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在线投稿 - Q群交流 - 微博关注 您好,欢迎您!
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文学 > 正文

胡祖义专栏--习家池的侯王福荫

时间:2020-09-20 23:19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胡祖义 阅读:

习家池的侯王福荫

    一走进习家池景区,只觉得一团团浓绿纷至沓来,我瞬间被高大的古木所挟裹。除了景区入口,三面都是大山,大山里一个盆地,盆地以及周围满是闪眼的绿色,浓得化不开。不必说,山是绿色的,树是绿色的,草地是绿色的,就连池水,也毫无例外是绿色,让人觉得像徜徉在绿色的大海。

    最初听襄阳旅游部门宣传习家池时,我还以为,习家池跟当代习总家族有渊源呢,不料,当旅游大巴把我们载到襄阳城南五公里的凤凰山南麓时,导游告诉大家,习家池始建于东汉建武年间,距近已近2000年历史。东汉初年,一位姓习名郁的战将随刘秀皇帝驾幸黎丘,两人同时梦见苏岭山神,因习郁有战功,刘秀皇帝便封习郁为襄阳侯。于是,习郁在凤凰山下修一个鱼池,这鱼池长六十步、宽四十步,池中圆台上建有重檐二层六角亭,当春暖花开之际,习侯凭栏赏芙蓉、观游鱼,仰观蓝天白云,近看曲水流觞,岂不快哉!

    我忽然产生联想,当今习总老家在陕西富平,是不是习郁的一支后裔沿汉江溯流而上,由安康而长安再北上富平?那么,襄阳的习郁便跟陕西富平就有了某种联系——这当然只是我的一种联想——后来查阅资料得知,古代春秋时期有个诸侯国为习国,国灭后,许多族人以国为姓,居住在今陕西丹凤武关一带,那么,我的联想就是逆向的,正确的思维应该是,襄阳的习郁,乃习国贵族后裔,其先祖从丹凤南下汉水,由汉水而襄阳,因功被刘秀帝封侯,其领地即今之襄阳。

    我在习家池风景区徘徊,面对满眼绿色,我不只一次对妻说:“要是在这里修一栋别墅,像东晋时习郁的后代习凿齿那样,闲暇之时读读书,写点自己想写的文章,真是神仙过的日子啊。”
妻跟我天南海北旅行,懂得一点常识:“不说你没有钱修别墅,就是你有钱,谁会让你在这里修别墅?如果能,岂不是遍地都是别墅,那这地方还有什么看头?”

    我知道妻说得对,我之所以这样说,实在是太喜欢这个地方。现在,我就站在习家池景区的核心,我周围,除了络绎不绝的游客,除了头顶的蓝天,全是一片绿色,人们不是说,生命之树常绿吗,绿色的世界有利于生命的延续。在习家池,城市的喧嚣被挡在山外,景区停车场也被挡在1000多米以外。这里有山有水,不说是别墅,只要有两间茅屋,生活设施齐备,跟外界有网络联系,想想看,当我坐在窗下的写字台后,读几页习凿齿的《汉晋春秋》,吟几首古今骚客的诗作,再写几页襄阳旅游的感想,岂不惬意哉!

    读书写作疲倦了,我便走出茅屋,持一根钓竿,在习家池畔当一回姜太公,不为渔获,只为鱼趣,再不,就去池边的凤泉馆、芙蓉台走走看看,这里群山环抱,苍松古柏,尤其是那些高大的法国梧桐,一把把巨伞撑到空中,把仅有的天空挤得所剩无多。树阴下,一水涓涓,亭台掩映,花香鸟语,风景清幽,不由人不发怀古之忧情。

    正这么想着时,我已经站在一片空阔的草地边上,一条曲折的石板路蜿蜒着伸向树林,草地绿茵茵的,有一点儿缓坡,一对年轻夫妻带着孩子坐在草坪上,孩子在父母身边撒欢儿嬉戏,看得路边的游客也跟着呵呵地笑起来。

    我非常喜欢这片绿地。在许多景区,只要看见这样空旷的绿地,一股愉悦之情顿时从心中涌起。我喜欢草坪,比喜欢花圃更甚,站在这片平坦的草地上,世界上一切烦恼都化为一缕烟,一片云。现在,当我面对习家池这片草坪时,我的心一片空明澄澈,我好像看到习郁带着他的孩子,正坐在这片草地上,侯王正在跟他的孩子话说《春秋》,他的后裔习凿齿读书和写作疲倦之后,也曾在这片草地上坐过吧?我敢肯定,唐代大诗人孟浩然一定到这片草地上坐过,否则,他不会面对习家池的破败荒凉大发感慨说:“一朝物变人亦非,四面荒凉人住稀。意气豪华何处在,空余草露湿罗衣。(《高阳池送朱二》)”诗圣杜甫是在初冬时节来习家池的吧,要不然,他怎么感叹“垂老戎衣窄,归休寒色深。渔舟上急水,猎火著高林(《初冬》)”呢?草地边上,白马泉流淙淙而过,曾引发欧阳修欣然命笔:“群山如龙还故垒,襄阳迢递限一水。(《高阳醉卧》)”

    我循着淙淙流泉,穿过一片树林,眼前,古木掩映之下,矗立着一群古朴的亭台楼阁,绕亭建有护栏。转过亭角,又一片盎然的绿色直扑眼帘,那是一种别样的草坪,在一方池塘中,睡莲密密匝匝地挤在一起,浓绿的叶子互相推挤着,池塘中间形成一个缓坡平台。可惜的是,池塘中不能像旱地,长得茂盛的草坪可以用割草机整理成一张地毯;它也不像旱地的草坪,在绿草还没长满的地方,依靠人工种植,使之成为一个整体。不过这正好突出了池塘的特色,有睡莲的水面铺满一层浓绿,没有睡莲的地方,天光云影融在水里,池塘便显得更加丰富多彩。

    我注意到池塘中圆台上的重檐二层六角亭,还有习家祠堂和晋怀山庄……无论什么建筑,真正属于2000年前的,怕是没有了,只有这山,这树,这泉水,这池塘,这三面环山的幽静盆地,自古以来,基本上没怎么变过,所以,当我们在早秋的烈日下来到习家池,站在浓绿的树阴下,不觉凉风习习。两千年来,江山社稷频繁变更,城头变幻大王旗,襄阳城头听闻过多少战阵的号角,只有藏在深山的习家池山水依旧,风景依旧。当年,如果不是习郁在山坳里圈起这片土地,建起习家池,修建中原腹地的特有园林和亭台,今天,我们怎么有机会站在大树下,享受这片浓荫?

    当年,习郁只是为自己寻找一个安静的休闲场所,便看中凤凰山下这片盆地,他绝对没想到,他一时的兴趣,竟营造出两千年的园林和亭台,给多少名人雅士创造出吟诗作赋的环境;历代官宦认可了习郁的创造,不断修葺扩建,遂使战火不断的襄阳城外保留了这片绿荫。今天,当我们在这片绿荫里踯躅徘徊时不应该忘记,这是习侯的赐予。历代为官为宦者,你可以征战,你可以杀伐,没有人能制止你的横征暴敛,但是,你如果舍不得拿出一点余钱,给后人留下一片绿荫,那么,有谁还记得住你呢?这就是我这次游习家池之所得。
 
2020.09.07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