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城

青城

“青城天下幽”,这五个字让我一直向往青城山。后来终于得了机会去,兴致勃勃地向朋友说起。她却不屑地撇嘴:“幽?还有这样的地方吗?都是商业街!”

    都是商业街,这也是我常挂在嘴边的。青城,你的“幽”尚在否?

    进山,林木参天,青山四合,果然葱翠如城郭。走过绿云阁,转到怡乐窝,再到集仙桥小憩。古树,溪流,亭阁,一一随山势错落。游人虽然如织,却并不觉十分喧哗。山径边草木中,依稀传来《高山流水》。巍巍乎洋洋乎,古琴那特有的清劲峭拔,很对青城山的味道。

    既上了山,自然少不得看道观,这是青城名片之一。山上随处是历史悠久的道观,香火鼎盛。

    青城山因道教而扬名,很早就有“神仙都会”之誉。抗战八年,无数文人流亡入蜀,张大千,齐白石都曾在此作画居住。翰墨余香,又为它抹上浓重的一笔。除了文人,还有政客,其中上清宫匾就是蒋中正所书。这块匾能在文革中幸免,还要感谢当年上清宫的老住持。他用泥巴将匾糊住,写上“为人民服务”五个大字,将其保全。

    而我印象最深的,是天师洞外的一行:“河山信美,当以热血保卫之。”题咏者是1942年的一群军校学生。他们是谁,后事如何,已不可得知。但这行字迹却留了下来,继续感召青春与热血。

    名山必有佳树。青城山的佳树是银杏,俗称白果树。白果是它的果实,做膳是青城特色。山下夹路的农家乐,每家都可见到“白果炖鸡“的招牌。青城山最老的一棵,据说已近千年,长在一间道观后院。小道士自豪地称其为“镇山之宝”。小院狭窄,站在树下仰头望去,只看见飞檐笼盖,看不见古树应该伸展的蓝天。树枝上,凡人力可及处都挂满了红布条,树根遍布香灰……此举可谓本国旅游特色。善男信女布过功德,敬香挂红,真以为古树有灵,当保佑自己?古树若有灵,当先惩戒这些用劳什子阻碍自己生长的人吧。

    传说中的出世之所,其实俗世里该有的一样也没拉下。想想也有道理,不经红尘浊浪,不见众生百态,悟从何处来,道由何处生?

    游至月城湖,景区人员连称无路,下山只能坐缆车。游山,我历来钟情步行,排斥直上直下的便捷。来之前翻过驴友手册,知道湖边有下山的小路——本该有路,缆车未建之前,莫非道士或者香客们竟然是飞身上下的?

    花了一分钟,就找到那条小路。有了收费的缆车,步行道必然荒废失修。许多石级都已颓塌,道旁荒草凄凄,好不破败。特立独行委实是需要勇气的,这里恍若与世隔绝,我走了半钟头也不见一个人影,心头发毛。所幸再走不远,就听见林稍外缆车的喧腾,迎面还有一个卖黄瓜的小贩。

    必须表扬青城的黄瓜。黄瓜出自后山的农家,消暑远胜矿泉水。瓜贩们挑着沉沉的担子山间健步,一根八九寸长儿臂粗细的黄瓜,到了他们手中,几下就皮尽瓤现。削下的瓜皮绵延不断,薄可透光。这种经年积攒的娴熟简直有如艺术。老杜吟过:“自为青城客,不唾青城地”。古人对环境与美景何其爱护,我们却往往长城自毁。青城卖瓜,即推销了土产,又减少了污染,实在值得借鉴。

    出得山门,暮色来临,四周一下子就苍凉寂寥起来。回望群峦,望不穿的萧森里,不知藏了多少故事。遐想间,一阵笑声骤然刺入耳鼓。那是在茶社屋顶打牌的年轻人,二十出头的年纪,正当恣意挥洒青春的时候。他们并不为觅幽而来,而青城山无言,默默将他们的狂放收纳入怀。

    流水的访者千年的山,任凭你怎么解读它。商业街还是悟道场,任凭你怎么打扮它。青城山,它只伫立在那儿,不声,不语。

原创文章,作者:总编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lywxg.com/13001.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