酉水之上芙蓉镇

    酉水河,是土家族的母亲河。酉水日夜奔流,将一座座古镇留在岸边。芙蓉镇就是酉水河畔的千年古镇。

    有人说芙蓉镇挂在瀑布之上,有人道芙蓉镇站在群山之中,有人知道芙蓉镇是一个王朝留下来的遗迹,有人告诉大家芙蓉镇是一个米豆腐飘香的幸福地……

    芙蓉镇是一座挂在瀑布上的千年古镇。芙蓉镇坐落在王村大瀑布的上方,从远方望上去,像是一座座吊脚楼攀爬在瀑布的喧嚣之上。瀑布上的小镇让人充满向往,仿佛那里是一个非常神秘的地方,像是天上人间,像是世外仙境。这里的人们过着神仙一样的生活,他们悠闲而舒适的生活在古镇中,生活在平凡又朴素的日子里。大瀑布是芙蓉镇一片格外醒目的大风景。雨季来临,瀑布奔腾着,跳跃着,犹如天上惊雷,仿佛奔跑着千军万马,是天降神兵。雨季过后,瀑布渐渐变得温柔起来,像是一个个仙女舞动长袖飘荡云间,她们热恋着草木幽静的芙蓉镇。变幻万千的瀑布像是一个天界的传说。伫立此间,默默地望着瀑布,有人想起吴承恩先生的《西游记》,这里有点像美猴王齐天大圣的水帘洞。远处的芦苇,像是大瀑布娇小的伙伴们。清风吹过,有低低的短笛声,那是“在水一方,有位佳人”的倾诉与缠绵。

    芙蓉镇不仅是挂在瀑布之上,还站在一座大山之上,整个古镇都在青山绿水的怀抱中。一片片灰褐色的屋顶飘荡在绿色缭绕中,像是仙界一般。人们居住的吊脚楼把根扎向大地深处,像是巨人一般屹立山中。青石做起来的房基,青砖筑起来的老墙,镂空窗棂,飞檐斗角,把往来此间的人们带到古老的时光中。吊脚楼由正屋、偏屋、木楼三部分组成。木栏上雕刻的是“回”字格、“喜”字格、“亚”字格等模样的吉祥图案,古朴典雅,独具匠心。吊脚楼檐角飞起,像是大鸟抖动的翅膀。每一座吊脚楼在黄昏里像是一只白鹭,收起翅膀住进夜色里;每一座吊脚楼在清晨里,像是一只黄鹤展开翅膀飞翔在幸福的时光中。这里的人们仰头见山,俯首望水,像那山和水一样的生活着。山下有河水缓缓流动着,它不急不慢,与世无争,养育着此间的人们。烟雨迷蒙中,有小船像云一般地漂过来,仿佛一幅惟妙惟肖的水墨画,悬挂在家家户户的门外和窗前。

    芙蓉镇有一条千年石板街。匆匆的脚步声散落在青石板上,飞溅在时光的喘息中。传说,从秦汉时期,就有这条石板街,不知道经历多少岁月的风云变幻,它依然健在,像是一部曲曲折折的历史古籍。五里长街从码头开始绵延而上的石阶,每一级台阶都像是时光的脚步行走在四季的轮回中。漫步在曲折幽深的街巷中,踩踏在岁月的光阴里,像是回到某朝某年某月某日。那坚硬的青石板是芙蓉镇坚硬的骨骼,那蜿蜒而上的台阶是芙蓉镇坚韧的关节,它们一路从容不迫穿过了岁月,与人们一起前行。街两边是琳琅满目的商铺,烟熏腊肉拔动男人们的食欲,蓝色的蜡染花布引起美女们的兴趣,闪亮的苗银首饰呈现在温柔的眸中,火红的干辣椒像是火炬照亮了大家脚下的路,还有小楼高挂的牛头让每一个人看到更加清澈,更加开朗的天空。

    在几间敞着门的铺里,有姑娘们在织锦,场面有些壮观,吸引众人的眼神,牵住客人的脚步,让人仿佛来到多少年前的土家山寨。土家族人称织锦为“西兰卡普”,意思为土花铺盖。土家姑娘操作古老的木制斜织腰机和牛角挑,棉纱为经,五彩丝线作纬,织出一件件精美的艺术品。这样云霞一般的织锦,织上了姑娘们甜美的笑声,青葱的年华,日月星辰的光芒,还有芙蓉镇芬芳典雅的贵族气息。

