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丽惬意的铜仁城

美丽惬意的铜仁城

美丽惬意的铜仁城

    黔东的首府铜仁城地处湘黔渝三省交界,是壹个让人惬意呼吸清新空气的美丽小城,它虽然不靠海,却有壹条与海有着远距离连接的锦江河。可以想象得到:要是西太平洋涨潮了,潮水要是涌到长江的,湿润的海风似乎也壹定能顺着长江、洞庭湖那远古的水道,往上游吹拂着这座城市洁净的脸庞。很久以来,这里就是西南丝绸之路的壹个重要转折点。临河的三江广场总有些许鱼腥味在飘荡着,长年呼吸着河风的是江心岩石(当地人称之为“铜岩”)上壹座金色的宝塔,那是壹个仿古的三层阁楼。与宝塔享受同等待遇的是锦江广场代表着释道儒的如来佛、老子、孔子的三座真人大小的铜像,因为是纯铜雕,显得古朴大方。释道儒自古在华夏就是令人尊崇供奉的,神仙,要比人更能保持生命的活力,在这儿再次得到了证明。

    穿过便水门,就是铜仁商业步行街了。据说这里流动的人潮在湘黔渝都是有名的,还有干净整洁的地面、短小精致的街道、错落有致的休息凳,让人在暖暖的冬日里是不想挪动半步的。呵呵,还没步入商场、超市,就被街上无数提着大包小包慢慢挪动的人搞得心猿意马,不禁捂紧装着人民币的口袋,告诫自己:这,才是我上街的第壹分钟呐!还是专心看看免费的街景吧。

    壹个摄影师模样的哥们将他的招牌支撑在地上,便翻开报纸在那里享受阳光了,做生意做到这种如入无人之境的境界,所谓“阳春白雪”大概指的就是这类人了。临街门面的买卖跟泡菜的买卖绝对有别,倘若你留意,步行街总有壹群或几群小女孩手里拿着各式的衣物,大声嚷嚷地叫卖特价物品;不久大街小巷就飘逸起泡菜那独特的令人唇齿含津的酸味了,而卖泡菜的??菝羌负醵寄?蛔魃??还苈裢犯?腿私涟杷岵耍河媚切┤萌肆裟畈灰训亩捞嘏浞降睦蔽墩航粗????魇礁餮?拇刻烊辉?系呐莶恕?br />

    锦江广场的人气更旺,四处弥漫着负离子的味道,都是从人造喷泉里迸发出的,而所用之水也是来自广场面前清澈的锦江。据说这里是早期铜仁市的百货大楼跟体育中心,从广场两侧辐射出去的新、老两条街道都有自己的特色。新街名“第壹商业大道”,它连接了东太大道、汽车总站、中医院、建材市场等诸多新兴的小区。老街巷则是古老的“西门坳”,它接的是以前铜仁城市发展中作出贡献的老单位,如建筑公司、电扇厂、气象局、东方红饭店等等。

    壹直往北走,就是宽阔的火车站广场。这个广场了不得,听说是整个西南地区最干净整洁、规划最好的广场,它依山傍水,每天晚上人头攒动、热闹非凡。如果你想闲散漫步,就继续往前走,离火车站约500米左右的“民族风情园”是铜仁城郊最大的一个集餐饮、休闲、娱乐、大型活动场所于一体的地方;那里背靠流畅的铁路和公路,面对清澈的河流、秀美的大山,央视也在这里举办过几次热闹非凡的曾全国性转播的大型活动。市民们最喜欢周末在这里晒晒太阳,拍拍照片,跟亲人们野餐什么的;阳光明媚的日子,无数浓浓的亲情在这里的空气中回荡着,让人油然而生一股惬意之感……

    从大西门向南,就拐进了“中南门古城区”。这个街区历史悠久,狭窄的街道重新铺满整齐的大青石,隐约可见临街铺面后面那些典型的四合院飞扬的复古隔火墙,木板门上的铜锁已经被岁月磨得铮亮。如果你的视力够好,或许可以看到情侣在隐身其间的法式复古小阳台上调情。这里曾经有数不清的岔路,宛若迷宫,不时会与背着手慢慢踱步的老夫或买菜的老妇相遇,这倒是问路的绝好时刻。别不好意思,俗话“江湖口是路”嘛。走累了,可以就近找壹个大石墩子坐下,看看路边壹桌或几桌打“国牌”(俗称麻将)的老人们或高声或低语的胡牌声,壹起享受慵懒如猫的休闲时光。

