逐梦黎明女神

    挪威之旅是一次猎光之旅。我曾经听一位从挪威归来的朋友说,当她看到北极光在星空出现时,激动地流下了热泪。如果我看到北极光内心将掀起怎样的狂涛巨澜?

    传说欧若拉是罗马神话中提坦神许珀里翁与忒亚的女儿,身份等同于希腊神话中的爱欧丝,每天早晨时分飞向天空,向大地宣布黎明的来临。她是黑夜转化为白天的第一道光芒。在漫长的黑夜里,如果能一睹这位黎明女神的芳容,实乃此生有幸。有些北极光迷,为了邂逅北极光,不止一次来到北极圈,然而都无缘相遇,乘兴而来,败兴而归。即使住在北极圈的挪威人,也把北极光当成 “稀罕物”,不是每天都能看到的,偶尔才露一下“峥嵘”。

    极光是地球南北极特有的一种大气发光的现象。这是由于太阳带电粒子进入大气层后与地球磁场作用而产生的一种天文现象。每隔11年,太阳才会经历一段活跃期。

    我们这次北极光之旅,正赶上太阳处于活跃期中,北极光出现的概率高于往年。

    北极光第一次出现是在海达路德邮轮驶进北极圈的特罗姆瑟时,广播里用挪威语、德语、英语报告北极光即将出现。游客们如潮般涌向舷廊和甲板。我提着三角架想找个地方把相机架好,可怎么也挤不进密匝的人群。举首仰望星空,只见一块云状物在空中漂浮,发出淡淡的绿光,那绿光中又包含了红、蓝、白等不同颜色,在浩瀚无垠的天幕上若隐若现。无疑,这就是北极光!我赶紧把相机镜头盖取下,将镜头对准天空,按下快门,可照出来的是一片黑。正在急得挠耳抓腮的时候,北极光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

    第二天晚六时,邮轮驶过一个叫哈沃于松的小镇。正准备吃饭时,广播又响了,有极光!我三下五除二把相机固定在三角架上,推开通往左舷的门。整个天象把我惊呆:两道绿色的云像两片柳叶划破天际,如风一样在星空中舞动,柳叶的边缘呈暗红色。我把感光度调到一万以上,快门控制在3-20秒之间,不停地试,北极光终于魔幻般地显现在相机显示屏上。柳叶似的光一会儿随风消散,接踵而至的是两块丝幔似的绿光旋转着在深暗的海面上飘忽,这多像欧若拉的裙摆,又多像传说中少女的亡灵。若是一人独行在荒原看到这莹莹绿光,一定会毛骨悚然,难怪生活在北极圈的人们把北极光看成是“死亡之舞”、“狐狸之火”。极光下的海变得一片亮白,远方的雪山被照出了轮廓。

    船抵希尔克内斯已是晚上。晚饭时广播通知大家到左舷观赏北极光。我匆忙提了相机,果真今夜北极光大面积爆发,来得猛烈,恣意汪洋,放肆地沾满了整个天空,令人眼花缭乱。那闪耀在夜空中的彩色光束疾速地伸展、跳跃、旋转、波动,时聚时散,一会儿如蛟龙在海天翻腾,一会儿又如嫦娥翩翩起舞,实在妙不可言。天气奇寒,从峡湾刮来的风呼啸怒吼。我有生以来第一次感受到风的威力。那风不是吹着你,而是像一个强壮而又野蛮的大汉推着你。彻骨的寒冷冻得手指头生疼,超强的冲锋衣也挡不住这高纬度地区的酷寒。脸靠在相机上哈出的气竟会结成冰粒,在甲板上待一会就得回到阳光房取暖,把行将冻僵的身体温热一下。整个身子像一团有灵魂的肉,速冻之后又解冻。然而,冻并快乐着。

    北极光散了,我的思绪仍在夜空中盘旋。回房坐在电脑旁,蛰伏的诗情突然澎湃,敲出如下文字:

    欧若拉,我一生的拥有走进北极圈,我离你近了近得可撩住你飘飘的长袂近得能听到你轻盈的呼吸近得能感受到你欢快的脉动我没有太多的奢望只求见君一面,此生足矣在深暗幽黑的海面上一道绚丽无比的弧光出现了你是这样的潇洒,把整个天宇当成了演出的舞台你是这样的任性,挥舞巨亳写出了漫天的诗情你是这样的骄傲,把银河星辰隐没在苍茫里你是这样的曼妙,把世界所有的姿色收进囊中你是这样的多情,连续三日降临久久不愿离去有人说你是少女屈死的冤魂有人说是婴儿早夭的幽灵有人说你是灾难降临的凶光千百年来,你背负了太多的恶名现代科技之神把你从可怕的隐喻中解救出来你不是传说中恐惧的幽冥也不是狡猾的狐狸之光而是光的使者,北方的黎明你带给我们。

原创文章,作者:总编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lywxg.com/13232.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