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在线投稿 - Q群交流 - 微博关注 您好,欢迎您!
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文学 > 正文

中国第一条民营铁路--个碧石铁路

时间:2020-01-08 21:54 来源:中国国家地理 作者:赵艳青 阅读:
  她是全国轨距最窄的铁路;她是全国筑路时间最长的铁路;她是效益最显著的铁路;她是百年个碧石铁路!
  
  个碧石铁路是中国最早修筑的铁路之一,是中国唯一一条民营铁路,也是中国唯一一条轨距六十厘米的铁路。
  
  话说一九零三年,浪漫的法国人带着不浪漫的热兵器,气势汹汹而来,修建了滇越铁路。铁路建成后,法国人得意洋洋的把中国古董、黄金白银运回法国,更把有着“质量世界第一,数量世界第二”霸气名头的个旧云锡,一车皮一车皮的运走。哗哗不断外流的云锡终于让刨了两千年锡矿的滇南富裕乡绅们急了眼。他们大多是因锡矿发家而富甲一方的主儿。于是石屏、建水、个旧、蒙自的锡矿主们一合计,几个人自建铁路,不能继续让那法国欺负到家门口来。在屡次上书云南省政府要求自建铁路未果后,终于等来了云南都督蔡锷不公开的大力支持。
  
  现名个碧石铁路原名个碧临屏铁路。因筑路工程师为法国人尼复礼士,所以沿线车站样貌均带有浓浓的法国味道。轨距为寸轨是为了节省工程造价,也有政治主权因素,还有客观地形因素和运输效应等。
  
  个碧石铁路建成后,随着全国最小的列车呜鸣,一改旧日云锡出口需马帮驮到边境的方式,现在通过自家铁路运至碧色寨车站后转入滇越铁路,抵达越南海防港,由原来十几天的路程缩短成了几天,大大降低了成本,这可把个旧所有锡老板乐开了花,窄窄的钢轨还把矿老板们听说没见过的机械带了进来,此刻采矿的机械不惟云南生产不出来,整个大清国也没有此等能力,而发达国家已经批量生产了,大型机械从香港进口来,沿铁路入矿场。而个旧拥有世界最纯品质的大锡,沿此路线到达香港。大大小小的矿场或锦上添花或扭亏为盈,更从此再也没有亏损过。
  
  个碧临屏铁路公司建于个旧市,个碧石铁路的起点个旧站与公司一步之遥。可惜个旧站目下只剩下几间站房,站房上红色个旧站的字迹提醒着人们这里曾经红红火火。站台已了无踪迹,孑遗的一段寸轨、水鹤、号灯存放在法国楼的院内。个碧临屏铁路公司现又名法国楼餐厅,百年前的楼房美观坚固,铺墁地板颜色鲜亮无损。
  
  鸡街站在个碧石铁路线上有着重要的地位,她是个碧石铁路中心枢纽站。条条铁轨述说着这里曾经的机车轰鸣汽笛高唱。无数条钢轨伸向远方,尚且保留着一段寸轨,站房、库房、修理车间保存尚好,工字钢轨码放整齐仿佛在等待被启用,蓝天白云下高大龙门吊静默伫立在杂草中。
  
  鸡建段七个车站,麻栗树乘降所位置在山沟深处。站房上名字清晰,站牌上已经看不到字迹了。站房门被砖石封砌,水泥站台旁的木瓜成熟后悄悄落下。
  
  建石段乡会桥站房整个铁路最为漂亮且保存完好如初,她承载着满满的历史痕迹,在风霜侵蚀后依然宛若处子。乡会桥站位于新房村口、乡会桥旁,没有按取村名为站名的惯例,是新房村居住的铁路大股东之一的黄子猷先生的意思。
  
  乡会桥是建水唯一的风雨廊桥,重教崇文的古临安有众多学校,因学生们初小升高小的考场设立在桥旁而得名。新房村内不但居住着个碧临屏铁路公司的大股东黄子猷先生,更有大大小小的股东若干位,百年后尚存雕花挑角的保护古民居五十三栋。铁路建成后村里的财富鼎盛时期,华屋美宅鳞次栉比犹胜城郭。
  
  现在政府富民口号之一:“要想富、先修路。”在百年前的滇南已经实践证实。铁路线左右豪宅遍布,既借鉴了徽派的跑马楼,又有白族的四合五天井,木雕、石雕、砖雕工匠更是来自江南,有技艺精湛的工匠们终其一生只为一户人家工作。豪宅主人的发达大都得益于云锡,而铁路沿线的村庄财富更为集中,新房村是其中之一。不仅经济如此,个碧石铁路沿线的文明开放程度要高于其他地区,铁路沿线女性摒弃裹足陋习的时间早于其他地区十年甚至要更早一些。
  
