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色的花海-问安油菜花节巡礼

    汽车刚驶进问安地界,一望无际的菜花便向我们迎面扑来,全是惊心动魄的粉黄,你就像驾着一叶扁舟,在一望无际的花海里游弋。轻微的风,把海面吹成粉黄色的绉纱,柔和的波浪拂动着你的衣袂,轻轻地抚摩着你的面颊,轻吻着你的眼,一直吻到你心里……这时候,你会是什么感觉呢?爽吧,惬意吧,心旌摇动、撼人心魄吧?你一定想问问我当时的感受,噢,我早就沉醉在金色的花海里啦!

    在去问安的头一天傍晚,我曾到郊外小酌过春色。

    刚走到郊外,嘿,一阵扑面的花香,真醉人啊!随之,我的眼睛便捕捉到不远处一团团斑斓的色彩。我知道,那是盛开的桃花,桃叶儿还只是一点点嫩芽呢,桃花却在枝头肆意地闹腾着。它把幽幽的清香丝丝缕缕地送过来,缠绕着我,让我的心微微地醉了。

    对了,这花香,还有李花的馈赠呢!不是吗,在那团粉色的桃花附近,有几棵李树,只是它们的花色太淡,在黄昏的光晕里,差不多跟周围的景物模糊在一起,你会不自觉地忽略它。不,也许还有梨花或其它果树的花吧,甚至路边草丛里那些不知名的野花,也在向我献媚呢,可惜,它们的花色太淡,全都在娇艳的桃花面前黯然失色。

    这只能算小酌,是举杯豪饮前的准备活动,如果用女性来形容,这天傍晚的小酌,只能算跟小家碧玉的一次邂逅。

    今天,我终于站在问安的田野上,任四月的风把一阵阵浓郁的花香吹向我,它们铺天盖地,汹涌澎湃。天上只有一丝儿薄云,温暖的阳光肆无忌惮地倾斜在这片金色的原野里,油菜花的粉黄中便有了一层鲜亮的色彩。

    我站立的地方是一条笔直的渠路,渠路两边的树一例鹅黄,到渠路的尽头,便成了一抹似有似无的轻烟。忽然,远处的树梢起了一阵微弱的骚动,微微的风由远而近,送来浓郁的花香。我知道,这是油菜花投怀送抱来了。我本想尊她为大家闺秀,可是我知道,大家闺秀是不会这样主动亲近你的,最起码,她得有点儿矜持。这时的油菜花倒很像一位风情万种的怨妇,许是独守空房太久的缘故吧,一旦遇见自己的意中人,她才没了那么多的顾忌。你瞧,她乘着春风,犹如千军万马轰轰烈烈地奔腾而来,挟裹你,缠绕你,撞击你,然后,由几位嗬嗬笑着的穿着粉黄衣裙的少妇把你抬起来,丢进漾着花香的水池里,刹那间,你便被浸泡在融满花粉的春水里了。

    是的,我被油菜花浓郁的香气挟裹了,一阵阵花香钻进我的鼻孔,钻进我的衣领,钻进我的袖口和裤脚,还往我的头发里钻呢。你无处求救,你已经被油菜花的气势震慑住,只得让油菜花在你的周身缠绕,跟你肆无忌惮地嬉闹。

    当浓郁的油菜花香汹涌而来的同时,我立刻捕捉到了漫山遍野的粉黄。噢,我完全沉浸在望不到边际的花海里了。节令才进入春天呢,春风的力度还有些弱,可是,它在粉色花海里掀起来的波浪,仍能形成宏大的气势。你看,田野里,那一片片粉色的油菜地,真像是花海里涌起来的波涛,那些夹在油菜地之间的淡绿的渠树和黑白相间的房屋,便是波浪与波浪之间的巅峰;波涛一浪赶一浪,波涛涌上浪尖,又迅速跌入低谷,于是,一阵阵波涛便用这积蓄起来的力量,把浓郁的花香送了过来,让我们在花的海洋里尽情地呼吸和熏染花的气息。嗨,这无边的花海呀,我知道,在你的胸怀里,你一定隐藏着什么激动人心的秘密。

