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娘的手机

    老娘换新手机了,脸上总是挂着笑容,那一道道陈年沧桑,记录着她一生的艰辛和快乐。

    那天晚上,我刚躺下,一阵电话铃响,吓的心快要跳出来。晚上电话响我向来害怕,总是担心有点什么不好的消息。我急忙拿起电话,电话里响起母亲的声音。

    "冰他爸,我想明天去市里买个新手机,这个手机太小,还不能看人(视频)"。

    我一听是手机的事,心跳也平稳了,"娘,那等明天我回去接你,你别着急。"

    初春的早上还有点凉,晨练的人们沿着垂柳摇摆的枝条中行走,边走边躲避刚露出嫩芽的枝条。

    我刚从广场散步回来,就听见有人敲门,我开门一看是老娘来了。

    "娘,不是说好了我去接你吗?这么早你怎么来的?"。

    "你不是早就给我办了免费乘车卡了吗?也不用花钱,在村后面上车,一会就到了"。

    "你这个年纪了,有点闪失麻烦了"

    "没事的,车上的人都给我让座,在车上人多还可以说说话,看光景也亮敞,沿着海滨大道走,一路上看着大海,再说坐小车我觉得闷人"。

    老娘就是这样要强,自己能办的事,从来不让儿女办。老娘从四十几岁就守寡,白天到生产队干活,是和壮劳力一样的体力活,这样还能多挣公分。放工回家再推磨,那时候已经有电动磨面机,老娘也不舍得花钱,拖着疲惫的身子,围着石磨转。到了晚上,点着煤油灯,再为我们姊妹几个缝补衣裳……

    老娘把她的军用伞包打开,往外拿着东西说着:"这个包还是你在部队的时候给我的,一直不舍得扔,背着这个包就好像是背着小时候的你"。

    老娘的一番话说的我眼睛湿润了,仿佛又看到老娘坚强的背影。为了补贴口粮,我和三姐偷偷的跑到离家几里远的山上挖山菜。不一会就下起了雨,越下越大,三姐拉着我,冒着大雨往家走。当走到一条河的时候,河水暴涨,我和三姐手牵手,一步步的在湍急的河流中前行,越往前水越深,在我俩就要被河水冲走的紧急关头,一个瘦弱的身影,疯了似的冲了过来,把我和三姐从水里拽了出来,当我看清是老娘的时候,哇的一声大哭,三姐也哭了,老娘也哭了,也就是从那时起,在我幼小的心里,发誓也要让老娘过上好日子。

    我从厨房里端出早餐让老娘吃,老娘摆摆手说:"早上我四点就起来了,做了你喜欢吃的花卷,还带来了你喜欢吃的鱼头炖辣椒"。

    我坐在老娘面前,把玻璃瓶子装的辣椒打开,一股醒辣扑鼻而来,酸酸的,辣辣的。我又拿起一块香喷喷的葱油花卷,咬一口,酥酥的,又香又甜。

    小时候我最愿吃的就是葱油花卷,还有鱼头炖辣椒。

    那个年代,生活比较艰苦,辣椒自己在院里种几颗就自足,可鱼是要花钱买的,家里哪来的钱买如此昂贵的奢侈生活品呢?

    老娘就利用下雨天,生产队不下地干活的机会,到海港上帮渔业社干活,黑天的时候分点烂鱼作为报酬。

    老娘顾不上雨天路滑,摔倒了爬起来继续往家赶,为的是回家给我们做辣椒鱼头。刚到村口,遇见生产队长,他把老娘的柳条篮子夺过去,抢去了所有的烂鱼,把那破柳条篮子扔给我老娘。

    老娘拖着疲惫的身子,踉踉跄跄的回到了家,眼里强含着眼泪,在我们面前一滴也没有流下。

    第二天,老娘没有早起,我用手试试老娘的额头,有点烫手,她的右手大拇指肿的很粗。我到胡同口那里,把叔伯大爷叫来,他在公社医院当大夫。他看了看我老娘手,告诉老娘是让鱼刺扎了,感染了,暂时别出去干活了,可老娘忍着剧痛,早饭也没吃还是去了。

    过了两天,老娘彻底一病不起,大拇指肿得跟擀面杖那么粗,老娘痛的用牙咬着指头,一声不吭。

    刚过中午,生产队长气哼哼的闯进我家,让我老娘必须去干活。老娘痛的一字字的说:"大侄子,我明天就去"。

    我看到他这样不近人情,气的脸涨的通红,我抄起灶门口的烧火棍,劈头盖脸的朝他打去,他没预料到我会出手,被我一顿打懵了,狼狈地跑了出去,从那以后他再也没敢进我们的家门,也没再敢欺负我家。

    老娘的指头最后去医院做了手术,不过由于耽误了治疗,那个大拇指比左手的大拇指短了一截,留下了残疾。

    我吃了老娘拿来的花卷和鱼头炖辣椒,拉着老娘赶往手机专卖店,在路上我问老娘:"娘,你怎么想起来要换手机,那个不是还能用吗?"

    老娘望着窗外繁华的街道,头也没回说:"你过年回家和别人在手机里对着面说话,跟个小电视一样。"

    "娘,那是智能手机,我那是上网视频,再说你也不会用啊!"

    "我能学会,我就是跟着这个旧手机学会的看日期时间的,"

    "那还要上网,咱家也没有无线网络"。

    "你的手机怎么弄的?"

    "我的?"我突然想到了,心里如释重负。

    我和老娘买了手机,又去办理了移动数据,刚回到家,老娘就迫不及待的让我教她学习使用新手机。

    我耐心的一遍遍的教她学习拍照,拍视频,老娘别看八十多了,掌握的很快,拿着手机拍家里的花,拍爱人做饭,拍我,拍每个房间。我又用蓝牙给老娘手机上传了儿子家的视频和照片。

    吃了午饭老娘就要回去,我再三挽留,她坚持回家,我说要送她,她婉言拒绝,临走前,老娘看着她的新手机,又环视了一遍我家,慢慢的说:"你不用担心,我身体也挺好,村里有合作医疗,我也有养老保险,这你是知道的,现在村里又建起了老人玩的地方"。

    沉默了一会老娘接着说:"只是有时候会想你们!现在好了,有这个了。"她举起新手机晃了晃。

    老娘上车走了,我望着老娘远去的公交车,两眼泪流不止。我知道老娘不愿麻烦儿女,特意买个智能手机,把所有的一切,存在手机里,孤单的时候,想儿女时候,就拿出来看看照片,看看视频,把全部的感情寄托在手机里。

    我没有实现童年时信誓旦旦的诺言,一定让母亲过上好日子,而是国家的好政策让老年人老有所养,无后顾之忧。

    夕阳缓缓地沉了下去,她似乎怕勾起我们无限的离愁,于是选择了安静地离去。

    作者:张京会,青岛市黄岛区人,黄岛区作家协会会员,在网络平台上发表过数十篇小说,散文,诗词。

原创文章,作者:总编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lywxg.com/12579.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