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子湖畔的梦

    一个人的旅行
    一个人旅行。这一条在我的TO DO LIST上面待了太久。大学前三年想象过多少次潇洒跷课说走就走的旅行,在上课的时候偷偷思绪抛锚规划过多少次线路,查了多少次青旅和车票的价格。终究,攒足了钱,却还是没攒足勇气。

    天知道我有多想一个人旅行,而我偏偏又是怯懦的人。十天前,当我无意翻到日历,忽然发现属于我的自由时光已经没有多久了的时候,我想:该走走了。于是,趁我还抓得住自由的小尾巴,便订好机票和青旅,收拾好行囊,义无反顾地出发了。

    有太多人说过我像苏杭女子,温婉,柔和而安静,而只有自己深知心底不时涌动的浮躁。于是,便急切想去看看那里究竟哪般模样。是否,那里真的如同大片的云朵一般缓慢而绵软?

    初遇时刻
    经过两小时的航行,从冰雪刚刚消融的长安城来到细雨绵绵的临安城。只背了一书包的行李,我独自来到这座被誉为天堂的城市。坐上去往市区的机场大巴,车窗上蒙了一层细密的水汽,让人看不清窗外的景象。能看到的,只有透过磨砂玻璃一般的车窗,像是晕染在宣纸上的一团团深深浅浅的绿色。那是让人莫名愉悦安心的颜色。

    下了机场大巴,呼吸到湿润而微凉的空气,执意没有拿出准备好的雨伞,享受着绵若无骨的细雨渗透皮肤的每一个瞬间。查好了线路,等来了去往青旅的公交,安静地仔细打量车窗外的城市。少有戳天的高楼,蔓延一路的绿意,路也并不宽。到站后发现距离旅社还有一段路程需要步行,于是不急不缓地感受着这里的一切。穿过森林一般的植物园,路边各一排高大的法国梧桐树,枝干上的叶子已经落了满地金黄。再外侧,有我并不认识的大树,依旧绿意盎然。忽然看到一树繁花,树下也落了一地柔软的粉色,被吸引了去。发现是粉色的山茶,开得美好却不热烈。又经过一片直挺高耸的竹林,看到一块巨石,上面写着“青芝坞”。三个字念起来就觉得柔软,像是身在闺中的小家碧玉的名字。一条街两边都是白墙青瓦的青年旅舍,并没有张扬的色彩,却让人觉得宁静而无比美好。找到了预定好的青旅,推门进去,看到一个肤色白皙笑容温暖的女生坐在沙发上围着电暖炉取暖,身旁是一黄一黑两只依偎在一起正在酣睡的小猫。放好了行李,铺好了床铺,便和这个名叫晴天的女生抱着小猫聊起天。没多久,湘妹子柚子子小姐回到旅舍,一起加入聊天。再后来,又认识了旅店的郭老板、来自厦门的树袋熊小姐和她的男朋友、和其他相聚在小小旅舍来自各地的朋友。一切都那么自然,好像已经是认识许久的故友,谈笑风生无所顾忌。

    这就是我与这个城市的初遇。一切柔软的不像话。

    西子美人
    游了西湖两次。

    第一次是去杭州的第二日,约了七年半未曾谋面的初中好友一起游西湖。说了那么多次要来看望她,终于履行承诺。七年半的时光里,我们错过了对方的生活和故事,可这七年半的时光丝毫没有改变我们当初清澈如水的眼眸和笑颜。没有刻意的寒暄,仿佛只是昨天才见过。手挽着手,就像是七年半之前一样。

    讲述起错失的时光,忽觉年华飞逝。

    刚到西湖边的时候是阴天。没有过多游客,一切安静的刚刚好。如玻璃般透明的湖水,垂下的干枯柳枝,湖边缓慢游动的小船,远处的小山和像是晕开墨汁般的树,这一切构成了一幅幅意境绝佳水墨画。走一步,便是一幅大师创作出的名画,让人挪不开眼睛,却无法用语言赞叹其美妙。只好用手机记录下每一处美好。荷塘里枯萎的荷枝,让人不自觉地想象这里夏日会是怎样一番美艳的光景。弯弯的小石桥,勾住了来往游人的魂,让人心生留恋。一处处檐角飞扬的亭台,让人不免怀疑这建筑是否是飞来神笔。

    坐在游船上的时候,太阳一点点洒下温暖的光芒,天也渐渐泛起蓝色。吹着柔柔的渐暖的风,看着荡漾起碧绿的水波一点点晕开,湖心的小岛越来越近。一座檐角飞起的小亭子建在水上,亭子顶部是一只引吭高歌的仙鹤造型,似乎下一秒就会飞起来。

    旁边有怪石嶙峋,和白墙青瓦凑起来,就是典型的江南园林景观。虽说是人造,却没有一点矫揉造作。路用青石铺就而成,凹凸不平的石块之间,生着绿色的苔藓。路边,山茶花宁静地绽放着最最温柔的颜色,柚子树挂着高高的果实。

    第二次游西湖,是在临别那天与温柔美丽的青旅室友柚子子小姐结伴而行。那天天很晴朗,与初见西湖完全不是一个样子。晴天的西湖换了一种画风,由水墨画转为清新的水彩画。天是浅浅的蓝色,湖水是深沉的碧绿色,湖上飘荡着橙黄的游船,湖边是亮绿的草地。所有的颜色融合在一起,一点也不喧嚣。在这样的环境下,湖边的木椅都成了一幅风景。坐在湖边,像只猫一样眯眼晒晒太阳就很美好。望着天上的水鸟,远处的小岛,还有另一边城市的痕迹,心里的浮躁不知在什么时候已经消失不见。

    游西湖的时候心里总想着那句“欲把西湖比西子,淡妆浓抹总相宜”。阴天的时候应当是淡妆的西子吧,晴天的时候就是浓抹的美人了。许仙与白蛇的传说,似乎就该发生在这个美丽的地方。

    西塘印象
    谁的梦里没有一个水乡?

