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在线投稿 - Q群交流 - 微博关注 您好,欢迎您!
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文学 > 正文

胡祖义专栏--苍凉的交河故城

时间:2020-06-25 08:55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胡祖义 阅读:
  在我印象中,西域的古城,当数高昌古城最著名,我见过网络和电视上发表的高昌古城图片,那些断垣残壁,看得让人落泪,须知,它曾经是一座王城啊,是古代丝绸之路上的要冲,位于今日的新疆吐鲁番地区,是古时西域的交通枢纽,曾经是世界宗教文化荟萃的宝地之一,公元十三世纪末毁于战火。现在我们在网上和电视上看到的图片,是高昌古城残存的遗址。由于有高昌古城先定格在我的脑海里,我的记忆里几乎没给交河古城留下空间,只依稀记得,丝绸之路上有一座交河古城,印象却非常淡薄。只有到了2017年10月18日,当我站在交河古城的城垣下,我才深深的感触!
  
  资料显示,交河古城曾经是古代车师前国都城。用我们现在的眼光看,作为都城,交河古城似乎太小了一点。古代车师前国位于今吐鲁番地区,原名姑师,交河故城在吐鲁番东南。《汉书•车师前国传》记载:“王治交河城。河水分流绕城下,故号交河。”可是,这个国家却只有七百户人家、六千零五十个人,一千八百六十五个兵。这么小的一座城,居然建立起一个国家,大概相当于一个少数民族的小部落吧,比起现代欧洲小国圣马力诺的三万人,差不多只有人家的五分之一。
  
  这么小的国家,生存起来当然相当困难,被灭掉几乎是眨眼之间的事。公元前二世纪,西汉王朝与匈奴争雄,角逐于天山南北,地处天山南麓的车师前部王国所在地交河,就成了汉王朝与匈奴军事冲突的前哨阵地。公元前108年,车师前国被汉将赵破奴打败,从此便成了大汉王朝的一个郡或者县。
  
  然而,当车师前国还是个独立王国时,麻雀虽小,肝胆俱全,作为王国,它当然有都城,都城里当然有王宫,也应该有像今天的国家,有外交部、国防部等等机构吧,可是,当我们抵达交河故城时,呈现在我们眼前的只是一座夯土的废墟。
  
  交河古城遗址前有一座完整的老房子,应该是现代的仿古建筑,从外面看去,仿制的古建筑有四层,墙壁好像用砖砌成,外墙抹了泥,正面墙上的空白处阳贴着“交河古村”四个大字。第四层或许只有半层,是供防御用的,当敌兵进犯时,站在顶层居高临下,用弓箭和擂石就能有效地击退敌兵;和平年代,这里大约可以当晾晒场。
  
  整座古城像一条大鱼,鱼头在南部,鱼尾为北部,我们从南部的鱼嘴部主街道一路上坡而行。街道两边有笔陡的土崖,当年,土崖上应该有守城的卫兵,街道那么狭窄,土崖那么高,派几个弓弩手守在高崖,任何人都冲不进城堡。
  
  进入故城不远,街道西侧有一座高大的土台,据说是古城的了望塔,当年,了望塔是交河城里最高的建筑,站在了望塔上,整座城池一览无余,就连城外,也看得一清二楚。我估计,那时候国王指挥作战只需要挥动旗帜,就如现在的打旗语,如果了望塔上发现城外有敌情,塔上的指挥员一挥动旗帜,城里的官兵就可以驰援。
  
  离了望塔不远是王宫,跟汉民族王宫的建造形式不同,交河王的宫室是从地表往下挖掘而成的,王宫的屋顶几乎跟街道路面一般高,向下挖掘十几米深,才是国王的宫室,宫室与宫室由地道连通,从这点看,它又有如我国现代的地道战工事。古时候,车师前国的王宫为什么挖到地底下去呢?是不是因为西北地区昼夜温差太大,住在地底下,早晚更暖和些?
  
  由王宫往北,是城里其他衙门和官署,再就是商家居民的房屋,许多建筑都建在地上,从依旧耸立的断垣残壁看,地面上的建筑并不少,也不缺乏高大和雄伟,根据仅存的残破墙壁来看,那些版筑起来的墙壁既高且厚,即使用现代的大炮轰击也很难击垮,王宫附近的了望塔历经两千余年还依然矗立着,就是最好的见证。
  
  我很不明白,交河古城怎么都是泥土建筑呢?而且,筑墙的泥土都是黏土,如果有充分的水,任何一处城垣废墟都能变成肥沃的良田。环绕城墙的是东边和西边的两条岔河,那么,交河古城是不是由冲积的河泥垒筑起来的呢?
  