    是什么秘密呢?当然是农民对丰收的期盼,对幸福生活的向往。我还知道,这种期盼和向往,在这块土地上的先民,早在三千多年前就有过,那些先民,把对丰收的期盼和幸福生活的向往编织成绳结,当他们还不能顺畅地用语言传递时,他们就用绳结来传递;当他们有了语言和歌舞时,他们就用语言和歌舞来赞美;当他们发现了赤橙黄绿青蓝紫的七色之后,他们便把对丰收的期盼和对幸福生活的向往用绚烂的色彩来描绘。他们偏爱粉黄,觉得如果用瓢泼,是远远不够的,用桶浇也不行,挖水渠,让满渠的粉黄环绕问安大地,也不行!那么,干脆把这里变成粉黄的海洋吧,让这片粉黄无边无际,让这片海洋汹涌澎湃,然后,等到夏天到来时,再把这些粉黄色的花骨朵变成一粒粒碎金……

    我知道,几千年来,生活在问安大地上的人民都做着同样的美梦,他们用一支支如椽的巨笔,描绘着色彩斑斓的生活。三四千年前,从大溪文化开始,那些先民用的是石刀石铲,而今,这里的农民使用的是自动化机械,耕地是拖拉机,收割是联合收割机,打场和榨油也一律机械化,他们把三四千年前的小块农田连缀成6万多亩的大田,才创造出这样一幅撼人心魄的幸福画卷!

    前天傍晚,在市郊,我从麦田边走过,曾经欣赏过麦苗的浓绿。人们说,绿色象征着生命。我也曾低下头去嗅过麦苗,它们散发出一股淡淡的气息,这种气息从我的鼻孔里钻进去,钻进大脑,钻进血管,我感到身上涌动着一股刚劲的热流,觉得自己像是要飞起来了,飞上蓝天,飞到白云之上。

    那会儿,我觉得奇怪,天色将晚,在农家屋后,林子里的鸟儿怎么还不归巢?它们在喧嚣,在争吵,然后,扑棱棱地向东边的天空飞去,原来,它们也被问安原野上的菜花气息吸引了啊。我记得,当时,有两只小鸟从我头上唧唧喳喳地飞过,那叫声很像是说:香啊,香啊,好香啊,明天,我们一定要去看花海!

    嘿,连小鸟都嗅出油菜花的香气来了,何况我们这些万物之灵呢!

    噢,我早该来朝拜这片肥沃的土地上了,我早该来享受这大好的春光了!

    我来到关庙山,在一幢幢白墙灰瓦的民居前站定。我知道,大溪文化时期的先民是没有这样讲究的房子的,他们的房子,在地下挖个槽,栽一根柱头,再编些竹片,夹着些小树棍,然后在竹片和树棍上糊上泥巴,狂风暴雨之时,那泥巴墙是挡不住寒冷的。可见今天的问安人有多幸福了。这幸福,应该是粉黄的油菜花赐予的吧,当然,还有他们自身的勤劳和智慧。是他们的勤劳和智慧,把几千年的美梦变成了现实!

    哦,金色问安,梦里老家,人间仙境,幸福的天堂!

    又是一阵轻风,粉黄色的花海里又涌起一波一波的浪涛。啊,春风,你能不能再加把劲,知道么,我多想像一只飘举的风筝,乘着春天的信风,越飞越高,越飞越高。只有在高空,我才能饱览六万亩粉黄色花海的壮阔。是的,刚才,我已经酩酊大醉,可是,我觉得还很不够,面对如此美景,我还没有被深层陶醉,我想对问安大地有更深切的了解,我要在浓郁的花香里,做一个更加美丽的金色的梦!

原创文章,作者:总编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lywxg.com/13881.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