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在线投稿 - Q群交流 - 微博关注 您好,欢迎您!
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文学 > 正文

胡祖义专栏--西岳华山任我攀

时间:2020-06-25 09:06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胡祖义 阅读:

  西岳华山任我攀
  
  (2019年1月选入《醉眼看世界》,2020年1月选入《二十一世纪中国作家经典文库·在天边·一路向西》)
  
  中国五岳中,我只到过西岳华山和中岳嵩山。我知道,五岳之中,泰山独尊,泰山脚下有孔子故里,北岳恒山有悬空寺,中岳嵩山有少林寺,南岳衡山,曾经是抗日战争的前哨阵地……即使这样,我还是要追捧西岳华山,我被华山的险峻所折服!
  
  攀登华山通常有三条路,一是徒步,从山脚下一步一个脚印登上去;二是坐汽车,一条曲曲折折的公路盘旋而上;还有一条路在轿夫的肩膀上。我是1984年夏天攀登华山的,那时候,华山还没有修索道,如果是现在,加上索道就该有四条路。要想走捷径,就去坐汽车上山,可是,坐在汽车上,见到的景色怕是要大打折扣的。而今走索道乘缆车,能从高空俯瞰峡谷,应该别有一番乐趣。坐轿子上山,拿现在的新词说是玩味,你想啊,两个轿夫抬一副滑竿,慢悠悠地在山路上晃荡,山色尽收眼里,峭崖擦身而过,肯定是别有一番风味的。
  
  我登山向来不走捷径,若走捷径,就会错过许多奇伟瑰怪的风景,所以,我总是徒步攀登。记得那一年,跟我一道徒步攀登华山的共四人,都是参加了湖北省国防工办的先进工作者疗养团,再去自费游华山,其中一位是湖北省国防工办工会的女干事,美女,有探险的好奇心。我们结伴乘火车到华阴,再从华阴乘汽车来到华山脚下。
  
  天下着小雨,像是在考验我们的决心似的。我们穿着凉鞋,打着雨伞向上攀登,背上的包里只准备了不多的干粮和水,另有一件夹衣。起初,山路比较平缓,越往上,山越陡,荆棘越多。雨水打湿了我们的衣服,山风吹来,一阵阵发凉,路边的山沟里,积聚的雨水汇成涓涓细流,再哗啦啦地流向山下,遇到大一点的山谷,就能听到訇訇的水声。
  
  路上陆续有几个不太著名的景点,30多年过去了,现在已经记不清,通过查资料,得知是鱼石、灵官庙、五里关、青柯坪和回心石。回心石之后就是千尺幢,这个千尺幢,我们是绝对忘不了的。
  
  少年时,我看过一本连环画《智取华山》,讲到解放战争时期,国民党残部据守华山天险负隅顽抗,他们据守的天险就是千尺幢。为什么叫千尺幢呢,记得那是很狭窄很陡峭的一条山谷,在自然生成的基础上加过一些人工的开凿,形成一条狭窄的巷道,这条巷道大约长一千尺。巷道不但陡峭,狭窄,而且笔直,千尺幢顶端有个两尺见方的洞口。国民党残部为什么敢于退守华山并信心十足呢,就因为这千尺幢,是那种“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险要之处。等我们爬上千尺幢洞口,才真正体会到这地方的与众不同。千尺幢两边是悬崖峭壁,只有这条独路通往山顶,如果在千尺幢洞口架一挺机关枪,你就是再多的人冲上来,都必死无疑!
  
  过了千尺幢,便是百尺崖。我对百尺崖已没有什么印象了,但是,对百尺崖后的天梯却记忆尤深。记得当时的名字是三个字:“上天梯”。那里有一座陡崖,几乎与地面垂直,有的地方可能小于90度。这所谓的“上天梯”其实是一架软梯,垂悬在崖壁上。上天梯前,有人提示过我们,可以绕道走另一条路上山,我们却偏要登天梯。
  
  我的体力消耗得太多,打开背上的旅行包看了看,包里只剩下两个馒头,小半瓶水。怎么办,先解决眼前的难题吧,估计不补充点能量,是无论如何也不上去了。
  
  我坐在天梯下的一块岩石上啃馒头,看着同伴费力地攀登。一个身强力壮的同伴好不容易登到半腰,朝上一看,还早着呢,同伴一气馁,便顺着天梯滑下来。同行的美女长得有点丰满,试了试,还没爬到三分之一,也下来了。
  
  我吃完馒头,喝了两口水,随即向天梯发起“进攻”。可能因为我身体瘦,地心引力小,在天梯上,我只歇了两次就攀到天梯之上。这回攀天梯,即使在30多年后回顾,我脸上依然有得色。
  
  天梯之后是苍龙岭和金锁关,比不上天梯险要,便没留下什么印象。只记得攀上天梯之后,天色向晚,我们忙着找地方住,就连苍龙岭和金锁关都忽略了。
  
  我们又冷又饿。华山上的宾馆人满为患,我们要是不早点找住的地方,真不知道那天夜里怎么熬过。
  
  因为上山太迟,我们只能住地铺,还五块钱一晚上。朋友们不知道,那时候,我的工资才五六十块,五块钱在我来说,差不多耗掉一个月工资的十分之一,这地铺已经相当贵了。馒头呢,五毛线一个,还小得可怜,那时候,西安城里的馒头,一个才卖五分钱。被子实在不敢恭维,汗臭气,体气,脚臭气混合在一起,怎么办呢,将就着过吧,赶快睡,我们都得积蓄体力,明天还得爬山呢。
  
