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海湖畔的诵经者

青海湖畔的诵经者

青海湖畔的诵经者

    黄昏前,我们到达青海湖西岸的年乃索麻村,住进了一户藏民的家庭旅馆中。虽然此前几天,我们或者忙于赶路,或者忙于找住处,或者在营地上彻夜被蚊子折腾得死去活来,没睡过一个囫囵觉,但在临睡前,我还是把手机闹铃又拨前了一个小时。这是考虑到青海湖与我所在的那座城市之间存在13个经度差。我不想因睡觉而耽误了年乃索麻村的日出。

    年乃索麻村位于青海湖西岸一座小山的南侧,隶属于青海海西蒙藏自治州刚察县泉吉乡。当我们从天俊县顺道来到这里之前,一直拿它当天俊的属地。直到安顿着住下来之后,才发现了这个认识上的谬误。

    乍看起来,这个村子的布局恰似一个微型的布达拉宫,坐北朝南,依山势而建,呈现十分明显的梯阶布局,但细看起来,除了与它毗邻的那座佛学院以外,整个村庄并无大型建筑,都是由一排排整齐的民居院落组成。正如我们在藏区多数地方所见,这个村落的建筑也是以白墙和朱砂顶为主调,重要的地方涂成金色,衬在高原上的蓝天绿地间,有庄重、圣洁之感。那座白塔,以及那条写在半山坡上的巨大的藏文六字真经,更是给这座宁静的村落填上了一重浓重的宗教感。

    年乃索麻村后的山上也有玛尼堆和经幡,不过不像来路上所见的那么大,那么多,只在村后三个落差很大的高程点上有两三处分布。这座小山包的最高处,是一处有石堆和树枝搭成的“插箭台”,据说是用于祭祀小山神或小村神所用。这些类似的祭祀物,在进入青海蒙、藏少数民族地区以后随处可见,并不为奇,真正使年乃索麻村身后这座小山出彩的,是那些成百上千的红绸带,如旗帜一般地插满半山坡。就像一面向阳的墨绿色的山坡覆满了红色的小树林,十分抢眼。当夕阳西下时,柔和的余晖洒在山顶,顺带映红了那面绿山坡上的红色的“小树林”,暗影中静卧着那座幽静的年乃索麻村,颇有画意。我就是被这里的光色所感染,而将闹钟拨前一个小时的。至于这半山的饰物实有其宗教含义,或者仅仅只是一种景区装饰,所问到之人,均莫衷一是。直至本文落笔,我也没有找到权威的答案。

    虽然我已经预先调整了手机定时,但那天早晨,我并不是来到年乃索麻村村前草地上的第一人。我仅仅比那座山包右后方升起的曙光早到了一会儿。那时,在那片因落在阴影中而十分昏暗的草坡上,除了那块雕有“沙光寺”字样的大石块以外,还有一个影子在影影绰绰地晃动着。起初,我以为那不过是一头小牦牛,但后来,那缓慢的、单一的、反复重复着的动作提醒了我,那是一位虔诚的佛教徒,一位赶在日出之前就来到这里的参拜者。他(她)远远的站在那片倾斜的草地上,面向年乃索麻村的方向,腰身微欠,双手合十,先将合十的双手高高地伸向头顶的天空,然后缓缓地落在胸前,低下头来,口中默诵着什么,浑浊的声音在黎明前的微风中衰减为一串时隐时现的咕哝。然后,以一个双手前伸、五体投地的俯卧来结束这一小节动作。接着,他又站起身来,双手合十,举过头顶,去重复下一个周期的动作。那天早晨,从我来到这片昏暗的草地之前直到日上三竿,他一直如此这般地重复着他的祈祷,神色庄重,动作认真,没有一刻停歇。而我,出于一种自觉的尊重,没有去接近他。我只是远远地踱步在白塔附近,将自己化作一个早起呼吸新鲜空气的游人,有心无心地看着那个渐趋清晰的暗影做他自己的事情。

    后来,当一缕刀锋般的晨光越过山脊,照亮那片原本昏暗的草地时,我终于辨认出,“他”,其实是个身着深色藏袍的老年妇女。那件肥大的、长及脚踝的藏袍,以及藏人宽大的骨架,竟使我误以为那是一位身着紫红僧裙,外披紫红披单的喇嘛。

    有那么一阵子,当阳光逆射,勾勒出年乃索麻村错落的屋脊,也勾勒出这位藏族老妇人头上的缕缕银丝时,我有一种由衷的冲动,想构思一幅以老妇人的背影为主体,以年乃索麻村以及它身后的经幡、插箭台以及玛尼堆为背景的照片。那时,柔和的光线、静静的村落、飘拂的经幡以及白发祈祷者的背影,都恰如其分地表达着一种虔诚的宗教气氛。但是,出于一种担忧,我始终没有走近她,直到她迈着她那高原牧民所特有的、略带摇晃的步伐离开那里时,我也没有触动我的相机。但那幅构思中的图景,却久久地刻印在我心中。

    据说,在藏传佛教中,嗡嘛呢呗美?说牧?终婢?侵罘鸫缺?腔鄣囊羯?韵郑?哂幸街嗡?械姆衬铡⒋?床豢伤家榈睦?娴牧α俊5?绻?悴荒苷?纷ㄗ⒌爻炙校??臀薹ㄍ耆?⒒有в谩H缤?豢檎绰?页镜慕鹱樱?涔庠缶湍岩员环派洹K?裕?厝嗽谒芯?保?ǔ2换岜簧硖宓母芯酢⒆陨淼耐?胍约吧硗馐挛锏挠栈笏?中摹T诤罄垂鄄旃?死?忠院螅?叶源思负跎钚挪灰伞H绱怂道矗?谀昴怂髀榇宓哪歉鲈缟希?业囊?且残硎嵌嘤嗟摹5?潞蠡叵肫鹄矗?淙皇?チ艘淮闻钠?幕?幔?胰床⒉缓蠡凇?/div>


    上一篇:世上最好吃的樱桃在西雅图
    下一篇:黔东南纪行(组篇)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