芙蓉镇散记

    一、挂在瀑布上的古镇

    错落有致的吊脚楼掩映在葱绿的林木之间,这本身就是一幅幅风景画,而瀑布又穿镇而过,在飞檐翘角的吊脚楼间倾泻而下,让幽静中的小镇更显得勃勃生机,这就很难得。在古老的吊脚楼里凭窗而坐,品一壶清茶,静听瀑布涛声,看飞流直下,如雪,如珠,如练,如雾,如烟,毫无疑问别有一番意境在心头。

    到湘西永顺县芙蓉镇的人没有不看瀑布的,这是湘西最大最壮观的一道瀑布,高六七十米,宽四五十米,分两级从悬崖上飞泻而下,如果是在春夏雨季,水流增大,急流直下,声势更为浩大,方圆十里都可以听见。而雨过天晴,周围林木一碧如洗,绿林中的旧瓦吊脚楼显得宁静和古朴,时有彩虹在江水、瀑布和绝壁上的吊脚楼之间交相辉映,五彩缤纷,蔚为壮观。有诗赞曰:“动地惊天响如雷,凭空飞坠雪千堆,银河浩瀚从天落,万斛珍珠处处飞。”毫无疑问,芙蓉镇就是挂在瀑布上的古镇。只不知道在其它地方,有没有瀑布和村镇如此紧密而又恰到好处地结合在一起?

    从吊脚楼里看瀑布,我觉得是在看山水画,是在倾听着酉水河的歌声,倾听内心深处的独白。而在河岸边,从悬崖上看瀑布,我觉得是走入了风景中,在别人眼中我也会成了风景,我感悟的毫无疑问是瀑布的勇猛、无畏和坦荡。而瀑布下穿行,甚至让瀑布触摸自己,让她粒粒的凉爽肆无忌惮地落满全身,直至沁人心脾,就会觉得自己挣脱心灵的桎梏,全身心地融入了这方的山水之中,行走的困顿也会烟销云散。

    “大弦嘈嘈如急雨,小弦切切如私语。嘈嘈切切错杂弹,大珠小珠落玉盘……”那天,父亲边伸手要亲近那飞流而下的水珠,边吟起白居易《琵琶行》的中诗句来。我侧目而望,但见碧绿的草树间飞下了无数的珠子,水雾中的草树和珠流之上是碧蓝的长天,因而那些珠子仿佛就是从天际上倾泻而下的。而水雾中壁立千仞之上的吊脚楼又仿佛是天上的宫阙,隐隐约约中还看见晃动着的红灯笼,还听到天上的人语,而那些飞下的宝珠是仙子们撒给人间的吧?我想,要是我有一个巨大的盆子,我就把这些上天赐予的宝珠接下来。这当然是想想而已,俗话说,瀑布之下有深潭,深潭才会是巨大的盆子,而再大的盆子也会溢满,之后汇流入大河,奔向大海才是最终的归宿。

    穿行在瀑布下湿漉漉的山道,透过水帘看土司行宫,情不自禁地佩服起当年的土王来。土王显然是看中了这儿的好山水长流,飞瀑虎虎生威,声震长空,而侧面悬崖峭壁护卫,气势非凡,可谓一夫当关,万夫莫开,当年富甲一方的土王在这儿避暑纳凉,饮酒品茶,歌舞升平,岂非人生之快事也?

    芙蓉镇,或者说芙蓉镇的土王,是颇有来历的。芙蓉镇也就是原先的王村。汉高祖五年(即公元前202年),这儿置酉阳县;三国时,初属蜀汉,后属东吴;唐时置溪州,王村为州治。后梁开平四年(910年),楚王马殷以彭?为溪州刺史,驻王村。彭?去世后,其子彭士愁袭父职任溪州刺史。彭士愁继位后,勤于政事,注意发展农业生产,又团结各部,德到了溪州诸蛮的拥护,成为了五代十国时溪州割据政权的首领和湘西土司制度的缔造者,曾统辖周围20州县。当时彭士愁定都王村,并在这瀑布湾建造了“酉阳宫”,作为避暑休闲的行宫。

