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景这边独好-滇行记之虎跳奇峡

    万里长江从青藏高原奔腾而下,由滇西北进入云南,与澜沧江,怒江三江汇聚,在横断山脉的崇山峻岭中穿行,称之为金沙江。到了丽江县的石鼓地区,金沙江突转急弯,由南掉头折向东北行,完成了一个大大的“V”字形巨弯,“江流到此成逆转,奔入中原壮大观”,人们称此为“长江第一弯”。

    金沙江自“长江第一弯”下行,河谷尚宽,江水平缓。至30公里处,又有来自中甸地区的硕多岗河加盟,尔后,过险滩,越断崖,其势大焉!其水猛焉!

    我们的汽车也顺江水而行,当走到半山腰时,视力所及,山愈陡,水愈急。两岸青山高耸,巨石凌空,令人望而生畏,脚下江水汹涌湍急, 我们的目的地——虎跳峡就到了。

    何谓虎跳峡?相传有一猛虎下山,站在河岸的一巨石上,遥望对岸,长啸一声,纵身而越,便腾空跳过金沙江,故有此称。其素以险闻名天下。

    此处山高而险。峡谷两岸,高山对峙。东有玉龙山,终年披云载雪,银峰刺天,海拔高达5596米,半山腰,怪石嵯峨,古藤盘结。山脚壁立,如刀刺江底;西有哈巴雪山,峥嵘突兀,高出江面3000多米。如果说,长江三峡,堪称险要无比,可它的江面与峰顶的高差也仅1500米。而美国有一处著名的地狱大峡谷,世界少有,它的最大高差,也仅2400米。虎跳峡不仅深,而且窄,有时如双峰欲合,有时如大门洞开。身入谷底,看天一条缝,看江一条龙,头顶绝壁,脚临急流,魂飞魄散。

    此处水急而险。由于山岩断层塌陷,那江水如从空坠,狂涛怒卷,玉屑腾空,河走雷霆,撼山动谷。江流最窄处,仅达30多米。江中礁石林立,犬牙交错,险滩密布,而江水态势奇诡,瞬息万变,或狂泻怒号,石乱水击;或旋涡漫卷,雾气空蒙,此虎跳峡之大观也!

    我曾背诵过东坡居士的《念奴娇.赤壁怀古》,究竟赤壁有多险,我无缘领略,但那里“乱石穿空,惊涛拍岸,卷起千堆雪”的壮观场面,确实令人荡气回肠。可如果苏老先生当时能看到虎跳峡,说不定会留下更加脍炙人口的壮丽诗篇呢。

    我曾在电视里看到过黄河的壶口瀑布群,那气势,那惊险,如若与虎跳峡相比,或者要逊色得多!

    其实,在虎跳峡附近的几十里的江水中,还有“上虎跳”,“中虎跳”,“下虎跳”之说,这三处之险,都犹如千条蛟龙搅湖闹海,又恰似万匹骏马奔腾驰骋,夺人心魄,摄人心扉。

    据导游介绍,当年的长江漂流勇士,曾有人喋血虎跳峡。虎跳峡成为不可逾越的天险,使很多探险者,望而生畏,成为终生的遗憾 。有公路旁的“漂流纪念馆”为证。

    我们人类,天生就具有一种征服欲,敢上九天揽月,敢下五洋捉鳖,高山敢攀,急水敢闯,从征服中寻到一种快感。这就是我们中华民族生生不息,开拓进取的力量的源泉,也是我们立于民族之林的坚实基础。

    虎跳峡谷天下险。这险,蕴含着一种美,一种撼动人心的壮美;这险,蕴含着一种雄性美,一种勇往直前的阳刚美;这险,蕴含着一种精神美,一种百折不挠的形象美!

    站在虎跳峡岸边,看两岸青山静静矗立,遥相互望;望天上白云忽卷忽舒,或聚或散;听江水如歌如诉,如吼如啸,我心中顿生一股豪气!

    我想,人的一生不能没有“波澜”,没有“波澜”的人生是庸俗的人生;不遇到挫折的人生,不是完美的人生;“太顺”的人生,注定是没有多大意思的人生。人生犹如这滔滔金沙江水,犹如这汹涌澎湃的虎跳峡,有时一帆风顺,有时惊涛骇浪;有时平稳,有时波动;有时笔直,有时曲折;充满新奇,充满刺激,充满壮丽,充满搏击!

    雄哉,虎跳峡!

    美哉,虎跳峡!

    虎跳峡,我人生的一处精神驿站!

原创文章,作者:总编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lywxg.com/13975.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