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匀的山水古迹

都匀的山水古迹

在黔中各城市间,都匀以秀雅清洁著称。

    都匀的地形特征,是二山夹一水。二山,东为七星山、东山、马鞍山;西为蟒山,又称龙山。一水,即剑江。都匀旧城筑于东山西麓,剑江东岸的斜坡上。明初建城,阅五六百年并无大改观。至二十世纪中叶,始迅速向北南西三向发展,遍江两岸。

    东山之巅,明代建有魁星阁,俗称钟鼓楼。内悬巨钟,旦暮鸣响,声播全城。旧楼毁于十年动乱,八十年代末重建为三层楼阁,环以宫墙,甚是伟丽。早晚雾起,仰之如天阙。不知何不更置一钟,俾复旧观。

    蟒山高大雄峻,蜿蜒如巨蟒,故名。明代张?改为龙山。嘉靖末年,吏部主事张?因疏劾严嵩父子擅权乱政,被遣戍都匀达九年。其《龙山书院记》云:“都匀郡城,隔河有山,雄峙崔嵬,双峰插天。跻其巅,逶迤若数千里,群山俯其下。徘徊四望,南尽交广,北极湖汉,西连滇蜀,皆在目前。诛茅卜筑之日,有灵龟大尺馀,蹲伏其前者三日。于是楼之阁之,又殿之而廊之。自麓至巅,凿为磴道,曲折盘纡可数千尺。循蹬而回,树以竹柏;殿后石陂,高广平坦,其文青赤二色相间。有泉一泓,泠泠然清也。左右皆古木、藤萝,清风时至,如万壑涛撼,一起一伏,不可名状。乌猿白鹇,飞翔叫啸,往来其间,若素相狎者。”据记载,都匀人敬重张?,为构鹤楼书院以供教读。鹤楼、龙山,殆二而一焉。

    万历初,刑部观政邹元标以反对首辅张居正夺情(不丁父忧),被廷杖后遣戍都匀。邹元标戍匀六载,筑室鹤楼之畔,讲授生徒,播阳明之学。从游诸生以陈尚象为杰出,后登进士第,官户科给事中,以直言敢谏著称,因疏请建储忤神宗,受杖回籍。元标有《都匀龙山》一首:“曲径排云上,层岩插碧空。古木环青霭,烟霞乱石从。摩岩揭古偈,翻经一叩钟。昙摩今何在,??缇共环辍U嬗绣幸Hぃ?鋈挥??纭?rdquo;后又集前后龙山诗为一卷,名曰《龙山志》,可见他对此山此郡感情深厚。他离匀后,其门人与地方官绅鸠资建南皋书院以纪念。南皋,元标号也。二书院早已不存,连原址也无从指认了。

    剑江,源出城北四十里的斗篷山,为清水江主源。俗谓山无水不活,剑江由北而南流贯全城,使山与水相连相依,给小小的都匀城注入了灵秀之气。八十年代初,市政部门大举整治,掘沟以排污,筑坝以潴水,使剑江清澈平阔。沿河两岸广植花木,不数载,已是绿荫满目,繁花似锦。

    剑江在城中心折而趋东,将城截断,复往南流。城断处,有三桥连接两岸,交通南北。最老的一座名百子桥,七孔,青石拱砌,敦实厚重。清乾隆末年郡人唐文升独资修建,以后的百馀年中,唐氏后人两次修复。民国三十三年,倭寇侵入独山县境,都匀守军惊慌失措,毁桥二孔以阻敌,后由地方修复。八十年代东西两桥建成,百子桥禁止车辆通行,于其上建游乐场所。红墙绿瓦的楼榭,与古朴凝重的石桥形成剧烈的反差,殊不伦类。

    百子桥下游里许,剑江南转处,曲折成潭,名龙潭。夹岸树木耸峙,绿树丛中有塔如玉笋秀出,直刺天宇,此为文峰塔。塔高十丈,七层,六面,顶矗钢刹。

    此塔原名文笔塔,明万历间桂姓总兵率郡人建木塔五层,后圮。清道光十九年,时任甘肃按察使的都匀人陶廷杰捐银千两,府县募集二千两,于原基上重建石塔。陶氏撰书《重修文峰塔记》碑刻立于塔下。文峰塔是配风水、培文气之物,古人相信此举可促使地方人才辈出。陶氏还有一首咏塔诗,从中可见建塔的目的:“水抱全城万象涵,到头关键岂空谈。千夫建石方圆合,七级凌霄日月参。故址立成新雁塔,中峰长镇老龙潭。一枝健笔钟灵秀,振起人文冠斗南。”近年又在塔畔辟园林,添置花草竹木,亭台楼阁,雁塔涵潭的旧景更具引人流连的魅力。

    都匀旧有“八景”之目,具体内容记不得了。“八景”说起于明代,崇祯十一年四月初一日,徐霞客游黔抵达都匀,在都匀住了一天两夜,借得《都匀府志》来看,见有“都匀八景”的记载,就在日记中讽刺了一句:“载都八景,俱八寸三分帽子,非此地确然特出之奇也。”所云“八寸三分帽子”,大而无当之谓也。都匀地处边徼,建城较晚,人烟稀少,彼时的美景想来也不会多。硬要拼凑“八景”之数,不免有名无实或名过其实,怪不得见多识广的大旅行家要讽刺。现在都匀自称“桥城”,也颇有“八寸三分帽子”之嫌。都匀桥固多,但除了一座百子桥,其他桥俱不古老,又无特色,甚至是简陋的。这些桥再怎么多,能与苏杭比么?凡事当从大处着眼,细处着手,多做实事,少图虚名。事情做好了,声名自远,不待自己吹嘘。

原创文章,作者:总编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lywxg.com/12820.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