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在线投稿 - Q群交流 - 微博关注 您好,欢迎您!
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文学 > 正文

胡祖义专栏--峨眉山上摘仙桃

时间:2019-10-23 08:55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胡祖义 阅读:
峨眉山风景
 
峨眉山金顶
 
  
峨眉山上摘仙桃
胡祖义

 

        当然,如果从旅游的角度看,峨眉山是很值得看看的,它属于世界文化与自然双重遗产,国家重点风景名胜区,国家5A级旅游景区,峨眉山上的古建筑群还是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随便拎出一处风景,都是重量级的。比如山脚下的报国寺,就是全国重点寺院之一,始建于明万历年间,清康熙皇帝取佛经“四恩四报”中“报国主恩”之意,御题“报国寺”匾额,蒋介石先生抗战前在峨眉山上举办军官训练团,与康熙大帝有异曲同工之效。
  
  1935年6月,日本人步步进逼,为了笼络川滇黔三地的军阀,蒋委员长亲自来到峨眉山,将川滇黔三地团、营以上军官聚集在一起进行培训,委员长培训这些军官,指望他们日后上前线之后,能够更有效地消灭日寇,这种行为,不是一种特殊的“报国”吗?
  
  报国寺是进入峨眉山的门户,我游峨眉山,便是从报国寺开始的。走进报国寺,但见院内院外楠木蔽空,红墙环绕着寺院,殿堂庙宇气势恢弘,金碧生辉,香客络绎不绝,香烟袅袅上升,在寺院上空织成一张轻纱,磬声阵阵,声声敲进人们的心里。
  
  报国寺的修建很有些讲究,寺院山门正对着凤凰堡,背靠着凤凰坪,山门左边是碧波荡漾的凤凰湖,右边是百鸟啼鸣的来凤亭,远远看去,寺院恰似一只朝阳欲飞的凤凰。你瞧,山门前,那对明代雕刻的石狮子何等威武雄壮,造型那样的生动,真像哼哈二将,守护着这座名山宝刹。
  
  报国寺中有一件著名的佛宝,那是一座高7米的14层紫铜塔,塔身居然铸着4700多个佛像,还镌刻着《华严经》全文;寺门口挂的那口大钟,是明朝嘉靖年间所铸造,钟高2.3米,重10余吨,敲响大钟,钟声悠悠地能传到30里开外,如果顺风,我不知道,岷江边上的乐山大佛是不是也能听到钟声之余响?
  
  我徘徊在报国寺内,心里不免浮起一番遐想:当年蒋委员长在峨眉山办军官训练团时,团部不就设在报国寺二三进大殿吗?对呀,委员长的办公室就设在七佛殿映翠楼,那可是报国寺中环境最清幽之处,现在,我转悠的地方,不正是委员长当年闲暇之时经常踯躅徘徊之地吗?从某种程度讲,我是不是也享受到当年委员长的待遇?有趣的是,我听说,当年委员长的卧室,如今只要哪位游客肯出高价,也可以住上一晚、两晚。试问价格,不是特别贵,两三万一晚而已,呵呵,我可不敢问津。
  
  告别报国寺,我们朝万年寺进发,沿途经过许多寺院和景点,比如纯阳殿、中峰寺、清音阁等等,但是,万年寺对我们的诱惑太大,其他殿阁,我只能一带而过。
  
  万年寺可不是一般寺庙,它始建于东晋,原称普贤寺,唐僖宗时更名为白水寺,明万历年间,神宗皇帝赐名为万年寺。万年寺内供奉着佛家三宝,谓“佛牙”、“贝叶经”和“御印”。佛牙,是明代国外友人所赠,据科学家鉴定,此物乃古代剑齿象化石,剑齿象早就在地球上灭绝,它们生活在三百万年前的第三纪未到一万年前的第四纪期间,其珍贵程度可想而知!贝叶经,是写在贝树叶子上的经文,素有“佛教熊猫”之称,源于古印度,多为佛教经典,还有一部分为古印度梵文文献,具有极高的文物价值。普贤寺里的贝叶经是明代暹罗国王所赠,上面书写着梵文《法华经》。暹罗国,不就是现在的泰国吗?在明朝,我们就跟泰国友好交往,万年寺不就是两国友好交往最好的见证?御印,则是明神宗朱翊爻敕建无梁砖殿时所赐。万年寺里面即使其他什么东西都没有,有这三件佛宝,也足以作镇寺之用。
  
  既然万年寺声名如此显赫,来拜谒者自然数不胜数,据说唐朝开元年间,大诗人李白来游峨眉山,就住在万年寺毗卢殿,曾听广浚和尚弹琴;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朱德、陈毅、贺龙三大元帅在工作之余,也曾先后来万年寺赏兰品茗。这些人的莅临,都可为万年寺增辉添彩。
  
  最值得一说的要数普贤菩萨的铜像,这座铜像供奉在万年寺无梁砖殿内,系北宋宋太宗遣使铸造,高7.85米,重62吨,距今已有一千余年,堪称稀世国宝。真难想象,在古代落后的生产力条件下,这么大的铜像是怎么铸造,又是怎么搬运安装到位的!无梁砖殿内壁龛上,排列着三千多尊小佛像,与普贤骑象的铜像一道,构成普贤集弟子讲经说法的宏大场面,普贤菩萨的铜像,实在是铸造史上的奇迹。
  
  上峨眉山之前,我很少见到这么大的佛像,而万年寺中的普贤菩萨端坐在镀金的莲花宝座上,由一头六牙白象驮着,这么一来,普贤菩萨便显得愈加高大。你瞧瞧,白色的大象驮着莲台,形态那样慈祥,步履那么稳健,像在缓步前行,又像在向游客炫耀:看看我背上驮的是谁?普贤菩萨遍体贴金,头戴五佛金冠,身披袈裟,手执如意,每一件雕饰都十分精巧。更有甚者,菩萨铜像那样高大,供奉菩萨铜像的大殿,却是一座无梁砖殿,偌大的佛殿,居然不用一木一瓦,亦无柱头横梁,全由砖块砌成,堪称建筑史上的奇葩,怕是鲁班见了也会叹为观止的。殿内顶部,装饰着飞天藻井,小佛像排列在七层环形龛座上,要是三千尊小佛像都在的话,这佛的盛会,未免太隆重了吧?
  
