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在线投稿 - Q群交流 - 微博关注 您好,欢迎您!
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文学 > 正文

再上梵净山

时间:2014-05-23 22:34 来源:互联网 作者:舒滞 阅读:
    梵净山去过好几次,而真正登临仅一次,时间还是2003年5月。第25个教师节的第二天,我与妻驱车又去了梵净山,本不打算登山的,因总想着曾经登临过。但想到来都来了,应该再去看看,一则时隔六年梵净山应该又所变化,二则自梵净山缆车开通还没有登过。

    进山的车与以往不同了全部是宽敞且正规的旅游观光车(以前是面包车)。进山的路依然蜿蜒曲折,时平时烂,所不同的是在所有的拐弯处增设了凸面安全镜,在靠近路面流水一侧装上了防护栏。车沿山一直往上走,流水的另一边可以看到正在建设中的寺庙和亭台楼阁掩映在树林从中。从梵净山流下来的水很小(因今年天旱),但依然清澈。水中间,水两边乱石巨石嶙峋。与我们同车进山的是从湖南来的游客,都是些老年人,其中有个老人上车的时候都需要搀扶。我在想,如果没有缆车,这些人想登上梵净山那简直是是望尘莫及了。他们说着湖南话,谈笑风生,总之好像对上梵净山很期待。

    大约20几分钟便赶至山脚坐缆车处。

    坐缆车的人很少,我们所坐的那台就我们夫妻俩。大概是我们上山的时间为中午,加之今天是星期五吧。听父亲从上次从梵净山回来说,他们那次连缆车都没坐上,那天是农历6月19日观音菩萨的生日,上山的人特别多。

    缆车开始缓缓上升,虽与妻有过坐缆车的经历,但还是有些害怕。随着缆车的上升,梵净山的美景也渐次展开。万顷森林随山势起伏如绿海翻腾。山雾起来了,忽聚忽散,时浓时淡,刚刚还可清楚地远观山溪从山间倾泻而下,杂树枯树从脚下渐次漫过。瞬间,山雾弥漫山间,几十米之内只能依稀看到树木。听鸟语蝉鸣,闻流水潺潺这时也不为是一种享受。

    随着缆车的上升我与妻努力地寻找从前我们与几个朋友一起上山的小路,在茂密的森林中每每偶又发现,便惊叹不已。2003年我与妻(当时的女朋友)及几个好友曾徒步登梵净山。那时正值五月,天气微凉,大家徒步而行,激情飞扬,劲头十足。一路上,登山者前呼后应,呼朋引伴,男男女女,老老少少,上上下下,绵延不绝。着长袖的,穿短衣的、光膀子的、胖的、瘦的,形形色色。操不同口音,用相同心灵问候。一句加油,一句坚持,少了些距离,多了份亲切。此时歌声、笑声、叫声、说话声汇成一片,响彻山川。行至途中,渐有人体力不支。瘫坐路边喘粗气者,进至路旁小店补充能量者,更有花钱坐滑竿者。说起滑竿挺有意思的。抬滑竿者皆是本地农民,憨厚朴实中略有心计。他走过你的身旁会习惯性的问你“坐滑竿没”,但实际上他对要不要坐滑竿,坐得起坐不起滑竿的人(意即:花得起钱的人)是颇有研究的。一如外地人或老板派头者,二如走走停停上了年纪的老年人,三长得胖的等等。一旦遇上开始便会劝你坐滑竿,而后紧紧跟随,逼你就范。特别是胖人,还需讨价还价,估斤论价。说实在的抬滑竿确实辛苦,山路狭窄,一直往上,汗流浃背。

    缆车还在继续的上升,但比上山的第一段要缓和多了,没那么高而逼人。缆车上上下下,车中人或五六个,或两三个,上山人打量着下的人,下山人打量着上的人。全没了从前登山者那样的洒脱与自在,率真与亲切。大家形同陌路。

    约摸十几分钟,隐隐约约可见山雾缭绕中高耸云端的金顶。若是从前登山见此情景,山中自然是尖叫声不断,而如今大家“儒雅”起来,或许有的人在缆车中尖叫了,只是缆车封闭太严而没有听见罢了。

    坐完了最后一段,也是最高而逼人的一段,缆车全程大概二十几分钟。走下缆车,金顶近在咫尺,巍然耸立,气势非凡。所不同的是在从前登金顶小路的另一侧多了一条小路,从上至下都装有防护栏。正看之间,熟悉而又习惯性的问话传来“坐滑竿没”,但这话语较之从前多了些无奈,少了份底气。“快到金顶了,还坐滑竿”我说,“还有两千多不嘞”抬滑竿者说。话语中依然无奈而没有底气。“下面有一伙外地游客,跟我们一起坐车至山脚的,都是些老人”,我的话一下子使他们来了精神。自缆车开通,坐滑竿的人少了,抬滑杆的也少了,生意不好做了。

    拾级而上,台阶由原来破败的石板变成水泥地,宽而安全。

    终于来到了金顶的脚下。脚下,寺庙正在修建之中,但已可见规模宏大。游人还是挺多的,有坐在寺庙前宽敞的坝子边休息的,有跃跃欲试爬金顶的,有正在攀爬金顶的,还有从金顶下来的人。刚下缆车时我们看到从前登金顶小路的另一侧多了一条小路,从上至下都装有防护栏,看上去比从前登金顶的路安全且宽敞多了,妻决定也去爬一爬金顶。金顶是需要“爬”的,而不能用“登”,因其上山之路陡峭、狭小、逼人而不得不爬。来到爬金顶的路口保安告知金顶另一侧的小路是下金顶的路,爬金顶还得从原先的小路,妻还是决定去试一试。小路笔直而上,依然陡峭、狭小、逼人,只不过多增设了些防护栏与铁链子。才刚走到开始“爬”处,妻打退堂鼓了,不敢再近前一步。记得上次来也唯有她没有爬金顶,还是由于畏惧。上金顶确实是对一个人胆量、勇气和毅力的挑战,所有爬过金顶的人无不有此感受。这时,我看见在金顶最险要处有几个年轻人,他们一只手抓住铁链,一只手还做着胜利的手势正在拍照。听下面为他们拍照的人说,这伙年轻人是徒步上山的。拍照的人是一个中年人,跟他们不是一起的,他来自河南,因仰慕梵净山而来登临。

    真佩服,也真羡慕这一伙年轻人,同时非常欣慰,还有人徒步登临梵净山。

    下山了,时间已是下午四点,但还有人坐缆车而上。想到上次下山,犹在眼前。那次,我们是一游完梵净山便下山的,时间好像也是四点,大家几乎是跑步下山的。到达山脚天快黑了,大家决定,再徒步从山脚走到山门。也许是大家低估了这一段山路距离。大家走啊走啊,足足走了将近3个小时才走到山门。只记得那晚的月亮好大,大家谈笑风生和着溪流潺潺,令人回味。现在想来,也真佩服当时的年轻无畏、意气风发,激情满怀。

上一篇:小城.铜仁
下一篇:沙坝河上的秋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