也许是真的,但是,在相对安定的生活环境下,怎么能生出“布衾多年冷似铁,娇儿恶卧踏里裂。床头屋漏无干处,雨脚如麻未断绝”的感慨呢?这是“屋漏偏逢连阴雨,船迟又遇打头风”的无奈呀!所以,我宁愿相信,杜甫这样的千古绝唱,是他前些年写《三吏》《三别》时的沉淀,当他的茅屋被秋风吹翻之后,才由己及人,想到:我若不是朋友帮助,现在也会暴露在烈风猛雨中,漫漫长夜,该如何度过呀!
  
  如果没有秋风,没有苦雨,晴朗的日子里,杜甫推开窗户,看见满眼绿色,他应该心旷神怡的,或者,他穿一双麻鞋,漫步在竹下的小道上,拈着飘忽的长须,吟哦着新想出来的诗句,怕是很有情调的吧?你看,站在顽童们抱走他屋上茅草的对岸堰塘边看草堂,草堂是很有风景的,他茅屋前的堰塘,水那么清澈,从竹林间隙吹来的清风把塘水吹出细碎的波纹,水面上便有了柔软的绿色丝绸。灰白色的屋顶映在池塘里,屋顶上落下的竹叶像油画家随意点下的几坨浅灰颜料;门窗映在池塘里,成了一块块墨绿的宝石;竹篱映在池塘里,池塘里便有了些许生动的色彩和韵致;至于池塘周围的窝竹,是一年四季都环伺在侧的,它们随时听从诗人的调遣,那夜来的风雨是不是伴随着竹叶的沙拉声?那破晓时瞥见的花枝,是不是从竹林里钻出去的?
  
  终于盼到安史之乱平复了,终于有机会回长安了,一回到长安,杜甫就可以实现他国家栋梁之材的梦想,于是,便有了他的欣喜之作《闻官军收河南河北》,你瞧,老先生一听说官军收复了蓟北,顿时涕泗横流,妻子儿女受他的感染,不用吩咐,早就开始收拾衣物,漫卷诗书,喜极欲狂。一高兴起来,老夫子竟引吭高歌,连回京的路线都规划好了——即从巴峡穿巫峡,便下襄阳向洛阳。
  
  杜甫的诗风,一贯沉郁顿挫,这时候,风格像是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明丽欢快,轻松舒畅,把我们这些后生晚辈都感染得情不自禁地欢呼起来,竹林里也仿佛回荡着我们呵呵的笑声。
  
  可惜,朝廷并没有召回杜甫,而他在成都所依附的朋友严武突然去世,杜甫一家的生活又无依无靠,不得已重新过起漂泊的日子。以前漂泊,还有指望,指望朝廷重新召唤,现在连朋友严武也依赖不成,杜甫本人年纪大了,病多起来了,在此时刻,登上高台,连浊酒一杯都不可得,哪能不忧愁得“白头搔更短”,“苦恨繁霜鬓”哟。当然,这已经与浣花溪畔的草堂无关了。
  
  站在竹林里,感觉云层下的日光渐渐昏暗起来,偌大的草堂院子已经空落落的,草堂的工作人员在催游人离园了。一阵清风,再次把竹林吹得沙拉沙拉响,我在想,今晚会不会有暴风雨?若有暴风雨,会不会再次吹翻杜甫草堂的屋顶,若吹翻屋顶,我怕竹林中杜甫的诗魂又不得安身了,他是不是又得捻断数根须,悲苦地吟哦起来:“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
  
  其实,从内心讲,我是不太喜欢杜诗的,他的诗太沉重,读起来,总让人有一种压抑感,但是,正是这些沉重的诗句,表达了诗人对民生疾苦的关怀。诗人这辈子过的什么生活呀,他居然还惦记着天下黎民,不能不让人肃然起敬。什么叫圣人?像杜甫这样的人才叫圣人,他用诗歌表达自己的圣人胸怀,于是,我在杜甫草堂终于寻觅到令人景仰的诗魂!
  
  2018.01.31.
 
杜甫雕像

作者简介:
 
    胡祖义,湖北省作家协会会员,原枝江市作协副主席,“贵州旅游文学港”副主编。发表中篇小说《鸳梦难续》、长篇小说《战马 女人 岁月》;出版长篇小说《马殇》、《梦断云水》、《探月奇遇记》、《玉帛》;散文集《消逝的彩虹》、《醉眼看世界》;另有与漫画家李学军合作出版《探月奇遇记》漫画版。
    处女作《究究》曾获湖北省“建国三十周年优秀儿童文学奖”,《探月奇遇记》曾获“红袖添香”科幻大赛最佳科普提名奖及湖北省科学技术协会优秀科普作品奖,《飞旋的陀螺》获“北京国学”网“童年,童年征文”二等奖,《白鹭的舞蹈》获全国散文征文一等奖,《小书屋读出大博士》获湖北省“书香筑梦”散文二等奖。
    近年主攻旅游美食散文,有《壮美的金沙江大拐弯》、《雅鲁藏布江的田园风光》等在《人民日报》海外版发表并被“人民网”、“陕西网”、“甘肃网”、“西藏民族网”、“旅日华侨网”等网站转载。
旅游散文集《醉眼看世界》2019年初由花山文艺出版社出版发行,全国新华书店、中国图书网、淘宝网、当当网、京东网等均有售。

 
胡祖义在三峡大坝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