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在线投稿 - Q群交流 - 微博关注 您好,欢迎您!
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文学 > 正文

胡祖义专栏--弘济桥上寻遗迹

时间:2020-01-06 21:01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胡祖义 阅读:

弘济桥上寻遗迹

胡祖义 

    只要你上过初中,就一定在初中语文课本里读过茅以升的《中国石拱桥》。在《中国石拱桥》里,中国现代桥梁大师茅以升盛赞过赵州桥(又称“安济桥”)。可惜的是,只比赵州桥略小一点的弘济桥却无人问津,我若不去邯郸旅游,至今,我也不知道,世界上还有一座弘济桥!

    这座弘济桥位于河北省邯郸市永年区广府古城城东2.5公里,桥东有个小村落,因在弘济桥东而得名东桥村,东桥村离邯郸20公里,弘济桥横跨在滏阳河上,滏阳河为南北流向,故为东西横跨桥。曾几何时,弘济桥扼冀鲁豫三省之交通要道,“又赖滏水,上达磁邯,下达津卫,舟楫所至,四外通商,故不为一郡一邑之民称便也。”想当年,弘济桥凌空横卧在烟波之上,一时陆路上晋商徽贾,车盖云集,商贾从水路中调剂南来北往的货物,舟楫如穿梭一般,张泽端作《清明上河》时如果见过弘济桥,那么,《清明上河图》中一定会有弘济桥的倩影。

    2018年8月18日下午,我们抵达弘济桥,斜阳穿过树林,照耀在浑浊的滏阳河上,河水哗哗地向北流去。

    远远的,我们就看到林阴下的那座古桥了,从我们站着的地方看去,只能看见河上的一个大拱和一个小拱,桥面残破不堪,不忍目睹,那一块块灰白色的石头铺砌在桥面上,近四百年来,不知有多少人和车从上面经过,不然,它不该像现在这样千疮百孔。目前,弘济桥拱券大体上完好,桥栏和栏板也基本完整,如果不是那场浩劫,桥柱上雕刻的狮子、猴、鹿、麒麟、石榴、桃和武松打虎等图案还会焕然一新,那该给古老的弘济桥增添多少亮色!

    今天我们看见的弘济桥虽然破旧不堪,桥上却依然能走人过车,足见桥修得坚固,那么大的石头之间据说是由卯榫相接的,除了卯榫,石头之间还有铁钉相扣,时隔四百多年,铁钉还没有完全锈烂,足见铁钉的坚韧耐用,我们不知道,古人是怎么防锈的,莫非那时候他们就懂得合金冶炼技术吗?
弘济桥所选的石料异常结实,以一种青色砂石为主,间或也有花玉石,还有海底沉积岩,在桥面的海底沉积岩中,居然能清晰地看见三叶虫和蛤螺的古生物化石,可见这些岩石的年代是多么久远!
站在桥的西南侧看弘济桥,弘济桥真如一条长虹横跨在滏阳河上,桥的大拱不是很圆,可能与桥的承重有关,我不知道古人是怎么解决承重问题的,要知道,弘济桥跨度近50米,那么重的石块,完全靠桥拱承受,古人的智慧何等了得!

    我们走进历史,方知邯郸还是一座以桥著称的古城,早在殷商时期就出现过“巨桥”,后有燕国寿陵余子的“学步之桥”,再有明朝大臣张国彦的“三尺桥”和近代的清漳河大桥。弘济桥如果从木桥算起至少已有一千四百多年的历史,按照民间的传说,如果弘济桥真是鲁班的妹妹所造,它的历史就该有两千多年。

    十多年前,有个朋友在石家庄工作,多次邀我去参观赵州桥,我因故没能成行,一直遗憾不已,自从今天在弘济桥上走了个来回,我心里的遗憾顿时减了许多。如果将弘济桥的历史跟邯郸合并起来,如果从弘济桥的木桥历史算起,弘济桥完全能跟赵州桥攀比一下,无论从它的跨度和造型看,它都是赵州桥的近亲。如果茅以升写中国石拱桥时以弘济桥为蓝本,那么,弘济桥的知名度就不见得比赵州桥低多少。可惜历史没有如果,我也只能以这篇短文为弘济桥鼓吹呐喊一阵子!
 
2018.07.02.

作者简介:
 
    胡祖义,湖北省作家协会会员,原枝江市作协副主席,“贵州旅游文学港”副主编。发表和出版中长篇小说和散文等10部,获省部级文学奖6次,近年主攻旅游美食散文,有《壮美的金沙江大拐弯》、《雅鲁藏布江的田园风光》等在《人民日报》海外版发表并被“人民网”、“陕西网”、“甘肃网”、“西藏民族网”、“旅日华侨网”等网站转载。

    旅游散文集《醉眼看世界》2019年初由花山文艺出版社出版发行,全国新华书店、中国图书网、淘宝网、当当网、京东网等均有售。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