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处藏地,与光同尘

身处藏地,与光同尘

    也许因为生活轨迹有点特别,我的旅行是先从境外游开始,再到现在迷上境内游。2015年是我旅行的一个分界点,突然走过国外那么多地方的我,开始越发喜欢上散落在祖国各地的美丽角落。而这一切又源于神秘而壮美的——西藏。

    西藏是个什么样的地方?没去之前,只能从电视或他人的口中听闻,相片里欣赏,那美彻心扉的蓝,那圣洁雪白的布达拉宫,那朴实耀眼的高原红,就像一个遥不可及的梦。年少时,有时间没钱;就业后,有钱没时间。等有钱有时间的时候,又以担心地广人稀、高原反应,一个人不够安全为借口,先到外面的世界去看看。后来的后来,我告诉自己,等遇到一个爱的人就出发去西藏吧。

    然而,真正出发去西藏的时候,竟然依旧是一个人,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最终只是为了挑战自己。我想告诉自己,如若不勇敢没人替我坚强。既然是梦想,为什么要用那么多借口让梦想只能停留在脑海想想?为什么不早一定实现它?从贡嘎机场开往拉萨的机场大巴开着天窗,永远不会忘记那清新的空气,灿烂的阳光许我一个恍若儿时夏天的明朗。一路上,没有拥堵的车辆长龙,没有难受的蒙蒙雾霾,我的眼睛不再盯着手机,而是趴在窗前看这与平日生活迥异的一切:青山、绿树、清澈的河流、悠闲吃草的牛羊……

    抵达拉萨之后,放下行囊,我就马不停蹄朝通往大昭寺的路走去。第一天的拉萨,如不是脚步太过匆忙,让呼吸有点喘,几乎感觉不到高反的行踪。

    7世纪,藏王松赞干布下令在卧堂湖修建大昭寺,同时在湖边四周修建了四座宫殿,四座宫殿即为八廓街最早的建筑。大昭寺建成后,引来了众多朝圣者朝拜,日久逐渐踏出环绕大昭寺的一条小径,为最初的八廓街。八廓街原街道只是单一围绕大昭寺的转经道,藏族人称为“圣路”。

    有人说要了解一个地方,最好的去处是菜市场。因为那里可以发现这个地方最真实的模样。我喜欢八廓街上藏人开的小店,这样五颜六色的开水壶在城市生活已经不多见了。在这里可以却盛着带着温度的酥油茶,浓烈的味道并不是每一个人能接受,却是这高海拔地方最温暖的存在。

    八廓街的建筑大都是白色的,只有八廓街东南角有一栋涂满黄色颜料的两层小楼。这里就是六世达赖喇嘛仓央嘉措的“密宫”——玛吉阿米。

    相传就是当年仓央嘉措与玛吉阿米相遇的地方他曾在此地写下著名的《在那东方的山顶上》,“在那东方高高的山顶上,升起一轮皎洁的月亮,未嫁娇娘的面容,时时浮现在我的眼前”。“未嫁娇娘”在藏语中便是“玛吉阿米”。这么说来,我也是一个玛吉阿米。想到这,越发喜欢这里三楼的露台,坐在边上吃饭,可以看阳光下八廓街的人生众相。当然,下了楼,我也是人来人往中的一个。人生总是在路上,也许有一天有人会为我停留。

    心里还在呢喃仓央嘉措的”你见,或者不见我,我就在那里,不悲不喜”,对面的窗棱上就出现了亲吻的鸽子。如果你问我西藏的第一印象,我会告诉你这里:日光倾城,平和美好。

    清政府驻藏大臣衙门旧址陈列馆所在的藏式传统大院名为“冲赛康扎康”。“冲赛康”,意为“可以看到集市的房子”,因为驻藏大臣可以从大院南楼的窗户近距离欣赏八廓街的繁华景象。

    虽说距今已有300多年历史,这里毕竟是清朝政府成立的首座驻藏大臣衙门,供驻藏大臣办公和居住的地方,岁月无法掩盖它的辉煌。朱漆大门上的金色花纹和庄重的大门扣环无不庄严,而五彩的绳结又充满藏族的色彩,吉祥的寓意。以史为镜,可以回味这里的前世今生。

