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等风来

    去年五一有幸跟着几位当地好友一起去荆州,湖北省荆州市。荆州在我的印象里是一个“刘备大意失荆州”的课本画面,除此之外再无其他。来之前,好友L说,来我大荆州,让我带你们吃好玩好。说到吃,可馋死我,于是乎立马屁颠屁颠跟着来了。

    在动车上我就开始莫名的兴奋,我一向对未知的事物充满新奇。很喜欢自己这一点。

    下了动车,L的妈妈来接,带着我们坐观光车游历荆州古城。观光车沿着护城河走,第一次见荆州的护城河,尽管他和其他历史名城的护城河没有太大的区别,但莫名的就是很开心,我给历史学闺蜜发消息说,我在荆州护城河边哦,荆州哦,刘备大意失荆州的的荆州哦。当然结果是收到闺蜜给我发来英国小王子的“乡巴佬”嫌弃照。

    一路观光游玩,看见有人在修葺老城墙,我不知道这是历史风尘里遗留下来的荆州古城墙还是风尘历史里的保留下的荆州古城墙。真假又有什么关系呢,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受想行识,亦复如是也。

    登宾阳楼是在第二天,天公不作美,落了大雨。L说,作为本地人二十年来第一次花钱登楼竟然下大雨,真是不巧。我说,是天公看我难得来一次,落雨迎客呢。城楼上往下望去,雾蒙蒙一片,顿时想到一个词:仙气逼人。远处的喧嚣高楼与此刻的薄雾罩古城,犹如两个次元。年纪小的时候,爱金庸的武侠,写文章也是偏爱写古风古韵,每次见到这样雾蒙蒙的老城墙,脑洞会大开,总觉得上面应该站着一个风度翩翩的大侠才对。大侠傲视群雄,遗世独立,冷静的看着城楼下的市井喧嚣,仿佛热闹是他们的,他留给世界的只能是背影,一种略带悲凉的孤寂感油然而生。高手寂寞,隐于市井,莫不如此。

    我们一行四人打着伞走在瓮城城楼上,天上偶尔打个雷闪个电,有那么一瞬间胆小如我,吓得伞都拿不稳当。同伴在一旁宽慰着,这才继续往前走。我不知道这瓮城的前面是哪里,它的终点在哪里,只是抱着看一看的心态往前走,有点像小时候和好朋友骑自行车去乌龟岛探险,那种既紧张又兴奋的心情难以言喻。随着年龄增长,顾虑颇多,丧失那么一点点果断与勇敢,想要做一件未知的事需要很大的勇气,更需要时间来自我催眠。所庆幸的是,这种勇气并未完全被时光磨灭——最终还是走完这条翁城的胡同,而胡同的尽头是个死胡同。

    我们看着湿漉漉的彼此,都笑了,我在城楼上走,鱼在鞋子里游,也是别有一番风味。更是冒着雨自拍留念。原路返回时,依然看见有人往前走,我好心提醒游客前方无路了,却被L打断,L说你得让人家感受一下,不能荒废此行。突然想到父辈经常以过来人的姿态说教,不要干嘛干嘛,我们都是过来人,此路行不通。可我们大多时候并没有如父辈所期待那般,老实听从他们所谓的经验,而是孤意而行,碰壁也无所谓,大不了就原路返回,反正年轻,从头开始就是了。可不是,你总得自己去试试吧,无论前方有路无路,你总得试试才能自我圆满吧。

    此情此景,不知是谁先起头唱歌:天青色等烟雨,而我在等你。我跟着轻轻和:炊烟袅袅升起,隔江千万里。传世古迹的自顾自美丽,到底是谁的眼角犹带笑意。你猜。

原创文章,作者:总编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lywxg.com/13520.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