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在线投稿 - Q群交流 - 微博关注 您好,欢迎您!
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文学 > 正文

缘梦花溪

时间:2020-01-11 17:03 来源:贵州旅游在线 作者:秦仁智 阅读:
  1944年初,49岁的徐悲鸿和21岁的廖静文在花溪东舍别墅渡过了美好的三天。
  
  1944年2月12日,一则启事出现在贵阳中央日报上:
  
  “徐悲鸿与廖静文在贵阳订婚,敬告亲友。”
  
  也就在这一天,徐、廖的订婚仪式正式在花溪举行。
  
  廖静文把自己一生托付在贵阳,她说:
  
  “这是我一生的最亮点,是我一生中最幸福、最甜蜜的时光”。
  
  据说徐悲鸿曾经想居住在民风淳朴的贵阳,给过一笔钱托当时在贵阳银行工会任秘书许耀卿在花溪购地置房,因战事结束,徐先生没来得及过问此事就离开了,所托之事也就不了了之……
  
  1944年5月,年近40的巴金和27岁的萧珊在花溪一家名为“小憩”的旅馆里结婚,无独有偶,他们也住了三天。
  
  巴金这样追忆结婚这一晚的情景:
  
  “我们结婚那天晚上,在镇上小饭馆里要了一份清炖鸡和两样小菜,我们两个在暗淡的灯光下从容地夹菜、碰杯,吃完晚饭,散着步回到宾馆。宾馆里,我们在一盏清油灯的微光下谈着过去的事情和未来的日子。我们谈着,谈着,感到宁静的幸福。四周没有一声人语,但是溪水流得很急,整夜都是水声……”
  
  只有廖静文回到了花溪。2007年9月18日,在徐悲鸿、齐白石精品画展在贵阳揭幕的序言中,廖静文表达了自己的感慨:
  
  贵阳是我终生难忘的城市,是我人生旅途中最重要的驿站,很多甜蜜的回忆和贵阳的名字一起,伴随着我的一生。贵阳-我在你的注视下,曾把我的一生交给悲鸿,今天,我向往已久的在贵阳举办悲鸿画展的愿望也终于实现,这是我数十年来的美好愿望……
  
  第二天,花溪河水环绕的东舍小岛上,有个身穿紫色西服的老人,在东舍楼上找寻年轻时曾居住过的房间。她抚摸着褐色老窗,看着窗外的碧波自语:
  
  “流水依依,景也依依,可惜徐君已不见。我没想到我能活85岁。”
  
  上世纪80年代,刘海粟和夫人夏伊乔就下榻在花溪碧云窝,如果叫麻窝寨的话,估计海老就没有激情作诗画画了。他说这里的大自然美得让人发呆,花溪飞瀑唤归人,“身在画中匆忙过,未留诗痕,岂不愧对牛背牧笛,柳岸莺歌,山溪漂碧,瀑布鸣琴?”
  
  贵州美术出版社于1987年出版了一本刘海栗的《花溪语丝》,收录了《姚茫父书画集·序》《纪念姚茫父先生》等书序、传记、散文、笔记、书信、诗词余篇……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