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在线投稿 - Q群交流 - 微博关注 您好,欢迎您!
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文学 > 正文

胡祖义专栏--河西走廊不只有苍凉

时间:2020-08-23 07:50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胡祖义 阅读:
                                                                                河西走廊不只有苍凉
 
我知道,河西走廊在甘肃。在地图上看,甘肃省地图像一根斜放着的拉长的腿胫骨,河西走廊就在这根腿胫骨中,是古代丝绸之路中的重要一段。其实,在我心中,这个概念一直是模糊的,这次西北五省旅游归来,我梳理了这条旅行线路,才真正弄清这条走廊的具体位置,还有它的雄奇景色和丰富的历史地理文化知识。
 
10月14日晚,我们的旅游专列从武汉出发,行经西安、兰州,15日一整天几乎一直在河西走廊中穿行,我们从陕西进入甘肃,到达兰州,甘肃省差不多走了四分之一路程,可是,我们还没进入河西走廊。我原以为,河西走廊是从西安开始的,张骞出使西域不是从长安(即今天的西安)出发的吗?看来,不多读书,多旅行,多做点研究,是一定会闹出些乌龙来的,我自诩对中国历史地理很了解,不料在“河西走廊”上闹了笑话。

志书上对“河西走廊”是这样表述的:“河西走廊,是中国内地通往新疆的要道。东起乌鞘岭,西至玉门关,南北介于祁连山、阿尔金山和马鬃山、合黎山以及龙首山之间,长约1000公里,宽数公里至一百公里,为西北至东南走向的狭长平地,形如走廊,因为在甘肃境内,故又称‘甘肃走廊’。之所以称‘河西走廊’,是因为这条走廊位于黄河以西。”

这个“乌鞘岭”,我在中国分省地图上找了好半天,刚开始我在陕西进入甘肃地界找,怎么也找不着,一直找到武威,才找到。到乌鞘岭,甘肃省已经走了五分之二强,那么,河西走廊是从陕西进入甘肃之后,往西北行进约五分之二以后才开始的。我们从武威开始一路向西,能见到我们在河西走廊中所熟悉的许多地名,如山丹、张掖、酒泉、嘉峪关、玉门市,玉门市往西,还要跋涉很远很远的路程,才能到达敦煌,而真正的玉门关,却还在敦煌以西。敦煌周边地区是广袤的沙漠,流经敦煌市的党河向西南流到南山附近的盐池湾,就悄无声息地消失在沙漠里了,流经玉门关的疏勒河只是一条季节河。

如果再细心一点,你会发现,关于河西走廊还有这样的表述:河西走廊的大部分区域属于山前倾斜平原。走廊分为三个独立的内流盆地:第一,玉门、瓜州、敦煌平原,属疏勒河水系;第二,张掖、高台、酒泉平原,大部分属于黑河水系,小部分属于北大河水系,这个盆地的水源比较充沛,是河西走廊的肥沃地带;第三,武威、民勤、永昌平原,属石羊河水系。把三条水系、三个内流盆地连接起来,才形成闻名于世的河西走廊,自古以来,河西走廊就是沟通中原与西域的要道,从张骞出使西域开通丝绸之路之后,西域和中原的商旅往来都离不开这条狭长的走廊。

我经常听人讽刺见少识寡的人为“孤陋寡闻”,没想到,我自己就是个孤陋寡闻之人,尤其是在河西走廊的问题上,我几乎陋到了底,比如我在火车行经甘肃省山丹县时,听同行的旅客说山丹过去是个军马场,我就大吃一惊,而我得到关于山丹是军马场的证实,却是我在《读后感》杂志上发表《大西北戈壁滩随想》之后网友的点评里。

旅游专列一过兰州,铁路两边就渐渐变得荒凉,不过,荒凉一阵子,又富饶一阵子,所以,我便写下《河西走廊》的五言诗,诗中描写的“雪山皑皑白,杨柳枝枝黄;黄河九曲折,炊烟绕牛羊”就是我在火车上看见的河西走廊的真实写照。诗的末尾我这样写道:“今我去西域,不曾见荒凉。”在那一段铁路上,我确实没看见这条走廊有多么荒凉,我看见的,几乎都是茂盛的庄稼,整齐的村落,所以我才在诗的末尾赞叹道:“村寨鸡犬鸣,百姓幸福长。”

