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黄鹤楼

    古人西辞黄鹤楼,烟花三月下扬州。孤帆远影碧空尽,唯见长江天际流。

    到了武汉的黄鹤楼才知道自己已经到了当年李白送别友人的地方,猛然觉得和那些诗人是如此的近。游黄鹤楼是我平素就有的愿望,很早就知道黄鹤楼是天下名楼,向往了很久,终于有机会一睹芳容。

    《南齐书·州郡志》说有个叫子安的仙人,曾骑黄鹄(即鹤,古“鹄”、“鹤”二字通)经过黄鹄矶。《太平寰宇记》说骑鹤仙人叫费文?(huī灰),一作费?(yī衣),每乘黄鹤到此楼休息。楼因此得名。许多文人曾题诗抒慨。

    黄鹤楼始建于三国吴黄武二年(公元223年),历代文人墨客登楼吟诗作赋,畅抒情怀,流传至今,诗词逾千首,文赋过百篇。现在的黄鹤楼景区由黄鹤楼、白云阁、岳飞广场、千年吉祥钟、落梅轩、诗碑廊等大小60余处景点组成。是一处融人文与自然景观为一体的著名风景区。

    黄鹤楼檐飞蓝天,楼架五重。矗立长江之滨,风云际会;守望鸿桥之侧,目极楚湘。千帆竞发,何曾徘徊花前酒;万木争胜,不知楼下送别人。

    黄鹤楼扼江夏高地,站立楼顶,矫首遐观,可以俯视天下。江风远来,穿门厅而过,衣襟飘飘,风生水起,云霞满身。

    在黄鹤楼的第四层,我们可以看到自三国以来历代黄鹤楼的建筑规划布局的模型,那些建筑各朝各代风格迥异,最初是两层,后来是三层,现在的五层楼的设计是建国后的作品,比较以前各个时代的设计,现在的黄鹤楼气势空前。

    站在黄鹤楼上,可以看到东边的千年吉祥钟,千年吉祥钟高4.171米,重21吨。不时有游客在那里撞钟。“撞大钟,撞大运。”在旁边售票员的怂恿下,不时有人走到钟前,拉起撞棰,大力撞上去,低沉洪亮的终声响彻武汉三镇山水之间。那些不时出没的外国游人对撞钟兴致极好,我看见有一群7个游人上去撞钟,他们特意在那里摆好姿势,拍下照片,可能是准备寄回家去给他们的亲友们看看他们是怎么在中国撞大钟撞大运的。其中有位老先生撞了第一次后忘记拍照,又跑上去买了票撞第二次。他们兴致勃勃,游兴很高。每有人撞完一次,大家都在那里鼓掌。他们为了让钟声响亮些,拼足了劲往上撞,他们的情态和小孩子没有什么区别。每次他们撞钟的时候,售票员喊的是:“ready!go!”喊他们撞钟竟然用的是go这个词,我当时想,应该用hit这个词更准确形象。不知道那些外国客人的感觉如何?

    在黄鹤楼景区里游玩,你会感觉到有一个人似乎无处不在,他,就是毛泽东。我从景区南门上山,还在进门前的明清一条街上就注意到,在那些古典风味很浓的青石板街上,人们在那里不停的播放着毛泽东在文革中的画面,时间已经过去30年了,但当年掀起的那场文革风暴给人们带来的巨大冲击力,还是可以从那些声画制品中感觉得到,那种狂热依然具有巨大的感染力。我走进景区后,在落梅轩里面看到了相似的场景,在往上走的时候,在诗词长廊的旁边一处休息室第三次碰到,在黄鹤楼里面,我第四次看见那些不断播放的画面。

    在每一处播放这些画面的地方,都有大量的毛泽东纪念品出售,他的雕像,他的文集,他的纪念章,他的相关音像制品,应有尽有,其中相当一部分是文革遗物。文革时期,毛泽东在武汉最出名的事件莫过于整治武汉的大械斗。1967年7月20日凌晨,部分解放军战士和群众把王力揪到武汉军区大院进行质问和批判。20日至23日,武汉数十万军民一齐涌上街头,抗议王力挑走群众斗群众。结果造成了震惊全国的“七二○”事件。据不完全统计,武汉地区因“七二○”事件被打伤致残的干部、群众和军人6.6万余人,其中被残害致死的达600余人。这次事件后不久,王力、关锋、戚本禹等被逮捕。