  车师前国鼎盛时期,交河古城一定十分兴旺,从它现存的建筑布局可以看得出来。从古城东侧和南端保留的出入通道看,当初车师前国的军队是可以骑马或者驾着战车出城或入城的,不然,他们不会留那么宽的道路。城中的建筑群沿一条中轴线铺展开去,中央大街南北长350米、宽约10米。大街北端有城里最高大的寺院,大街南端和东侧各有巷口通往城外。中央大街以西以北的寺院建筑大都左右对称,中央的殿堂里都有坛座或龛柱,而中央大街以东的居民区域,院落既不方正,房间也很狭窄,各院落的建筑物很少对称。由此可见,车师前国鼎盛时期,国都的宗教势力是非常强大的。
  
  根据现有的历史资料分析,交河故城普遍采用适用于这里自然条件的建筑术,人们在土崖地面上挖去墙和台基以外的生土,让剩下来的泥土形成墙和台基,然后在相对的墙面上对称地挖出椽孔,用木椽承接楼板,类似于陕北的窑洞。房屋顶上覆盖着泥土,也跟陕北的窑洞洞顶相似。
  
  这样一个小国,在匈奴和大汉民族之间生存,委实不容易,不过,只要国王心术正,老百姓和睦相处,这个国家或许能国祚永续,现代欧洲的圣马力诺和梵提冈就是最好的证明。可惜的是,这么一个小国,却不停地干扰大汉民族,袭扰大汉的使者和商队,这就为它的覆灭埋下了伏笔。公元前108年,汉将王恹率轻骑击破楼兰,赵破奴率军大破姑师,后来汉军在车师一带与匈奴交战,匈奴在宣帝时分裂,日逐王于神爵二年归汉,西域各国完全臣属于汉,车师前国的覆灭就在所难免了。
  
  十六国时期到唐代,交河古城成了高昌郡城和高昌县城,唐贞观十四年(公元640)以后,交河城沦落为高昌郡交河县城,从此逐渐衰落,至明朝永乐年间,城中只剩下几户人家。
  
  交河古城和高昌古城同属于西域故国,在古代同属于西域交通枢纽,丝绸之路要冲,高昌古城曾经是世界宗教文化荟萃的宝地之一,很可能是成吉思汗西征时期被战火烧毁的。从现存的教堂建筑遗迹看,交河古城也是一个宗教文化圣地。
  
  两座古城都处在东西方交通要冲,19世纪以来,不少外国探险家来过。1928年以后,中国一位叫黄文弼的考古学家多次到此考察,1949年以后,国家许多单位到交河古城考察,才使得这座城堡名扬中外。
  
  现在,当我们站在交河古城遗址,炽烈的阳光下,一座座泥土筑垒起来的建筑物反射着白色的光,向人们诉说着昔日的辉煌和今天的苍凉。天空那么蓝,几乎一尘不染。前两天,我们在青海湖时,青海湖的气温在零摄氏度左右,返回西宁途中还遇下过雪,可是今天,交河古城的气温高达26摄氏度。烈日下,妻上身只穿了一件内衣,头上戴了一顶遮阳帽,眼睛还眯细着,这就难怪交河古城里为什么没有树木,这么干燥的土壤,这么高的气温,故城又建在一个高台上,你叫植物怎么生存得下去?只有到了河边,河谷地带才呈现出一派勃勃生机。
  
  促使车师前国灭亡的不只是恶劣的气候环境吧,应该跟车师前国国王的好战和不惜民力有关,现在,车师前国和高昌古国都只能以遗址的面貌成为国家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可是,同样是宗教圣地的欧洲小国梵提冈却一直生存下来,须知,它的常住人口只有四五百,不到车师前国的十分之一,人家梵提冈的国土面积不到零点五平方公里,国土上只有一座教堂、教堂附属建筑物以及教堂广场,而梵提冈的每一寸土地几乎都是世界文化瑰宝,堪称世界唯一的世界文化遗产国家。假如车师前国和高昌古国故城都能完整地保存到现在,谁敢说,交河古城和高昌古城不是世界上最著名的世界遗产地呢?
  
  (2019年1月选入《醉眼看世界》)
  (2020年1月选入《二十一世纪中国作家经典文库·在天边·一路向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