    那水乡只有三种颜色,也只需那三种色彩足矣:砖瓦的乌青、墙壁的雪白、河水的沁绿。不会有人觉得这样的搭配太单调,因为它们放在一起就足以造就一个美丽的梦境。

    背着所有的行李只身乘车前往梦里的水乡。

    白天的西塘是我喜欢的样子:不慌不忙地安静着,像是素颜浅笑的女子。河水慢慢的流动着,慢到几乎无法察觉;天空的淡淡的云朵缓缓的飘着,一点点飘散了;乌篷船静静地荡着,似乎不急着寻找目的地。河岸两边是一幢幢典型的江南建筑,女人在河边晒着被单和衣物;老人晒着干菜,让时光的味道一点点浸入菜中;馄饨店的老板娘不紧不慢地包着馄饨,操着一口软软的腔调和街坊聊着天;有胖胖的白色猫咪蜷缩着身子,在阳光下眯着眼打盹。

    一家家酒吧还未开始喧嚣躁动,阳光照进去像是慵懒的清晨一样;咖啡店和书店有着好看的玻璃窗,清澈的阳光和窗户一样明亮;特色的店铺窗口挂着一串串蒲公英项链,蒲公英在玻璃球中没法飞掉;一排木制的音乐盒是暖暖的浅黄色,上面有小车随着音乐转动着。

    猫的天空之城概念书店里,有好闻的咖啡味。摆着工艺品的桌子上,有一只猫咪自由地跳来跳去,好在它身姿足够轻盈。一面墙都摆着各种明信片,安静地等待被书写上祝福或是问候,带着一份厚厚的惦念,然后盖上邮戳被寄出。

    时光像是在这里凝结成了琥珀。

    浙大之念
    由青旅出发行走十几分钟便可以浙大玉泉校区,于是参观了一番。每逢参观一所名校,便会暗暗懊悔,当初的自己为什么不逼自己一把,考上一个这样的学校。

    建筑古朴而又沉淀着优雅,红砖墙壁搭配翠绿的装饰并不突兀;红色山茶花开的热烈却不喧闹,掩映着砖红的木质门窗。不远处有不高的山,让人觉得心很安定。经过操场的时候看到跃动的青春面庞,忽然想起自己即将毕业,不免无限怀念。于是放慢了脚步,慢一点,再慢一点。似乎这样就能慢一点告别学生时代。在行色匆匆的学霸中,我缓慢的步伐似乎有些不太合拍。无意的一瞥,一个气质脱俗的女生跃入眼帘,姣好的面容让人心生羡慕。她从身边走过,带起一阵微微的风,让人想到青春这个词。

    机缘巧合也接触了一些浙大的学子。我羡慕他们,不只是羡慕名校的环境和名望。最重要的,是我能明显感受到他们身上异于我的东西。他们思维开阔,有想法,并且勇于实践。我看到了许多有想法的人利用自己所长创业,并且有模有样。在我甚至还没有这样的想法的时候,他们已经实践出了自己的成果。

    马上就要毕业了,参观过很多大学,越来越觉得一所好的大学给学子带来的最多的并不是丰富的知识,而是一种风气、一种思想。好的大学,应该鼓励学生创造、开拓学生视野、给学生一个广阔的平台,而非严苛于死板的教条,禁锢学生的发展。这些差距,不是一朝一夕可以弥补的。

    一路惊喜
    一个人的旅行结束了。

    之前原本担心的种种并没有发生。其实从迈出第一步开始,就已经抛弃了所有的枷锁。也许是运气太好,遇到的都是很好的人。何其幸,被这个世界温柔以待。

    记得初遇那天和旅店遇到的天南海北的朋友一起去酒吧,初次相遇却没有丝毫防备与猜忌,一路欢声笑语,聆听每个人的故事,发现这个世界远比自己想象的辽阔。记得去西塘那天早晨自己记错了公交,却有素不相识的人帮忙查找线路,看着我上了车微笑告别。记得与故友分别后在邮局门口不知从哪里窜出的猫咪,完全放心地围着我一圈一圈的蹭着。

    记得临别那天背着所有的行李自己并不觉得什么,而同行的瘦弱柚子子小姐坚持要帮我背包,她说我有让她想要保护的欲望,一起在高峰期挤着满满当当的公交,送我上机场大巴然后挥手作别。记得不经意间回眸时看到的那个不起眼的小巷有一个美丽的名字叫做韶华巷,惊艳了那个午后。

原创文章,作者:总编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lywxg.com/13498.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