    有人却是喜欢那些精巧的竹编制品。有一位老伯正在编织玩具,那竹条在他的手中缠来绕去,柔软如丝,或穿或插,或横或直,犹如灵蛇一般。大约十分钟左右,一件精美的玩具水车从老伯的手中脱颖而出。站在旁边等待的孩子欢天喜地,抱着美妙的玩具,跟着自己的母亲兴高采烈地走远了。一棵棵挺直的竹子,在这里变得温驯起来。它是能伸能屈的汉子,也有一双巧手,变幻出精美的物件。有竹篓、竹篮、竹帽,还有两张竹子做出来的弯弓。男人的手伸出来,摘下其中的一张弓,想象跨上一匹战马,驰骋江山可以弯弓射大雕。

    来芙蓉镇的人们却是一定要吃米豆腐。芙蓉镇的米豆腐,也是这里的一大特色。南方的米豆腐与北方的豆腐截然不同,豆腐是大豆做的,米豆腐是大米做的。米豆腐是用大米淘洗浸泡后加水磨成米浆,大火熬制而成,模样有些像“豆腐”。在芙蓉镇,吃米豆腐是一种幸福的享受。坐在一条长板凳上,守着一张长桌子。主人端来一碗米豆腐,碗是青花瓷的碗,勺是青花瓷的勺。米豆腐看起来简单,吃起来的味道却是非常了得。碗中的米豆腐恰似小小的春笋,上面漂着葱花和豆瓣酱。米豆腐吃起来滑溜溜,微微甜,放上香油和辣椒,更是味道十足,香、辣、鲜、嫩,像是一道神奇的美食。在电影《芙蓉镇》中刘晓庆扮演的胡玉音卖的就是米豆腐,是湘西著名小吃之一。人们安安静静地品味一碗米豆腐。五味俱全,这是一碗实实在在的米豆腐,像是生活的滋味。芙蓉镇有十几家米豆腐店。芙蓉镇的米豆腐如此畅销,肯定是影视明星刘晓庆的名人效应。芙蓉镇的码头上有一家小小的电影院,从清晨到傍晚,只播放一部电影——《芙蓉镇》。那里面笑容可掬的胡玉音仍然在卖着米豆腐,刘晓庆把湘西的米豆腐卖给了每一个来往芙蓉镇的客人。二十二年后,刘晓庆又回到芙蓉镇,在当年胡玉音卖米豆腐的地方吃过米豆腐,她已经成为芙蓉镇的荣誉市民。

    夜深了,米豆腐店已经打烊。灯火通明中的芙蓉镇,看上去有些秀美而恬静。那盏盏明灯成为吉祥的象征,像是一个王朝从梦中苏醒过来。

    如果,你想回忆芙蓉镇旧时的模样,你可以停留在芙蓉镇与一场小雨相遇,那是非常不错的选择。雨中的芙蓉镇像是一朵盛开的芙蓉花。雨从天空滴落下来,拉成了细细的长弦。青石板湿淋淋,它光滑而油亮,像是亮晶晶的一面镜子。偶尔,看见一株弱小的植物推开万重障碍,在某个角落醒目的绿,像是欢喜雀跃的精灵。街道上多了一朵一朵的花雨伞,小镇变成一座童话里的花园。唯有商家的斗笠还挂在货架上,像是等待它的主人。不知道一场雨是否能够把它的主人唤来?有人呆在房间里静静地看一份弥漫着墨香的报纸;有人躺在长椅上打一个盹,身边一只淘气的小狗也睡了;有怀春的女子走在小巷中,撑起雨伞,像是在寻找美丽的邂逅。如果,把心静下来,能够听见雨滴在瓦片上的欢笑声。雨滴稀稀拉拉的从屋檐的瓦缝中滴落在石板街上,摔出一颗颗怒放生命的“花朵”。也有调皮的小雨滴在树叶上打着秋千,像是顽皮的孩子,留恋一片母性的温度。这样的雨洗涤了芙蓉镇,也为远处的大瀑布添上几分壮丽的神韵。人走过一家又一家店铺,像是唐宋时代,走过一条又一条巷子,像是回到明清。看见一条巷子慢慢地安静起来,仿佛走进戴望舒的雨巷中,期待与一位丁香花一样的姑娘相遇。雨中的芙蓉镇像是置身一幅云雾缭绕的画卷中。雨中的芙蓉镇在人们的心灵之上绽放一朵一朵的繁花。雨声中更多的是寂寞,雨滴成时间“滴嗒,滴嗒”的脚步声。古老而悠长的老街舒展开紧皱的额纹。小镇敞开心胸,把风雨声都揽入自己的怀中,化作清晨或黄昏那道美丽的风景。天晴了,芙蓉镇焕然一新,让人们的心灵在阳光下烂漫如花。

