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的异域世界

生命的异域世界
生命的异域世界
生命的异域世界

    我从偏桥来,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参加台江的姊妹节,那是一个美丽的节日,节日里,年轻人可以纵情地歌唱,用自己对爱情倾诉而获取爱情。老年人则不慌不忙,叭达叭达地抽着旱烟而获得尊重。中年人则不然,他们得好好地张罗一桌好菜,给来客敬几杯米酒,唱几曲古老歌,,回溯人间的奇迹:风从哪里吹来?枫木生了人类而人类怎么生不出枫木?我们和老虎为什么是同胞?甚至蛇也是!那些叫“弄龚”的彩桥纸花怎么会招来灵魂……
  
  苗族人呀,对这个世界的看法真是奇异,他们把生命解读放到一个异域的世界里,让哲学家玩味不起,让人类学家蒙圈儿。既到台江施洞,何不让我们去苗族文化博物馆去看看,那看看那些解读人类生命发生发展的过程。
  
  杨倍德是知深学者,当他退休之后,这“忙”似乎得到了缓一缓。然而,创办河湾研究院的安红女士则不放这先生停留下来,把一个院长托付给这先生。先生不负众望,用他的智慧,理落着一个研究院和一家博物馆。
  
  从偏城到施洞,只要一个多小时的路程,因为其他的原因,我们那天居然十二点钟才到。听我们去参观施洞的苗族博物馆,作为院长兼馆长的杨培德先生早早就到那门口迎候。他们有食堂的,都是些难得家常饭菜,十分可口。
  
  早饭吃好之后,我们的参观是从“祭鼓堂”开始。祭鼓堂是用一?H简易的瓦房,门楣之上悬挂着“祭鼓堂”三个字——说实话,走进这样的祭祀场,我心里总是有一种莫名的震撼。培得先生总是显得十分的庄重,并不厌其烦介绍:蚩尤,中华民族三祖之一,在北方他曾带九黎部落联盟,与炎帝神农氏和黄帝轩辕氏为首的另两大部落集团纷争。涿鹿一战战败。蚩尤的九黎集团大部分向南流徙,开始了苗族多苦多难的五千年的迁移历史。至今苗族人民中还广泛流传着蚩尤的传说,他们始终信奉蚩尤为其始祖。在这间房子里,正香坛供奉着蚩尤塑像。塑像塑得很好,还真如《述异记•杂叙》所描写的“蚩尤氏耳鬓如戟,头有角,以角?人,人不能向”一样。这尊塑像是由台湾唯心宗宗主混元禅师开法蚩尤帝祖圣像金身,由元峰法师领队三十多人护法前来河湾祭鼓堂。2016年11月3日夜,在奉迎安座苗族人文始祖蚩尤帝金身圣像仪式上时,奇异的现象发生了:不知从什么地方飞来蝴蝶,一只,两只,三只,接着飞来很多只,她们或停在板壁上,或飞到脸夹边,或飞在衣帽上……大家哑然。苗族古歌《枫木歌》说的真有蝴蝶,蝴蝶生蛋,蛋生了十二兄弟,其中有人类……
  
  在仪式过程中,出现了《苗族古歌》创世生命祖神“蝴蝶妈妈”神圣显现的奇异现象。对这一奇异现象可以用各种理论视角进行分析说明,美国当代著名宗教学家伊利亚德在《神圣的存在》中认为,人类及其生活世界也是一个神圣的世界,正是在这个意义上,人类多少是宗教的人。因此他提出了神圣显现的神显观念,他说:“神圣总是通过某物显现出来”。“我们必须习惯于这样一个观念,即承认神显是绝对存在于任何地方的。” 若用伊利亚德关于神显观念,解读河湾水寨“祭鼓堂”奉迎安座蚩尤帝祖圣像仪式中的蝴蝶奇异现象,就可解读为苗族创世生命祖神“蝴蝶妈妈”在神圣的仪式中神显了,神显的“蝴蝶妈妈”停留在不同身份人的过程,表达出了不同的神圣隐喻涵义,人们对其隐喻涵义可以进行不同的理解。
  
  祭鼓堂的出来的正面,是河湾研究院院楼,位于清水江畔。苏元春公馆正好位于河湾研究院的西侧,芳寨村西隅,与柏子坪村交界处。这是一座南朝北的古建筑,正大门正对清水江北岸的金钟山。公馆建于光绪初年,据传,现存的苏公馆系苏元春的师爷田兴恕和家人及众清兵住宅。民国二十四年(1935年),福建省财务委员会委员张伯修弃职还乡时曾寓居于苏公馆内。公馆为三进三幢五开间单檐悬山顶的木质结构建筑物,系由前间、中堂、后院、天井和封火山墙组成的封闭式院落。上覆青瓦,木板封檐,柱壁油漆,础柱石鼓刻有二龙抢宝和花虫鸟兽图案,四周封火山墙均精绘花卉鸟蝶院坝用火砖铺墁。前进右侧为通道,中进为中堂,天井居中,中堂明间宽敞,为家人聚食会客之处,后进为后院,系主人卧室、书房。后院后墙正中镶有一个由木条拼成一个“??rdquo;字的大圆形窗子。前门有数十级合阶直达清水江。正门为条石门框,双门合启闭。院后有花园。苏公馆是台江尚存规模较大的清代建筑物,1999年,公馆被省政府列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
  
