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德夯苗寨

    德夯,深藏在武陵山脉中部,名字是苗语的音译,意为“美丽大峡谷”。

    2002年5月的一天,我和阿云小妹从湘西自治州首府吉首出发,半个小时的行程,便来到德夯苗寨。顺便说一下,“吉首”也是苗语,意为高峡中的平坝。

    到德夯苗寨正是中饭时分。下车径奔苗家,一个三十多岁的苗家汉子热情地把我们迎进家门。不一会,桃花鱼、桃花虾(鱼是山涧中的小鱼,虾并非真的虾,而是山涧溪流中的昆虫和蜻蜓幼虫之类)、腊肉、酸鱼、糯米酒便摆上了桌。阿云小妹自然怂恿我多吃些桃花鱼和桃花虾,其意不言自明。

    先不管能否交上桃花运,但这鱼、这虾还是别有一番风味的。还有这酒,清爽甘冽,沁人心脾。一竹筒米酒下肚,真是酒不醉人人自醉啦。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这苗家酸鱼,乍一吃,酸得我口水直流,待慢慢吃了几块后,肚子里沉睡多年的小馋虫一个个鱼贯而出。我顾不及阿云他们,大口朵颐起来。迎我们进门的汉子见我这副馋相,笑道:“这酸鱼可是我们苗家一绝哩。我们苗家民谚说‘苗族不吃酸,三天打捞蹿’(即走不稳)。这酸鱼味道酸咸,香辣可口,是我们苗家招待贵宾的上等菜呢。其实,制作这酸鱼的程序并不复杂,但挺讲究的。先挑选半几斤左右的鲜鱼,洗净颊腮,破肚取肠,抹上盐末,放入坛中。放时要鱼背朝下,一层一层铺放平整,一两天之后,放在篾筛里阴晾,水份干后,将糯米粉、辣椒粉和其它佐料犯法在空腔鱼腹,然后将整条的鱼阴放在坛中,上面用桐叶或包谷棒壳覆盖,水淹及坛口三至五分为宜。这样封闭储藏,坛中氧气受阻,空气隔绝,贮藏数月后便可食用了。这种酸鱼一般可贮存二三年。”听了汉子的介绍,我不禁慨叹:怪不得酸鱼这般令人馋涎。不要说味道独特,就是这制作方法也很特别哟!

    中饭后,我们穿过几条弯弯曲曲的石板街,来到蜿蜒的峒河边。据说,峒河上悬挂在万仞绝壁上的流沙飞瀑十分壮观,因时间关系没能一饱眼福。但河边几架水筒车,咿咿呀呀,不急不躁地哼着古老的歌谣。像是在欢迎我们的到来,又像是向我们诉说德夯的悠悠岁月。千百年来,它们用这种特有的方式义无反顾地厮守着这条澄明澄明的小河,守护着这方隔世的安宁与祥和。

    之后,我们一起到房后上涧小溪里捉了一会螃蟹,收获颇丰。回到住处,趁阿云小妹她们出去购物的当口,我和这位苗家汉子攀谈起来。汉子姓杨,是土生土长的苗民。当我问及苗家现在是否还以“赶边边场”、“姑娘会”来找对象时,他羞赧地笑了。之后,便沉浸在甜蜜的回忆中:二十年前,我和我媳妇就是在一次“赶边边场”时相识、相恋、相爱的。我们苗家这种自由恋爱应该说是充满浪漫色彩的。那时,我们几个小伙子一起,我媳妇也是几个阿妹一块,我们轮番对起歌来。当时,我媳妇有着山里女孩子特有的红扑扑的脸庞,一双山泉一般清澈明亮的大眼睛。我一眼便相中了。当然,她对我也有意,否则,也不会有今天。感情发展到一定阶段,我就象征性地请媒人到她家求婚。双方同意后,由她家择定吉日共吃“放口酒”。“放口酒”是在女方家举行的。这天,女方家将亲眷接来,公开接受男方求婚。男方要带礼品上门认亲。双方还请歌师前来唱歌祝福。然后由男方择定吉日良辰结婚。当然,结婚还有好多风俗习惯,你最好亲自到苗家风情园去看吧。

    山谷的地坪上,苗家风情表演晚会的篝火坑里已放好了薪材。二十多个苗家阿哥阿妹在做最后的演练。我正想找个座位坐下来观看,阿云小妹一把扯过我:“快到寨门去,’拦门酒’、‘拦门歌’马上就要开始了。”“什么酒呀歌的?”“到了你就知道了。这可是苗家对远道而来的客人表示欢迎的最高礼节。”

    暮色四合,已是掌灯时分。两三辆巴士徐徐开过来,停在寨门外,车上次第下来一批客人,走到寨门口时,被早已迎候在那儿齐唰唰的一排银饰盛装的苗家阿妹挡去了去路。一根绵绵的锦花带在姑娘们手中牵着,在姑娘们和客人中间横着。此时,姑娘们早已放开了歌喉。歌声像银铃,像百灵,像淙淙流淌的山泉。当客人们击掌叫好之时,一双双戴着银镯的手伸到了客人的眼前:“轮到你们客人唱歌了。有来有往,有问必答么。”客人一下子窘得不行。阿妹就说:“唱流行歌也算数的。”这时候,客人中就有好胜的小伙子一展歌喉:“阿哥阿妹情意长——”也有不会唱或不愿唱的,也可以。不过,得喝酒表示一下。否则,那就别想进寨门的。其实,那淳淳的糯米酒抑或包谷烧,醉不醉人,只有饮者心里最清楚不过的。

    一杆人浩浩荡荡来到山谷的地坪上。熊熊篝火烧起来了。围着篝火跳的是法相庄严的“柳叶舞”。接着,十八面“猴儿鼓”擂响了。歌声、鼓声、掌声、笑声和着身旁小溪潺潺流水,整个山谷成了欢乐的海洋。

    对歌会开始了,有几位英俊伟岸的男士被苗家妹子“捉’了去。和我同游的一位小妹恰巧也被苗家阿哥“相中”。还好,这位小妹一曲英文《泰坦尼克号》主题歌,不仅搏得满堂掌声,玉颈上还被苗家阿哥挂上了一个大红绣球,惹得我们一行人大呼小叫。

    篝火晚会还在继续,欢乐还在汩汩流淌,我的湘西之旅却就要结束了。因为要赶晚上回家的火车,我不得不依依惜别德夯,惜别苗寨,惜别热情好客、聪慧俊美的阿哥阿妹。一想起有幸结识这深居大山一隅的德夯苗寨,我的心里又充满了无尽的快乐与幸福。我在心底衷心地默默祝福:德夯——美丽的大峡谷的明天更美好!

原创文章,作者:总编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lywxg.com/13820.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