翁丁,中国最后的原始村落

翁丁,中国最后的原始村落

翁丁,中国最后的原始村落

翁丁,中国最后的原始村落

    人们想去一个地方最初的缘由总是莫名其妙,比如有一天在网上找歌,无意中发现了一个叫“司岗里”的乐队,这名字一下吸引了我,就去百度。原来,“司岗里”是佤族的创世纪神话,他们认为自己是从神圣的司岗里走出来的阿佤人的后代。

    佤族人说:“从前阿佤没有文字,但我们都能记住祖先的路;从前阿佤没有书本,但我们都能说出祖先的理。阿佤的路和阿佤的理,全部都在《司岗里》里。”而在遥远偏僻的阿佤山区里,隐藏着“中国最后的原始村落”——翁丁。

    翁丁意为水边的寨子,位于云南省临沧市沧源县的勐角乡,是一个居住着100多户人家,具有400多年历史的佤族山寨。

    从昆明坐大巴向西南方向行驶,跨过北回归线,就步入了沧源的地界。沧源得名于“澜沧江的源头”,紧邻缅甸,是佤族最集中的地区,占中国佤族总人口的2/3。

    沧源有车直达翁丁,到了村口,马上有人唱起歌跳起舞,还给每位客人的脸上来了一个“摸你黑”以示欢迎。“摸你黑”是远古的时候佤家先民用一种叫“娘布落”能医治百病的神药涂抹在人们的脸上,用于驱病辟邪,现在是一种健康快乐美丽的祈愿。

    如今在每年的五一期间,沧源县都会举办盛大的摸你黑狂欢节,有点类似印度的撒红节,不过佤族以黑为美,谁被摸得最黑,谁就最受欢迎。

    自从被《中国国家地理》誉为“中国最后的原始村落”,翁丁便被世人所知,渐渐的村子里的很多人家都开始提供住宿,手机也有了信号,还有些人家挂着用草编织的围巾和包出售。当地人家里没有厕所,全村只有两个公共厕所,虽然的确有点麻烦,但好在比较干净,也从来没遇到排队的情况。

    村子不大,全部逛完不过半小时,虽然已被开发,但由于地处偏远山区,交通不便,依旧鲜有游客到访。这里在解放前一直处于原始社会的刀耕火种阶段,解放后一举过渡到现代社会,留下了很多原始社会的印记,即使现在通了电,家家户户仍然保持着男耕女织,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生活。

    找了一户会说汉语的当地人家住下,看着烟不离口的阿婆在房子里生火做饭,跟主人闲聊。佤族是一个把精神生活看得比物质生活重要的民族,总是乐观豁达、无忧无虑,尽情享受歌舞带来的欢乐。他们认为今生只有一次,不管贫富贵贱,最后都要面对相同的轮回,因此一定要珍惜仅有的一次人生,快乐地生活下去。老人常说:“我生是因为我存在,我存在是因为我快乐”。

    村里的年轻女子很少再穿传统服饰,只有老人穿着佤族长裙,她们从小会用木棍将耳洞扩大,然后戴上银饰耳坠。佤族人以黑为美,有的老年人的牙齿还被特意涂成了黑色,冲你笑的时候有点小吓人。佤族每个部落的服饰都有区别,翁丁只是众多部落的一支,所以当地妇女穿的是独具翁丁特色的佤族长裙,其他地方可没有。

    来佤寨,自然要尝尝著名的鸡肉烂饭,佤语称“布安纳亚”,这混合了多种西南地区特有的蔬菜和当地土鸡煮出来的烂饭,是佤族待客的上等佳肴。小伙伴们大呼美味,每个人竟然都吃掉了三四碗。佤族的每一个村寨里都会有一对木鼓,置放在高地的一间竹制的木鼓房里。这是佤族独有的鼓,在佤族的传说中被视为至高无上的通天神器。

    佤族人认为人生病是因为灵魂不干净,久病不愈便需要举行招魂仪式,灵魂干净了,身体才会健康,这种古老的仪式至今流传在佤族的几个村寨中,据说我们去的前几天才招过魂。

    在佤族人心中,寨主是他们最尊敬的头人(在原始的佤族社会寨主的位子采用世袭相传),所以拜访寨主成为每个来翁丁的客人必须做的事情。在佤王寨喝上一杯佤王煮的苦茶,苦茶熬得浓,虽味苦,但喝后有清凉感,回味时甘甜可口。

    佤族信仰的是自然崇拜、神灵崇拜和祖先崇拜三位一体的原始宗教,认为所有山川、河流和一切不理解的自然现象都有精灵,会给人们带来祸福。他们最崇拜的是木依吉女神,她的五个儿子是分别掌管开天、辟地、打雷、地震的神和佤族的祖先。

    早年,佤族人民为了祈求雨水并希望木依吉女神制止野兽吃庄稼,开始了猎头的祭祀活动,经常躲在村口猎杀外人,尤其偏爱皮肤白并有络腮胡的男子,因为佤族人认为这种人头的血滴在庄稼上会获得丰收。由于猎杀了很多解放军,惹怒了有关部门,于是政府在1957年发令取缔了这个习俗。“人头桩”就是当时最后保存人头的地方,据说人头桩最多的时候有170多个,可见翁丁男子的骁勇。

    从此以后佤族人只好剽牛祭祀,于是到处可见的牛头也就见怪不怪了。

原创文章,作者:总编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lywxg.com/13276.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