  苏元春(1844-1908),字子熙。广西永安人。其父苏保德曾任永安州团总,被太平军杀害。其兄苏元璋为报父仇,于1855年加入张高友领导的天地会。12岁的苏元春无依无靠,因偷窃遭官府捉拿,遂投奔苏元璋而去。后投湘军席宝田部,苏元春被任命为百夫长。苏元春因杀汉人勇敢擢升管带、参将。后又因杀苗人卓著,相继擢升副将、总兵。到1871年5月时,他已获记名提督了。为扼守这苗疆,他在这里大兴土木,成就了这一组建筑群。
  
  前些年我曾到过这里参观,那时的公馆已破破烂烂。天通地漏,门窗倒塌、荒草藤萝缦布。幸得有一株凌霄爬着陈旧的墙壁,直达马头墙的顶端开着鲜艳的黄花,让人在这残屋里平添几分的兴致。
  
  如今,这里已辟成清水江文化博物馆。从北门进去,映入眼帘的是一块大大的院子,地下已用大石条铺就。一?H五间瓦屋已修缮完工。只可惜窗户已经变成条形状,不再是原来的方框,窗花不再是蝴蝶或蝙蝠,一切从简了,不知道是为了节俭还是做不出原来的工艺。杨培德院长带我们走近那?H大瓦房后,眼前的景象让我们耳目一新。堂屋的中墙上挂着一幅清水江流域的卫星地图,用蓝色线标注了流域的走向,重要的码头、集镇则贴上三角旗标签。在整个展厅里我们看到了反映清水江文化的很多图片,这些图片有古码头、集镇、木业、祠堂、古树、古村落,以及苗族侗族的生产生活习俗……就连苏元春的太师椅也放在显著的位置。
  
  这老教授如数家珠地讲述清水江流域的故事。我们所知道的故事多是从明季开始,而老先生说其实不然。近年考古发掘证明,清水江人类活动的历史已上推到万年前的旧石器时代。在天柱白市电站淹没区发现了远口镇的坡脚、鸬鹚、月山背、?G头、学堂背、中坪、坪上及瓦罐滩等8个遗址,通过大规模抢救性发掘,出土石制品9500余件,完整及可复原瓷器3600多件,年代距今7000年左右的新石器时代;清理的2座战国墓是贵州境内首次发现的楚式墓葬;而瓦罐滩窑址则是贵州省内第一座经考古发掘的窑址。在白市镇发现了盘塘及烂草坪、辞兵洲、仙人洞遗址,在江东乡发现江东溪口遗址。通过考古发掘,获得重要发现,厘清了清水江流域自旧石器时代晚期历新石器时代、商周、战国、秦汉至宋明时期的古代文化脉络。磨光有孔的石器、磨制石斧、打制石器、陶片、贝壳、螺壳、兽骨、鱼骨等相继出土,考古重大发现证明,早在新石器时代,清水江天柱段就有大量人类活动的历史,它的发现将清水江文明至少前推七千年,极大丰富了清水江古代文化的内涵。清水江文明应该是中华文明的浓墨重彩一部分。
  
  参观好清水江博物馆后,接下来就是苗族文化博物馆。
  
  贵州素以世居少数民族众多、原生民族文化资源丰富、自然生态和人文景观交相辉映而享誉天下。台江县是苗族中部方言族群聚居程度最高的县份,苗族人口占比达97%以上,是明清以来“苗疆”的腹心地区。台江苗族的鼓藏节、独木龙舟节、姊妹节、苗年节等一系列节日,既是展现刺绣、银饰、古歌、飞歌、反排木鼓舞等璀璨民族文化的大舞台,又是领略苗族热情好客、勤劳智慧和风土人情的好时机。经过多年经营,台江已成为全省乃至全国最具代表性的苗族文化赏游胜地之一,而施洞镇则是探赏台江苗族历史与文化的最好窗口。施洞苗族博物馆以苗区文化生态建设与经济社会发展为基本关切,选择部分典型苗族传统文化图片、实物,如苗族和苗区的经济、社会、历史、宗教、风俗、生态、建筑、服饰、饮食、医药、节日、文学、歌舞、手工艺等进行系统展示。展厅分为“生命同源”、“生命平等”、“生命平凡”等几个展区,目的是挖掘整理当地民间乡土文化及探索苗族人的生存智慧。这里亦然成为生命的异域世界。
  
  河湾研究院、苗族博物馆等已成为研究和考察苗族文化的基地。国家民委原副主任周明甫先生曾到访河湾苗学研究院并对这项事业寄予厚望;王朝文先生始终关心支持并亲笔题写“河湾水寨”匾额;中央民族大学“贵州河湾高级研究基地”、中国人类学民族学联合会苗学专业委员会“研究基地”、贵州大学“教学实习基地”、贵州民族大学“民族学重点学科田野工作站”、“苗族??鲁王研究基地”等也先后落户河湾,一个集科学研究、人才培养、产业开发等多赢合作项目正次第启动。

原创文章,作者:总编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lywxg.com/12930.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