    芙蓉镇原本不叫芙蓉镇,它有自己的名字,唤作王村,是一个极其普通的名字,没有什么新意,也没有什么闪亮眼球的地方。自从一九八六年,这里拍摄过电影《芙蓉镇》之后,王村改名换姓,称作芙蓉镇,成为远近闻名的旅游胜地。应该说是一部电影,给了这个地方一个神话般的名字,也改变了它的命运,让芙蓉镇名扬天下。很多人来芙蓉镇是有着怀旧的情结,想到这里看一看影片中那熟悉的地方,仿佛让自己也回到那个年代,那是幸福时光里的美好记忆。

    走进土王行宫之后,你将会发现原来王村也不是一个普通的名字。芙蓉镇是一座非常浓厚,具有土司王朝色彩的千年古镇。历史是如此记载:

    公元910年,土家族始皇帝彭仕愁建立土司王朝,定都王村,修建“酉阳宫”,统治溪州,辖湘、鄂、渝、黔四省市边区20余县。公元1135年,土司王彭福石迁都老司城后,“酉阳宫”成为历代土司王休闲避暑的行宫。公元1728年,即清朝雍正六年“改土归流”,宣告土司王朝结束。土司王朝818年的历史,共28代35位土司王继位,是中国历史上最长的一个少数民族王朝。

    这是芙蓉镇前身王村灿烂的历史和辉煌的成就。

    小镇曾经繁华如烟,尤其是在清朝嘉庆、道光年间,有客栈一百多户,商铺三百余家,客商往来熙熙攘攘,有“小南京”的美誉。浓荫掩映中的土王行宫倚山濒水,像是一处空中楼阁,又像是一座天界的殿堂。走进土王行宫,那里是芙蓉镇最初的历史,储蓄了最古老的光阴。“拾古坊”收藏着许多古老的物件,有石磨、织机、开山刀、火铳、升、斗等。多少风雨洗尽铅华,古旧的器具依然携带着时代的印痕,散发着悠扬的余韵和璀璨的光芒。柚子树仍然枝繁叶茂,硕果累累,把人们从古老的记忆中唤出来。一座古镇成为记忆的宝库,不知道贮藏了多少年轮,多少岁月?

    芙蓉镇生活在山水间,水如同一笔隶书那样舒缓,山如同一笔楷书那么刚劲。营盘溪像是一条飘舞的白练轻盈地划过芙蓉镇,水滋润了连绵起伏的山恋。山是坚强的脊背,水是温柔的明眸,它们像是一对恩爱的幸福人家欢迎着往来的客人们。大山如虎,长河如龙,未曾想这里也有一个小小的王朝,一站竟然是八百年。八百年的光阴都在一座土司王桥上,八百年的光阴都在一声声响彻九天的擂鼓中。往来此间的人们佩服芙蓉镇,在滚滚红尘中,抱一腔清流,守住几座青山,成为人人仰慕的净土。

    往来的客人是芙蓉镇的第一缕春风。这样的春风吹动芙蓉镇的每一个角落,是芙蓉镇浩浩荡荡、绵延不绝的幸福。这样的春风是笔,把芙蓉镇写进了文字里;这样的风是刀,把芙蓉镇刻进了历史中。在芙蓉镇,走一条石板街,人生多一份从容;在芙蓉镇,吃上一碗米豆腐,人生多一份温暖;在芙蓉镇,望一眼瀑布,人生多一份豪迈;在芙蓉镇,打上一通鼓,人生多一份激扬;在芙蓉镇,抱一匹织锦,人生多一份精彩……

    在芙蓉镇,也许你没有看见一株桃树。人们却是相信这里就是桃源。有人看见春天的微笑,如朵朵桃花开了。芙蓉镇悄悄地静立在酉水边上,那是一座历经沧桑而愈加美丽富庶的千年古镇。

原创文章,作者:总编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lywxg.com/13961.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