    现在,芙蓉镇老街民俗风光馆内,有一根被土家族视为神物的“溪州铜柱”就记载着曾经的故事。据史料载,后晋天福四年(公元939年),溪州刺史彭士愁与当时占据湖南的楚王马希范暴发了溪州之战。彭士愁战败后于后晋天福五年(公元940年)与马希范议和,之后他们把战争的经过和议和的条款镌刻于铜柱之上,铜柱重五千斤,高丈二尺,入土六心,形为八面,中空,内实钜钱,柱端覆盖铜顶,铭誓状于铜柱之上,立于会溪。宋天禧二年(公元1018年)重立时,又羼刻了一些土官衔名。清中叶,柱上铜顶被盗,沉于江心,柱内铜钱亦被人以饴粘钱殆尽。清光绪十一年(公元1885年),永顺府知府张曾敫建亭保护,民国年间亭被毁。

    看看如今尚存的这根铜柱,外表仍铜光透亮,铜柱上所镌的颜、柳体阴文,虽经千载风雨洗刷,仍清晰可认。这铜柱显然是研究土家族古代历史的重要文物。

    彭士愁去世后,其子孙相继世袭统治酉水流域,直到1727年,清政府实行“改土归流”政策,其世袭统治才算结束。至此,彭氏在湘西的割据政权前后共计存在了818年,经历了28代35位土司王继位。之后,“酉阳宫”又被土匪占据了两百多年,湘西土匪的厉害亦由此可见也。而现在保存的行宫为明代重建,也有四百多年的历史,看看这古老行宫,尽管算不上是宏大、巍峨,但那高翘的檐角,长垂的吊脚和青木黛瓦,看起也很庄严,这毕竟沉淀八百多年的历史,也见证着一方水土的历史进程。

    曾几何时,这王村作为水陆交通的要塞,一直是通商的黄金口岸,清朝时店铺就有五六百家,每日进出的骡马达一千多,可谓商贾云集,一派繁荣,王村因而有“小南京”之称。“半山半水半牧渔,半边裤子半边鞋”“半边牌楼半边街,半农半商半柜台”,这是王村古街街口牌坊上正背面上刻的对联,这对联对山清水秀的这一方水土进行了很好的诠释。王村有一口西汉年初就开挖、至今尚能使用的西溪古井,地势虽高,可一年四季无论雨季旱季均水量充沛,井亭上有“一窍有泉通地脉,四时无雨滴天浆”对子,南宋著名理学家朱熹的这副对联用在此也是十分恰当的了。

    行走青石板铺就的街巷上,夕阳给宁静的商铺镀上了金色。一条小黄狗在我前面轻晃着尾巴溜达着,忽地又停下来,仿佛在守候着什么。米豆腐店里有人进去,也有人出来,静静品味的人轻声地交谈着什么。转角处,两个聊天的老人背靠着金黄的杉木板,脸上露出了浅浅的笑容。我觉得我的时光在这古街里也慢了下来,在瀑布和流水声中慢了下来,在吊脚楼袅袅的炊烟中慢了下来,我想很多年之后,我仍会来这儿转转,因为“到此人皆福,同来交好运”——芙蓉镇得运堂的门联为我写好了祝福……

    二、在芙蓉镇吃米豆腐

    “王村变成芙蓉镇,豆腐还是那个味”这是演员姜文给芙蓉镇一家“刘晓庆米豆腐店”的题字,这个题字是蛮有意思的。上世纪八十年代,由谢晋导演,刘晓庆、姜文主演的电影《芙蓉镇》在永顺县王村拍摄,电影上映后曾轰动一时,王村于是借势改名为芙蓉镇。姜文说,豆腐还是那个味,这就值得回味。

    来芙蓉镇肯定要吃米豆腐的,否则等于没来过芙蓉镇。这不是谁说的,而是我说的。好在芙蓉镇——“王村古街”并不长,青石铺地的小街上就有不少米豆腐店,而要吃到所谓的最正宗的米豆腐,却要寻到贞节牌坊边上写有“113号正宗刘晓庆米豆腐店”,当年刘晓庆饰演电影中的女主人公胡玉音,而胡玉音就在这儿摆卖米豆腐,而且生意兴隆。