  登华山,谁不想看看日出呢,可是,当我们登上华山,山上正下着雨,第二天起床一看,烟雨蒙蒙,我们只得在烟雨中游华山。
  
  我们先去西峰。去西峰的路很险峻,尤其是快到顶峰时,既陡又窄,有的地方完全在狭窄的山脊上曲折向前。我印象最深的是,华山西峰上,有一块十余丈长的巨石齐茬茬被截成三节。巨石旁边插着一把七尺高三百多斤重的月牙形铁斧。相传,这就是当年沉香劈山救母的地方,这块巨石叫“斧劈石”,铁斧叫“开山斧”。巨石旁边有古朴的题字,为“沉香劈山救母处”。此前我看过沉香劈山救母的故事,所以对华山西峰上这块巨石很感兴趣。我甚至一次次抚摩那把月牙形铁斧,那把铁斧锈迹斑斑,我还傻乎乎地想,就凭这把铁斧,真能砍倒十余丈高的巨石吗?
  
  从华山西峰下来,一路风雨,一路坎坷,我们一路勇敢地前行。
  
  三十多年过去了,现在我已记不得去没去过南峰,按我的性格,应该去过的。记得清清楚楚的是,我去过北峰。
  
  记得初上北峰时,北峰上云雾弥漫。北峰顶上有一小块平地,平地上有几棵著名的华山松,云雾笼罩在山顶,华山松在云雾中抖擞。即使云遮雾绕,我还是在山顶照了一张像。这北峰说怪也怪,刚才还是云雾弥漫,顷刻间,云雾飘散,太阳从云缝里钻出来,华山北峰立刻出现短暂的晴天。
  
  我们来到北峰悬崖边上,探头向下一看,我的妈呀,悬崖下一眼望不到底,可喜的是,我们能看见方圆几千米内的山头,山上青树翠蔓,华山松呈深绿色,其他树则一片青翠。云雾在很短的时间内飘散,散得很彻底,不过,山谷里不时飘出一片片白色的雾,像仙女随手挥落的飘带。对面的山崖青翠欲滴,飘带在青翠山崖的背景下呈现出乳白色,那颜色真养眼!
  
  太阳一出来,鸟儿也开心得不得了,全都从窠里钻出来,叽叽喳喳叫闹个没完,它们在山谷中翩翩飞舞,各种小鸟的叫声汇成一部悦耳的交响曲,把所有的旅游者都唱醉了。
  
  北峰崖壁下有一条栈道,栈道搭建在绝壁上,几根木桩斜插进岩缝里,木桩上铺着几块木板,木板参差不齐,从木板的缝隙能隐约看到山谷中升腾的云雾。跟我们一道登华山的那位美女胆子可不小,一看见栈道就跃跃欲试,她问我敢不敢上栈道。我本来不大敢上,被美女一激,便来了胆量,夸口说:“还没听说过有我不敢去的地方!”
  
  我把旅行包朝美女一塞,背对山谷,扶着崖壁下到栈道,然后向前走出十多米。站在悬空的栈道上,从栈道木板的缝隙,我能看见山谷下的百丈悬崖,如果不是云雾笼罩着,真要看见百丈悬崖下的沟底,我不知道,我的心脏还在不在胸腔里。我紧紧抓住嵌进岩壁的铁链,扭过头去看了一眼对面的山崖,哎哟,我的妈呀,我那颗心已经晕乎乎地飘落下去了。就在这时,美女在崖顶上问:“怎么样,怕不怕?”
  
  我回答:“怕什么?有铁链呢!”
  
  我听见他们三个在讨论下不下到栈道上来,就又说:“下来看看吧,不看,你们会后悔的。”
  
  美女禁不住诱惑,把旅行包交给同行的人,也下到栈道上来了,我真佩服她的胆量,不过,我能看出,她的神情十分紧张,只是因为已经下来,才咬紧牙关,不把害怕说出来,那两位男子汉却始终没敢下来。
  
  敢于下到华山悬崖的栈道上,成了我日后吹嘘的资本,其实,现在一想起来,我还有些后怕,如果那天一不小心脚下踩空,谁都能料到是什么结果。
  
  从头天下午开始登山,到第二天上午不停地走,不停地看,我们的腿都麻木了,等到我们从北峰下山时,实在迈不开步了。我咬着牙坚持走了很长一段石阶,那阶梯很陡很险。后来查资料才知道,那是智取华山的登山路,约四千级,到得一处平地,再也走不动了,才不得已钻进下山的汽车。
  
  雨还在下,而且越下越大;风更猛了,这里是华山的半山腰,风从华山松林的间隙吹来,发出呜呜的轰响,我立刻想起李白的诗句:“砯崖转石万壑雷”;不过,李白所描写的是仙境,我描写的是现实中的华山松声。山口上,华山松大都被吹折了顶,连粗大的枝条也被吹断了,可见华山上风之大。现在我们见到的华山松,依然迎风挺立,足以见出华山松之坚挺,要不,人们怎么会用那样热情的词语来赞扬松树呢!
  
  30多年过去了,攀登华山的情景还历历在目。是啊,中国五岳,我只攀登过华山和嵩山,但是我仍然固执地认为,要论起险峻来,当数华山第一,我不相信更有险峻如千尺幢、天梯和北峰悬崖栈道者,你要经历过华山这三处景点,我估计,什么样的险阻都不在你话下了!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