    除此以外,这里有毛泽东留下的两首词。

    一首是《菩萨蛮 黄鹤楼》1927年5月,中共五大在武汉召开前夕。

    茫茫九派流中国,沉沉一线穿南北。烟雨莽苍苍,龟蛇锁大江。

    黄鹤知何去?剩有游人处。把酒酹滔滔,心潮逐浪高!

    当时国共合作濒临破裂,党内纷争不断,陈独秀拿不出合适的应对方案,坐失时机,局势恶化,最终被动挨打,国内政治形式风雨飘摇,政局不稳,毛泽东忧心如焚,写下了这首词。

    另一首写于建国后,1956年,当时国内形式稳定。毛泽东在武汉三次横渡长江,并写下第二首词《水调歌头·游泳》:

    才饮长沙水,又食武昌鱼。万里长江横渡,极目楚天舒。不管风吹浪打,胜似天庭信步,今日得宽馀。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乎?

    龟蛇静,风樯动,起宏图。一桥飞架南北,天堑变通途。更立西江石壁,截断巫山云雨,高峡出平湖。神女应无恙,当惊世界殊。

    在这首词里,作者意兴高涨,可以看出毛泽东对当时国内建设形式相当乐观,他对建设祖国信心倍增,他甚至在那时已经开始展望“截断巫山云雨”的宏伟蓝图。我们现在知道,2006年6月6日,长江三峡大坝合拢,“高峡出平湖”的局面已经出现,不知道当日合龙之时,有没有人告慰毛泽东的在天之灵?

    滔滔江水日夜奔腾不休,江上商旅往来如织。山下不时有火车横越长江经黄鹤楼隆隆驶过。夜色初降,万家灯火次第升起。天上明星,人间明灯,相互辉映,天地一体。那远来的江风飒飒吹过,伫立高楼,几乎有和古人乘黄鹤登仙境的感觉。大有“遗世独立,羽化而登仙”的出世之慨。

    一个时代已经远去,站立黄鹤楼,一千多年的流风余韵、文章精华渐渐把人们浸淫成为一个个诗人,或者词人,在这里,十年或者百年都是短暂的,在这座楼前所发生的一切,注定将要成为这座名楼的一扇窗、一片瓦、一角飞檐、一段神话或者传说。

    这座楼的基调是哀伤的,它给人留下的是送别的伤感,李白的笔下是这样,崔灏的笔下也是这样。

    还是情不自禁的想起崔灏的那首诗来:昔人已乘黄鹤去,此地空余黄鹤楼。黄鹤一去不复返,白云千载空悠悠。晴川历历汉阳树,芳草凄凄鹦鹉洲。日暮乡关何处是,烟波江上使人愁。

    武汉是幸运的,在毛泽东不算太多的诗词里,这里就占了两首。关于毛泽东和毛泽东时代的人和事都已经远去了。黄鹤楼送别的千年寓意在他的身上依然没有改变,一座楼,一条江,一座城市,曾经与他如此相关。当他1976年离别的时候,黄鹤楼可曾想起过他?今天,他已经离我们远去,他那渐行渐远的身影几乎让人忘记他曾经被神化,后来又被真实还原,人们可能依然有不少疑惑与不解,然而伟人的意义在于:他越是离我们远,便越是近于神。

    在黄鹤楼千年诗词的大河里,他以他的两首词占据了显要位置,时间越是久远,他越是令人景仰。他那远去的背影,是不是象无数远去的人一样,让人黯然销魂?

    时光已去,请让我做一首《黄鹤楼怀古》,以怀念一个人、纪念一座楼:三镇两山大河流,诗词铸就黄鹤楼。烁今震古彪史册,北战南征写春秋。云雨高峡蓝图起,巫山神女大梦休。故人黄鹤何处寻?去影茫茫水悠悠。

原创文章,作者:总编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lywxg.com/13231.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