    这里还曾为了纪念两位驻藏大臣,被乾隆皇帝下令将冲赛康衙门改建为双忠祠。辛亥革命后,双忠祠先后用作邮局、警察局等机构。西藏和平解放后,大院分配给民众居住。现在是对民众免费开放的陈列馆。经过修旧如旧的细心修缮,基本保留原样。尽管这里没有门外的八廓街那般热闹,但历史赋予它的魅力依旧无法抵挡。

    不知不觉,我在朝大昭寺靠近。在角落偶遇一对年轻的夫妇在这里拍藏族婚纱。每个人都会有属于自己的幸福,尽管幸福的模样不尽相同,但在这日光之城,似乎更加容易遇见。这里没有城市的高楼大厦,这里只有写着岁月痕迹的红白石墙,但人们的脚步更加悠闲,人们的嘴角更容易上扬。也许这是舍与得的一种写照,有些幸福看起来遥不可及,只需学会放下,却唾手可及。

    随着僧人的身影,我的脚步也放缓了。呼吸不再那么急喘,闲庭信步之余,眼入眼帘的事物更加鲜活与精彩。你会发现西藏不止有蓝天,白云,还有各种色彩斑斓。

    慢慢的大昭寺出现在我的眼前,越来越近。其实没有什么执念,就是想来拉萨一定要来看看。风来了,屋檐边的窗帷在飘扬,如同裙角飞扬般轻盈。恍若仙境,只是远观也忍不住惊叹。

    没有随游客的人流进去参观,我就在大昭寺门前的树荫下盘膝而坐。眼前虔诚的人们正在对佛祖顶礼膜拜。一位红衣僧人慈眉善目地望着远方。眼前的画面每天都会出现,于我只是过客的驻足,于他们却是每日的信仰。

    震撼我内心的是这个阿婆,当她重复着匍地到站立,双手合十的瞬间,矮小的身影竟是如此肃然,神圣及伟岸。耳边有不同的声音在回响,她一定也听得到,但她给我的感觉已经超然,不受惊扰,唯一念执着,银白的发丝在阳光照射下发着光。我恍了神,“坚持”两个字重击在心。

    大昭寺广场上,随处可见“磕长头”的藏民。“磕长头”为等身长头,五体投地匍匐,双手前直伸。每伏身一次,以手划地为号,起身后前行到记号处再匍匐,如此周而复始。遇河流,须涉水、渡船,则先于岸边磕足河宽,再行过河。晚间休息后,需从昨日磕止之处启程。虔诚之至,千里不遥,坚石为穿,令人感叹。尤其是见到长者亦如此,我的内心很难平静。想想平日里对生活的抱怨,真心历练太少,人生观太肤浅。

    再后来,我去了布达拉宫。在天上西藏邮局买了一张明信片,在空白处盖上满满的印章邮给自己。我想用这种方式告诉自己,西藏我来了。

    避开了人流,我没有选择入宫参观,而是围着这个圣洁的殿堂和朝拜的人们同行。

    金黄的转经筒在阳光照射下熠熠发光。眼前三代人同行朝拜的画面打动了我。突然明白,大昭寺前的情景不难想象。藏民的虔诚由心而发,他们的信仰相伴一生。扪心自问,在这过去的大半人生,我们是不是经常迷失在路上,在人生的十字路口徘徊?犹豫不决间是不是轻易放弃了曾经坚信的理念?

    这画面很像对人生的解读。有时我们觉得光,是来自一盏灯的照亮。但白天它只是投影在前进路上的一个影子,和人前进的身影一样。真正的光来自人的内心,尽管有时它在人前面,有时在身后,但始终不离不弃。我们也是从嗷嗷待付的孩童,成长为大人,从大人变成家长,从家长走到暮年。这是一个人的生命轨迹,保持初心的坚持,此生才有意义。

    路上我被凿在白墙里的红色石刻所吸引,有的像画,有的是藏文,尽管看不懂,但是却让人难忘。人是如此渺小,小到卑微如尘埃,一场意外或是生老病死就消失殆尽;却又如此伟大,在有限的生命,创造无限的可能,留给未来难以磨灭的印记和改变。

