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沙谷:铜仁最红的地方

红沙谷:铜仁最红的地方

    如果没去过安花,你便不能真正了解苗族;如果你没在安花生活过,那你就不会知道人间还有如此雅致的生活。 ——题记

    探幽红沙谷
    人们都说,沙坝茅坪九溪十六寨处处皆画卷,眼见为实,此话一点不假。在饱览完九溪十六寨的山水美景之后,就我个人的审美意趣,我更偏爱于九溪十六寨红沙谷。

    阳春三月,沿着银寨小溪溯源而上。一路闻着从山上散出的木姜花香,走进幽深的红沙谷。清溪在山谷静静地流淌,没有一点声响。两边的树木丛茂,郁郁苍苍。那些高高挺立的杉木和松木,还有夹杂在密林中叫不出名的乔灌木树种,密密层层拥挤着,放佛在竞相争吸着空中的阳光和空气。

    美锦江源
    盛开的野樱花凋谢了,代替它的是在丛林中绽放的木姜花、香草野花和雏菊,它们盛开着淡白或粉红的花色,满缀着泼墨的山形。春风回暖,一夜之间,各种不同树木渐次冒出了新的嫩叶,给大山披上了一层绿绿的春意,一片盎然。

    幽静的红沙谷,心怀幽深,姿态天然。这里的秀水清亮澄澈的,不受任何干扰,各揣着自己的心事,不与陌生人说话,只顾奔流不息,当流经一段稍缓的草滩后,那河床的落差,水流便从光滑的石块上直泻而下,溪水相互碰撞,并发出哗哗的声响,从远处听去,好像从水底翻出来的音乐。瞬间泡?i簇拥,随着溪水奔流的回环,又在水面上卷起一圈圈的漩涡。

    野生幽兰群
    溪水在平坦草滩上流淌,便见在清浅的水面上泛起细微的波粼倒映着树影,时隐时现。阳光从树木隙缝间射出星星点点的光斑,折射出彩虹的颜色,美妙极了,这是光色在山谷中的绚丽。半个时辰后,我坐在小河边的草地上休憩片刻,两眼凝神着清澈的溪水遐思。我知晓,这九条山溪犹如八十坡大山脚下条条血管的密布,亦是铜仁锦江河的源头水系,千百年来在高山深谷日夜奔流而汇入沙坝河,然后流入锦江。

    大自然的优美和幽静,在调谐着山水融合的默契,不经意间将我的性灵淹入。漫步红沙谷,让我感慨的是:这里的山水没有故作,山谷里没有什么寺庙,也没有什么名胜古迹,更没有那荒诞的神话故事传说,也没有所谓“佛教道学”气息的喧染,这里只有大山的野,溪水的清,远树的绿,一切自自然然,真真切切的,让人感受山水原始的璞真和雄野,让人有一种脱尽尘埃的清澈秀逸的爽朗。

    红沙谷
    该收起思绪的缰绳了,我起身站立,抖掉沾在身上的草节,继续顺着蜿蜒地山谷前行。山谷越走越深,森林越走越密,突然前面两边的大山收拢了,从而耸立对峙形成了一道逼仄的峡谷。前面没有路了,溪水上没有架设的木桥,我只好搬动河边的红石岩临时垫在河中,小心踏踩着石岩跳跃而过,由于溪水的曲折,每次?河,我不知重复多少次搬动石岩的举止。行走山谷中,突然发现数丈远有几只雀鸟在溪水边寻食,它们东张西望的。原本优静的秩序被我的?撞闯进搅乱了,那几只鸟物灵敏,或许听见我的脚步声,惊慌失措地扇动着羽翅飞上天空。在空中绕了一个圈,并发出几声哇哇的啼叫,好像是对我的诅咒。峡谷不长,大约数百米之距,没走多久,前面的山谷顿然空阔起来,让我意识快走出山谷了。于是,我加快了步伐。太阳快要落 山了,西边满天的彩霞。当我走在青龙桥上时,忽然想起徐志摩先生在康桥说过的话:“有健康是永远接进自然的人们,不一定与鹿?游,不必一定回“洞府”去,为医治我们当前生活的枯窘。不妨在青草上打几个滚,到海水里清几次浴,到高处去几次朝霞与其晚照。”这就是我旅途红沙谷的深刻体验,此刻的我便是红沙谷的游客。

    作者简介:吴胜之,松桃作家协会主席、贵州省作家协会会员、中国茶叶学会会员,原松桃茶办主任。作品散见于省内外各种报刊,出版文学作品多部。其以反映地方风土人情为主题,致力于对苗乡文化和民族文化的挖掘与整理、宣传与推荐,作品深得各界好评。

原创文章,作者:总编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lywxg.com/13129.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