    在中南门古城区,唯壹可以当作“航标”的就是东山。这座城内突兀而起的小山俯瞰着整个铜仁新旧城区,东山曾建有寺庙,站在已经是文物展示厅的东山寺,踱步四周,俯视山下,富于层次和色彩变化的建筑就在眼底漫延开来。中南门与下南门这两座锦江边上的古老城门之间,有壹座高高的凉亭悬在河岸,容易让人想起过去的古人在此吟诗作赋,煮酒论道。

    壹天走下来,让我印象最深的还是晚上,站在三江公园的大青石(壹种淋雨后会变成墨青色,吹干后又变成白灰色的铜仁特有的石料)斜坡上向东眺望。先是看到三江汇流之处的魔幻铜岩,接着是宽阔荡漾的十里锦江,然后又是宛如彩虹飞瀑的中南门大桥,还有更远的下南门大桥、东门大桥、红岩坡……壹座城市富有变化的生命力就这样随着“一江春水向东流”无限地延伸着。

    如今看起来平展无浪的锦江水面,曾经与凶险、恐惧、茫然紧紧连在壹起。数百上千年间,居住在两岸的汉、苗、侗、土家等民族彼此之间结社行船,他们率先冲破连绵不绝的大山封锁,趁着山洪爆发,顺着波涛汹涌的江水,漂流到还有更灿烂、更富裕的洞庭湖、扬子江,感受到了荆楚、三湘的文明。这样的顺江而下,可以直抵南京做商贸的状态,从明朝开始就持续不断,直到上世纪七十年代筑坝才终止。

    有壹条连接着锦江的瓦窑河流过铜仁老城区,与从江口流淌来的大江在铜岩汇合之后,形成了更宽阔的锦江。岸边有数??精美奇异的建筑物,总让旅行者过目不忘,那就是“水晶阁”。这些修建于民国末期的建筑有点“四不象”,它超越了我们对“阁”这壹建筑形式的所有想象。建筑物的主体是苏俄的斯拉夫风格,建筑的五彩琉璃窗是法式风格,窄小的小尖顶则是英式风格。随处可见与思想教育有关的雕刻图案。它形象地告诉我们,当时位于华夏内腹的铜仁城已经与欧洲大陆的英、法等国有了文化纽带和经济联系,曾经是“老大哥”的苏俄对铜仁人来说再也不是天方夜谭的传说。

    水晶阁的对面曾经是铜仁城最繁华的关税码头:东关,作为西南丝绸之路的枢纽,东关曾出现过许多传奇的人和故事,他们从这儿出发归来,或者出发却没归来。正是因为他们的冒险生涯给铜仁人带来了下游的马口铁、染料、煤油、香水等让人眼花缭乱的东西,而这些东西又以数十倍或上百倍的价格卖给了当地的土司、官员或财主,不知成就了多少人间美事!当然,对于铜仁这个小城来说,船社带来的远不止是钢铁、煤油、马口铁、布匹、水泥等生产物资,还有珍珠玛瑙、金银珠宝……为整个地方享受慵懒的生活奠定了厚实的经济基础。

    曾经“三步壹烟馆,五步壹寮院”的景象在抗战末期的铜仁成了真实,铜仁从此得名“小上海”“小重庆”。县志记录了铜仁小城从民国开始到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繁华历史,城内“人人都穿阴丹士林布,壹场(五天)要杀十头猪”,铜仁人“宁可在城内讨饭,也不愿去省城做官”,人们小富即安,热衷享受的情绪肆意蔓延。那种骄傲、惬意,连今日的省城都无法望其项背。

    如今的水晶阁周围清静得不可思议,它目送对岸壹代又壹代的为财富冒险、忙碌的人,送走了铜仁风光不再的鼎盛,它就像童颜鹤发的长者澄明而睿智。站在水晶阁背后的红岩坡顶上向西南望去,色调深浅不壹的中南门古城那些黑瓦顶房屋和东山上浓淡不同的绿色树丛交相辉映,老城区诱人的景色尽收眼底。

原创文章,作者:总编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lywxg.com/12641.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