    那个午后,我在布达拉宫的后花园宗角禄康晒了一下午太阳。高原的氧气虽然和平原没得比,但却让我的身心得到很好的洗涤。我喜欢树荫下振翅的鸟儿,羽翼扇动时向上的力量。岁月静好不外如此。

    在高反最严重的那天我去了纳木错。没想到我的高反比正常人晚了那么久才来,以至于提前定下的行程变得骑虎难下。尽管一个人的旅程可以随时喊卡,但我没有。我想坚持一下,那种好像消失很久的坚持,我想通过这次历练找回来。结果披星戴月出发的路上,我眼睛都没合上的机会,因为窗外的世界太过壮美,美得让你害怕一不留神就错过,那是连镜头都难以扑捉的瞬间,唯有心和眼才能记录。

    因为赶路,没法记录下被浩瀚星空笼罩下的路途,那么多的星斗仿佛从儿时记忆里复活,虽然事实是它们一直都在,只是城市雾霾和灯火将它们悄悄掩盖……我想此生我都不会忘记那条路,那星光。待到抵达念青唐古拉山之时,朝霞在雪山之巅燃起,再次震撼到我。

    开车的藏族小伙早已见怪不怪,但见搭车的我们如此兴奋不已,开心地放我们下车拍照。远处还能看见青藏铁路的列车驶过,有机会一定也要尝试一次。我告诉自己。

    就这样,我们从夜幕驶向黎明,从黎明开往清晨。这些大自然的景观,在平日里都去哪儿了?我努力回想,只记起没日没夜的加班,看起来忙忙碌碌,收获满满,却不知道早已遗失了真正的美好。所以这一刻,我努力克制高反的头疼,给自己打鸡血,一定要坚持到最后。

    终于,纳木错到了。云朵和雪山组合出神奇的造型,仿佛在对我们招手。顿时整个人都因此亢奋起来。第一次我感受到大自然的力量,竟然可以让一个几乎虚脱的人打起精神。

    在抵达纳木错之前,先到了海拔5190的那根拉。从山口向北望去,远远可以看到碧蓝碧蓝的纳木错。这应该是我目前抵达的最高海拔的地方了,可见人生可以攀越的高峰还有许许多多。

    在藏民心中,每个山口都是神圣之地,因此,山口挂满了经幡,表现了对神灵的敬畏。白色的雪山映衬下五彩的经幡分外显目,很难想象人们是如此在狂风之中挂上去的,唯有坚定的信仰才是答案。

    沿着扎西半岛湖岸线前行,周围林立着高矮不一的石柱和石峰,迎面则是两根高数十米的石柱,便是迎宾石。迎宾石,被称为纳木错的门神。据传说,纳木错是位女神,掌握着草原上的财富,当地的商贩经常来到此地祈求,以保生意兴隆。

    纳木错是西藏的“三大圣湖”之一,也是古象雄佛法雍仲本教的第一神湖。纳木错,蒙古语称“腾格里诺尔”(或“腾格里海”);藏语全称为“纳木措普摩”,意为富裕天湖(或天湖、灵湖或神湖);两种名称都是“天湖”之意。湛蓝的天湖一色,飞鸟与洁白的牦牛、藏民形成美好的画面。

    相传“纳木措是帝释天的女儿,念青唐古拉的妻子”。它们的造像分别为:念青唐古拉——头戴盔甲、右手举着马鞭、左手拿着念珠,骑白马;纳木错——腾云驾雾地骑着飞龙、右手持龙头禅杖、左手拿佛镜。在当地牧羊人和狩猎者的民歌和传说里,念青唐古拉山和纳木措不仅是西藏最引人注目的神山圣湖,而且是生死相依的情人和夫妇。念青唐古拉山因纳木措的衬托而显得更加英俊挺拔,纳木措因为念青唐古拉山的倒映而愈加绮丽动人。

    身处藏地,与世无争的处世;与光同尘,不露锋芒的生活。不必在乎别人的眼光,秉持内心的坚持,再难也有扛过的时候,再琐碎的生活,也有存在的美丽意义。

原创文章,作者:总编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lywxg.com/13500.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