  新房村的黄氏宗祠内有一阴一阳两面砖照壁,面积之宏、造型之美当属照壁中翘楚。黄氏宗祠现在由黄氏后人黄兴黎在打理维护。在个碧石铁路工作十五年的黄兴黎不仅爱惜祠堂一砖一木,对铁路也充满着深深的情感。他刚过世的母亲年轻时参加筑路劳动长达十年,在卧床期间口不能言却示意要到铁路旁去。母子俩在乡会桥车站久久看着黄兴黎三十年前在铁路做搬运队长时种植的法桐,看着树叶从绿到叶黄,更凝望他跟其他村民合力保护下来的车站,车站曾一度濒临被拆毁的危险。
  
  下坡处站名由来是因为铁路与村庄一河之隔,取村名为乘降所名。下坡处自然村隶属云南省红河州建水县西庄镇团山村。铁路已经停运了,枕木间长满茂茂荒草,开满紫色白色的小花,黄色黑色的蝴蝶飞来又飞去,村民们担着玉米穿过铁轨,树上的松鼠萌萌肥肥的窜上又窜下,林中鸟儿欢脱着歌唱。
  
  站房四层西式建筑,屋顶却是滇南民居式,围着很江南的花砖墙。长长的站台,百年前的水泥经雨霜后暮色沉沉,青绿苔藓悄悄蔓延着。
  
  村里老人说,百年前个碧石铁路筑路期间由法国人担任技术跟管理工作,但铁路建成后技术维修、管理人员大部分由国人担任,现在尚且有建在者。
  
  站房封存,那些奋斗财富的故事被深锁长埋。铁轨寂寥, 那些承担负重已随岁月风雨流逝。我抚摸这条窄窄的动脉感受那流动的激情,感受那逐渐消失的澎湃。
  
  铁路紧邻下坡处村,村人早已经把站台、铁路当成他们村子的一部分。每天每天,下田劳作,出村回家要无数次越过铁路。小村有着为数不少的老宅院。虽说是当年老人们思想开化,但建筑是中规中矩的典型的滇南民居建筑风格,百年老屋,有颓祀坍塌,也有光彩明艳。村庄古朴,邑人友善,巷子深深,外人可以随意进入老宅拍摄欣赏,倘若发自内心的热爱古旧,那房主人会把家里得意的地界指点给你看,并详细注解。老房子过了百岁,外墙皮大多剥落,露出了砌墙的土黄色泥块,屋顶覆青瓦,外观破旧至寒酸。待进入其中后,却是别有洞天。檐下挂落上金凤、金牡丹、金色的奔马华美耀眼。
  
  下坡处的古宅大多是合院式俗称为“一颗印”建制。一般正房有三间,左右各有两间耳房,前面临街一面是倒座,中间为住宅大门。四周房屋都是两层,天井围在中央,住宅外面都用高墙,很少开窗,整个外观方方整整,如同一枚印章,这印章稳稳地印在了滇南土地上。
  
  村中大户熊家的木雕门窗隔板精致无俦,美妙的浮雕、透雕更遍布于房屋的梁檩枋拱、雀替栏楣,处处透露原主人曾经的财力不凡,书画彩绘笔锋劲朗,简炼活泼,书香味儿散淡的逸出与院中温馨的家常交融。“少小须勤学,文章可立身; 满朝朱紫贵,尽是读书人。”汪洙的《神童诗》,虽已在檐下蒙尘,蛛网后熊氏祖先对后辈的勉励要求依旧熠熠生辉。
  
  个碧石铁路的分路终点站据官方记录为石屏站。但实际石屏站到宝秀又延展了一段。提及个碧临屏铁路,一定会要提及陈鹤亭,他是修筑个碧石铁路的功臣元勋,石屏宝秀人。陈鹤亭从筑路伊始连任或兼任个碧石铁路总理,不畏强权为民族争权益,强硬的不让法国滇越铁路公司染指个碧石铁路,着力培养任用中国本土工程技术人员、管理人员。这段铁路修建至他的家乡大有向他致敬之意。陈鹤亭壮年病逝,令人唏嘘,只是冥冥中早有安排,其子子承父业稍后接掌个碧石铁路,是为最后一任总经理,其后铁路收归国有。
  
  现在宝秀站台种植着果树,家禽欢脱飞跑。昔日此站可是最为花木扶疏,整洁明净,员工们随时恭候陈鹤亭总理往返。
  
  个碧石铁路各站的地点有地理、运输、气候等综合因素设计,也有着股东们乘车方便考量,现在新房村的村民们还在津津乐道当年列车行至乡会桥站,列车员跑进村子问询黄子猷先生需不需要乘车的典故。
  
  滇南边陲地区早于内地鱼米之乡接受了西方文明,但农耕民族安土重迁的特性使然,坐拥庞大财富的滇南乡绅们在家乡修建豪华私宅、架桥铺路、设庙立学、整修公共设施,一时间铁路沿线烟雨富贵、软红十丈。
  
  这列慢吞吞的寸轨火车,每小时时速只有十几公里,一副不急不慌迈着四方步的老学究模样,却给滇南甚至整个云南带来了巨大利益。云南十八怪之:火车没有汽车快,说的就是寸轨火车的龟速。火车速度慢不代表财富来得慢,百年沧海桑田风雨巨变,沿路依然留下大量可以窥见当年财富、文明的事务,滇南人家至今仍以个碧石铁路为荣为傲。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