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岩

距离贵阳几十公里的名叫青岩的古镇,我去了不下三十次。

    晴天去,红杏枝头春意闹。

    雨天去,斜风细雨不须归。

    喜悦时去,一丝柳,一寸柔情。

    烦恼时去,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

    最怀念的,还是第一次去——

    城墙上坐着,看暮霭沉沉,炊烟袅袅,听鸡鸣狗吠,呼儿唤小。

    想,这一方小镇,大概也只能维持暂时的宁静。

    后来,小镇果真喧嚣。

    心中虽有失望,还是常去。挑晨曦与黄昏时去,总算能见着当初吾家有女初长成的眉清目秀样。

    热闹起来的小镇,就当它是成熟的少妇,风姿绰约地展示着风情吧。

    天若有情天亦老。渐渐地,它也会老去吧。而那时,我们只能听一块块青青的岩石,缓缓述说光阴更迭,岁月沧桑。

青岩

青岩

原创文章,作者:总编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lywxg.com/12638.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