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扇

  纤纤玉手美人扇,谁在凭栏观,高墙深院百花谢,扇面美人虚自叹。

  美人扇,一种锦缎做的团扇,上面画着山水或仕女图,扇柄缀着细长的流苏或玉饰,握在娇巧玉手间,给女子平添了几许娇柔。美人手拿古扇,轻款妙曼,气韵与风情便滋生了:少女的摇曳生姿,美妇的落寞伤感。

  前些日子闲逛,购得几把美人扇。林黛玉,身姿曼妙,娴静似娇花照水,行动如弱柳扶风,一手托腮,幽怨之态,一地落花尽是哀,“梦吟落花愁千万,肠断春风谁得知。” 杨贵妃,姿质丰艳,善歌舞,通音律,“天生丽质难自弃,一朝选在君王侧。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宫粉黛无颜色”。有一个扇面上,美人儿身穿湖色薄纱衣,头发松松地绾了一个乌云髻,慵懒地斜躺在沉香榻上。扇上的美女图,气清兰馥,肤润玉肌,“身轻委回雪,罗薄透凝脂”美人之美,在锦面画中那般地恰到好处。

  美人二八颜如花,纨扇一掩,遮住了多少羞涩,掩藏了多少风情。

  张爱玲说:普通人的一生,再好也是桃花扇,撞破了头,血溅到扇子上,就这上面略加点染成了一枝桃花。

  “团扇,团扇,美人病来遮面”。这是一幅寂寞的宫中仕女图,冷落三年之久,怎不黯然神伤、独自叹息呢!女人如花摇曳在红尘中,花开不多时啊,堪折直须折。“团扇复团扇,奉君清暑殿,秋风人庭树,从此不相见。”流水的光阴里,你这一走不知是多少年,让我的思念如滔滔江水。

  “新制齐纨素,皎洁如霜雪。裁为合欢扇,团团似明月。出入君怀袖,动摇微风发。常恐秋节至,凉飙夺炎热。弃捐箧笥中,恩情中道绝。”相传汉成帝妃班捷妤为赵飞燕所替之,失宠后住在长信宫,写下这首有名的《团扇歌》,道出了女人心中的悲凉,那曾经幽幽长长的欢情与恩宠不再有,如同秋天弃用的团扇一样,爱情似烟花最终归于沉寂。我曾是你的如花美梦,现今却成了一抹剪影。

  一轮明月做成的绢扇,美人不离手。仕女手摇团扇,娴雅文静之态便出来了,风情款款。小巧精致的团扇,古代淑女最好的装饰品,自从有了班捷妤的《团扇歌》,团扇与美女便联在一起,手不离扇,扇不离身。美人扇下,成就了多少才子佳人缠绵的爱情,可这些感情常常总败于似水流年。

  美人手执美人扇,握住的常常是无边的寂寞,一卷珠帘后,情意深长倚门望。唐代周?P的《挥扇仕女图》描写了唐代宫廷妇女幽怨的生活,一位妃子按纨扇慵坐,空虚,寂寞,幽怨暗生。明代唐寅水墨人物画的代表作《秋风纨扇图》,萧瑟秋风中,一仕女手执纨扇,裙裾飘动,她侧身凝望,眉宇间微露幽怨怅惘的神姿。…

  折一支柳,摇一柄工笔仕女的团扇,移步小桥流水,仿佛回到古时轻罗小扇扑流萤的岁月。她轻扫淡眉斜倚在七曲水廊上,双手轻抚那柄如玉美人扇,那是他送给她的,想起他时,总有一缕暖意迷漫心间。他知道她在等他,隔着细细的雨雾满心地欢喜。清代孔尚任《桃花扇·眠香》则有:“小生带有一宫扇一柄,就题赠香君,永为订盟之物吧。”

  唐代张祜《团扇郎》,“愿得入郎手,团圆在眼前。” 愿爱如碧草春心蔓延,愿我是一株青莲,映开在你眼帘的第一抹风景,不再是手执纨扇愁对明月独守孤灯,而是你一声呼喊下的泪眼盈满眶。

原创文章,作者:总编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lywxg.com/12762.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