应该说,河西走廊第二、三个盆地都是比较富饶的地带,只有到了第一地段疏勒河水系,才逐渐变得荒凉。不过,在敦煌,我们看不出几多荒凉,敦煌这座小城其实很美丽,它小巧玲珑,很讲究布局,人们引来党河水浇灌庄稼,使敦煌附近出现很大一片绿洲,不能不说是人定胜天的最好写照。我到过许多内地城市,觉得绝大多数内地城市都没有敦煌的城市布局好,一个县级市,街道居然那样宽阔整洁,还不失豪华。
 
在河西走廊的旅行中,我掠到好几幅印象深刻的图画,不能不跟朋友们分享——

你瞧,蓝天下,白云缭绕在雪山上,雪山冲破白云的束缚,剑一般地把锋刃指向苍穹;群峰错落有致,被云层遮蔽的山头一片深褐,就连皑皑白雪也蒙上了一层阴影,像是特意给雪山准备的深暗背景;当云层不小心掀开一道缝隙,灿烂的阳光不经意撒在雪白的山头,那雪峰立刻变得白亮亮的,像有钱的人故意露富,那露出来的就是白花花的银子。

远山只能看见大皱褶,山脚下的皱褶便细致得多,仿佛一个景点,欣赏的人多了,便在山脚下留下大大小小的脚印。山脚下能看见一个村庄,离得太远,只能看到一条白色的线条和几个灰色的点。

远山和近山之间是戈壁,近山如同水利建设工地随意倒下的泥土,又像要挡住戈壁的一道土墙,这堵墙还没来得及整理,显得有些凌乱。

紧挨铁路是人工种植的一行行固沙植物,还没盖住大地,固沙植物和近山之间是裸露的黄土坎,在阳光的照射下黄得耀眼。

怎么样,这样一幅景象,你只觉得壮阔吧?

下一幅图画就柔和多了——宽大的河谷中是平坦的良田,深秋季节,田里的高粱和玉米还没收完,更多的地方是连成片的棉田,摘棉花的妇女这里一群,那里一伙,摘过的棉田灰褐色浓一些,还没摘过棉花的田里,褐色、绿色和白色掺和在一起,给人幸福祥和的印象。如果在春天,这里应该是一片粉黄,连近处山头上也被粉黄所主宰,那就是金灿灿的油菜花呀!

列车再往前行驶,山川渐渐荒凉。前面出现一道河湾,河水哗哗地流淌,如果不是火车与铁轨摩擦撞击发
出哐当哐当的声音,我们就会听见河水奏出悦耳的音乐。可是现在,河对岸一道高崖,崖壁上能清楚地看到沉积的沙石,高崖仿佛随时会坍塌,有一块崖壁也许才垮塌不久,河水流到那里,激起一层层浪花。

这一幅图画显得凝重得多:山上光秃秃的,山脚的植物只能勉强让我们看见一些儿绿色;近处有几个土堆,像是很久以前版筑的旧垒,旧垒十分残破,版筑的土墙上还能依稀看见几个墙孔,土墙下已经有很厚的流沙……我猜想,这地方,几百年前抑或一千多年前,可能是个集镇,还可能是个军事堡垒,而今,附近沙漠化太严重,已经不适合人类居留。看到这幅画面时,老天的心也仿佛沉甸甸的,他突然耷拉下脸,满天的乌云往下压,压得人喘不过气来……

——这就是河西走廊的风景,一千公里的走廊里,他展现给我们不同的画面,像人们的心情有喜怒哀乐一样,河西走廊随时变换着春夏秋冬的脸色,好在我是特意来欣赏大西北的,连带着欣赏河西走廊,我便不会被他不同的面孔所影响。
 
非常感谢这次大西北旅行,如果不是这趟旅行,我对于大西北,对于河西走廊,就只有一个模糊的认识;除此之外,我还认识到,河西走廊不只有荒凉的戈壁,它不只是阴沉的冬天,还有阳光明媚的春天!
 
2017.11.12.
 
2019年1月选入《醉眼看世界》,2020年1月选入《二十一世纪中国作家经典文库·在天边·一路向西》

胡祖义简介:
 
胡祖义,湖北省作家协会会员,原枝江市作协副主席,贵州“旅游文学港”副主编。发表和出版中长篇小说和散文等10部,获省部级文学奖6次,近年主攻旅游美食散文。
 
旅游散文集《醉眼看世界》生动地再现了新疆、甘肃、上海、杭州、三亚、和珠海等地的绮丽风景,天山天池、青海湖、敦煌石窟和上海滩摩天大楼无不跃然纸上。本书由花山文艺出版社出版发行,全国新华书店、中国图书网、淘宝网、当当网、京东网等均有售。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