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梦到徽州

    都说徽州是皖南的画廊,在我的印象中,徽州一直以来就是一个谜,一个没确定答案的谜。在诗里,有着浓厚的徽州文化底蕴,有着淡淡的水墨画。那粉墙黛瓦,街贯巷连,泛着青光的石板路、高高的马头墙、鳞次栉比的牌坊群,在人们的心里深深留下印记,也让人再次游历徽州时,有新的认识和感悟。

    未到徽州之前,总以为,江南最美是苏州与杭州。去过徽州后,才知道除了苏、杭二州外,徽州也是秀美的。 当车子经过芜湖长江大桥,绕太平湖,就到了皖南。皖南的山,在眼中高高低低、起起伏伏、连绵不断,在十月的阳光下,就像是一幅巨大的水墨画。 风吹过山岭,红、黄、绿互相交错的树叶与花朵,在蓝天下更加绚丽多姿。远远地看,一团团,一片片,一簇簇,仿佛是精美的诗词,又仿佛是江南画卷里临蓦,让秀丽的江南有了生命的本真。

    看一路上的风景,心就像是没有根的云朵。飘过这山,又到那山。这一路的山川美景,也让徽州在人的心里有了灵魂。这秀气的画面,让人读到了大家闺秀的气质。 还记得《诗经·乐府》里叙述的江南,唐宋诗人赞美里的江南,记得戴望舒笔下《雨巷》里的江南,那是怎样的一个个江南呵?从声音里,画面里,文字里,有着让人读不完的灵气,有着让人写不尽的柔软。我知道,徽州就是这样的。让人想念,让人寻觅,也让人带着梦去寻的。它的古朴,在一张宣纸上,留下岁月的琉璃,留下指间的茶香,留下绝美的诗词。隔着岁月去读,从它古老的章节里,我读到江南的厚重,读到岁月的苍老,也读到人生的短暂。多少精美的句子,在徽州成为千古名诗;多少老去的故事,在徽州成为古城墙上的苔痕。我知道,徽州都是以雅志为美的,那美就像是岁月陈年的酒,清香的味道,可以让山川醉,可以让世人醒。

    我不知道人到处旅游究竟是为了什么?我知道自己来徽州是为了什么。每个人的心里,都有自己的答案。都说徽州的迷人与温婉,是从唐人诗句“无梦到徽州”而来的。 杭州的美,在西湖水,在断桥雪,在寺塔庙,在天目山,在青翠的竹林和柔软的时光……。而徽州呢?翻开一页一页的史卷,我听到新安江畔的水声,看到黄山一朵朵的云霞,尝到一缕缕的茶香。厚重的史书里,记载着徽州茶马古道的历史,记载着徽州曾经无比的荣耀。多少年来,在人的心里珍藏着。 从徽州大道,一路前行。徽派的建筑民居,比画里还要美。一墙一瓦,一砖一石,一廊一檐,仿佛都带着灵气的。木雕的窗棂,长着青苔的墙根,窄窄的小巷子,有着江南的味道。或古朴,或拙意,让我对皖南有着深深的印象。 白墙灰瓦下的徽州,让多少人在这儿寄语写意?新安江的水声,在漫长的岁月里,清澈着岁月。细细聆听,有着江南的清秀,江南的恬静,江南的温润,也有着江南的灵韵。那水声,饱蘸着徽州的繁华,题着今朝被岁月遗忘的历史。也许,只有徽州的山,记得我曾来过。 一片叶,就是一种写意。 一朵花,就是一种眷恋。 一杯茶,就是一种深深的情意。 在徽州行走,山与水的灵秀,让我感到生命里有能承受与不能承受的轻重,感到世间一切的疼或苦都 是自己给自己强加的。只有放下,人才可以回归自然的本性。

    一缕风,吹在心头,瞬间带给人心脾的凉意。十月的徽州,在秋色里已是桂花飘香。虽说是第一次到徽州,也只是路过。虽说不知道多少人赞美徽州,也不知道有多少篇文字抒意徽州,而徽州在我的印象里,就是一块清美的玉,镶欠在江南的大地上。 三月的徽州与十月的徽州都是一样的,不需要用什么来比喻。一笔泼墨,就可以把它从画幅里卷走。在时间的纸上,我隐藏着自己。

    记得有诗说:”山绕清溪水绕城,白云碧嶂画难成,处处楼台藏野色,家家灯火读书声。”徽州,有着百媚千姿写不尽的气质,只是身在徽州里。

    就这样,与徽州告别吧。 随手摘一片叶,或是听一朵花在窗前私语,我就能感觉到自然界里生命的存在,感觉到徽州让人心怡的柔情。诗人说,一切都很美。岁月如此,徽州也是如此。 多年以后,我再次到徽州时,看眼前的一山一水,昨世仿佛就是一场梦。而真实的,就是徽州也记得我曾来过。

  作者:刘虎,安徽阜阳文艺评论家会员,安徽省作协会员。安徽天堂寨国家5A级风景区作家代言人。

原创文章,作者:总编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lywxg.com/13882.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