  沿途,我们遇见不少人从山顶下来,也有不少游客跟我们一样,正向山顶攀登,那么陡的坡,那么长的山路,路上游人依旧迤逦不绝。
  
  在一面山坡上,我们遇见几位藏族小伙子,大热的天,他们戴着皮帽,穿着长袍,右臂袒露着,跟他们交谈,这些人居然会来几句汉语。
  
  我跟一位小伙子打招呼:“大哥,你好!”
  
  这位藏族小伙子回答:“你好!”
  
  “你们跑这么远来到峨眉山,不累吗?”
  
  “我们来朝圣,菩萨给了我们力量,累什么?”说着,他居然高声地唱起来:
  
  不要问我从哪里来。
  
  我是朝圣者。
  
  万水千山,阻挡不住我三步一拜的虔诚。
  
  我只想,只想在佛前献上我卑微的亲吻。
  
  三步一拜,五体投地。
  
  重复的动作,相同的祈愿……
  
  小伙子用藏语演唱,我就像是听鸟语,幸好我们队伍中有个汉族小伙子听得懂,他的转述,才让我们听懂了藏族小伙子的歌词,不过,即使我们什么也没听懂,从曲调上,我们也能感受到他们对佛的虔诚。
  
  最让我开心的是,这次在峨眉山,我看见了佛光。
  
  佛光,也叫摄身光。这天晚上,我们留宿在金顶,晚上下过雨,第二天早上起床,啊,金顶前云海茫茫,华藏寺高耸在云海之上,太阳在云雾中忽隐忽现。许多人从旅馆跑出去,但见壮阔波澜的云海缓缓地荡漾,如同平静的白色海面,在朝霞的映照下,白雾渲染上一层金黄色。远处,贡嘎山、瓦屋山金色的剪影,像漂浮在大海中的仙山孤岛,那种美,真是难以描述!
  
  不一会,有人大叫道:“快,快看云海,我的身影,映在云海上了。”
  
  大家纷纷背对太阳,一个个欢呼雀跃起来:“啊,我也看到云海上的身影了。”
  
  有老练的游客说:“这叫摄身光。”
  
  另一个游客说:“不,应该叫佛光!”
  
  有游客高兴地叫道:“啊,我也成佛啦!”
  
  弥漫的大雾中,我看见自己的身影的云海里晃来晃去,立刻忘形地叫起来:“耶——我的影子,在云雾中摇晃。”
  
  旁边的游客也说:“哪有你的身影呀,只有我的身影在摇晃。”
  
  另一个游客说:“所有的人,都只能看见自己的摄身光,要不,怎么叫神奇呢?”
  
  佛家认为,摄身光是普贤菩萨向凡夫俗子显露的真容,这光影随缘应化,所以又称为“宝光”、佛光,据说只有修道很深的高僧才能见到佛光。其实不然,只要环境条件具备,既要雨后初晴,人又得背对太阳,在这种情况下,人人就有机会见到摄身光,它是一种特定环境下产生的大气光学现象,在海拔1600米的山上,只要条件具备,人人都有机会“成佛”。
  
  当然,即使你上到峨眉山,也不见得每个人都能见到摄身光,在峨眉山上,一年内,看见摄身光的机会只有二十多次,嘿,这样的机会竟被我撞见,这算不算是摘到一种特殊的仙桃?不知道毛主席他老人家见了,会不会批评我坐享其成?我这个人喜欢游山玩水,能在峨眉山上看见摄身光,一是我的荣幸,二来呢,是对我热爱祖国大好河山的奖励!呵呵,我欣然领奖啦!
  
  2018.01.30.

作者简介:
 
胡祖义,湖北省作家协会会员,原枝江市作协副主席,“贵州旅游文学港”副主编。发表中篇小说《鸳梦难续》、长篇小说《战马 女人 岁月》;出版长篇小说《马殇》、《梦断云水》、《探月奇遇记》、《玉帛》;散文集《消逝的彩虹》、《醉眼看世界》;另有与漫画家李学军合作出版《探月奇遇记》漫画版。
处女作《究究》曾获湖北省“建国三十周年优秀儿童文学奖”,《探月奇遇记》曾获“红袖添香”科幻大赛最佳科普提名奖及湖北省科学技术协会优秀科普作品奖,《飞旋的陀螺》获“北京国学”网“童年,童年征文”二等奖,《白鹭的舞蹈》获全国散文征文一等奖,《小书屋读出大博士》获湖北省“书香筑梦”散文二等奖。
近年主攻旅游美食散文,有《壮美的金沙江大拐弯》、《雅鲁藏布江的田园风光》等在《人民日报》海外版发表并被“人民网”、“陕西网”、“甘肃网”、“西藏民族网”、“旅日华侨网”等网站转载。
旅游散文集《醉眼看世界》2019年初由花山文艺出版社出版发行,全国新华书店、中国图书网、淘宝网、当当网、京东网等均有售。

 
胡祖义的专著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