    那是特殊年代的故事,影片里胡玉音因摆卖米豆腐被当作是走资本主义道路遭受查封,“文革”开始后做为“富农婆”的她更是饱受屈辱,她和姜文演的“右派分子”秦书田一起清扫大街,日复一日、月复一月的扫来扫去,两人的“扫帚”终于“扫”在一起,结为“黑鬼夫妻”,秦书田因此被判劳改,胡玉音被管制劳动。“文革”后,他们的生活才又回到了正轨。电影是根据古华的长篇小说《芙蓉镇》而改编的,这部小说曾获矛盾文学奖。而电影《芙蓉镇》因演员的出色表演也获得了不少奖项。

    那天在芙蓉镇时,我父亲说,在我们老家也有人因为卖豆腐而被游村的,自己敲个破锣,见人即停来说:“我错了!我偷偷磨豆腐来卖,这是要走资本主义道路,我做错了,我认罪。”父亲是上世纪八十年代末读的大学,他在大学里看《芙蓉镇》小说和电影。他说,电影还看了两回,只因电影上映时很轰动,直到现在里面的有些镜头他还记得。可见,《芙蓉镇》成为了他那一代人、以及再往上的一两代的记忆。毫无疑问,现在的芙蓉镇也承载着过往的这些记忆。胡玉音——那个年代的人,摆了个豆腐摊子却被打倒在地上,这毫无疑问是时代的悲剧,这种故事在今天看来已十分可笑。

    与某说是冲着电影中的原址,还不如说是冲着“113号正宗刘晓庆”的大名,大伙都涌来这儿品尝米豆腐,因而这儿的生意也特别的好。其实这家米豆腐店很简陋,也就是木板门面瓦房,数张条桌,这是电影中的原景吧,看得出已装饰一新,显眼的是室内杉木墙上的电影剧照,有一张是“右派分子”秦书田和“富农婆”胡玉音在红砖墙角偷望,当年的刘晓庆还年轻,所以很靓丽。另外,还有其它照片,比如,2008年刘晓庆重返芙蓉镇时吃米豆腐的照片,只见她眼影涂得很红,不知道她那时候的心情怎么样?王村变成了芙蓉镇,她吃的豆腐还是不是那个味?有一张照片是2011年著名导演张纪忠的照片,他的桌面上有米豆腐,拍摄时他正在打手机,不知道这米豆腐的味道合不合这位大导演的口味?

    刚坐一会儿,米豆腐就上来了,浅尝了一口,觉得味道的确不错,但和家常豆腐或者豆腐脑味道明显不同,显然不是用黄豆做的。如果撇开配料,单是米豆腐,那软滑细嫩的口感就有点像我家乡的凉粉了,不过在家乡吃凉粉大多是加黄糖水的,而这儿有葱花、咸菜、炸黄豆和花生等配料及汤水。凉粉基本上是以薯类或豆类淀粉煮熟后过细筛成型,再冰镇而成,以夏天吃为主。而米豆腐怎么加工的呢?

    见服务员闲下来,便问她如何做米豆腐?她介绍说,米豆腐顾名思义是用米来做的,先要把备好的米放在水桶中浸泡十几个小时,然后磨成米浆,再熬煮,熬煮时加入一定量碱液,不断搅拌、煮熟即可。这过程有部分像我家乡做的米粉,做的米粉时只需将磨好的米浆,舀几勺薄薄地摊开在大蒸盆上蒸熟、切条即成米粉。吃米粉时加入猪蹄的叫猪蹄粉,加入叉烧的叫叉烧粉,加牛腩的叫牛腩粉,只加些青菜的叫净粉。和米豆腐比起来,各有千秋吧。

    吃过米豆腐,在古镇中闲逛,到了下午竟又觉得饿了,于是随意进了另一家米豆腐店,吃了一碗,感觉到口感和味道和先前吃的米豆腐其实差不多。父亲说,先前吃的是品牌,现在吃的是米豆腐。按照他的说法,如果他在这儿卖米豆腐,他只打“千年王村米豆腐”,又或者“正宗千年土司米豆腐”,因为刘晓庆怎么有名,她的米豆腐也就是王村的,也是土司以前吃过的,别人在电影中的旧址上用了刘晓庆的大名,同一条街巷上再套她的近乎,肯定盖不过那一家所谓的“正宗”。我觉得父亲说的也有道理,只可惜他不做生意。

原创文章,作者:总编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lywxg.com/13855.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