湘西明珠-凤凰城

    凤凰古城,顾名思义,自有凤凰盘居于古城,城中楼阁林立,飞檐画壁。傍江而建,建筑约三层或四层之高,参差不齐,错落有致。抬头举目,每一建筑四角各有一只或三只固体凤凰凌空展翅,讲究对称之美,其状若金鸡独立,远远望去,恰似一群展翅雄鹰,夺空而去。

    凤凰城是美丽的。之所以说它美丽是因为它依山傍水的独特建筑风格。据说,早期的苗族人缺少地位,为了不占用汉族人的田地建房,只好将家建在坨江岸边。这里的整体建筑都是统一的吊角楼,楼下是江,楼上是房。整个楼体都是横座在江边的坡上,几根简单粗直的木桩便支撑起了苗族人的希望。这样的独具匠心的设计,怎能不令世人叹为观止?走在古城里,脚下的石板仿佛都在无言的诉说着这座古城的凄美。

    凤凰城的夜是迷人的。夜幕降临,柔和皎洁的明月含羞升起,高高地挂在凤凰古城的上空。照亮虹桥,照亮沱江。照在熙熙攘攘的游人头顶上。沱江两岸璀璨的灯火姹紫嫣红,把江水衬托在粼粼波光中,这里如诗如画如歌,让人如痴如醉,如梦如幻。可它却是真真实实地展现在人们眼前。这里的祥瑞和谐会让人想起书本里的明、清鼎盛时期南京的夫子庙前,秦淮河畔的那份安宁美满。南京古城那边映入眼帘是一座汉白玉卧碑,那里,“春有金陵灯会;夏有民俗文化庙会和‘秦淮之夏’纳凉晚会;秋有美食节、文化节、祭孔活动和菊展。”秦淮河南岸的照壁和巍峨辉煌的大成殿都蜚声中外,而这零点八平方公里的凤凰古城,这虹桥,这沱江两岸的点点灯火,这里的小商小贩们与中外游人聚集,他们在讨价还价的那份公平和睦,丝毫也不逊色于南京古城。圆圆的盛世月明照在了南京的夫子庙前,照在了秦淮河畔,照亮了湘西凤凰,照亮了虹桥,照亮了沱江,照亮了九州,他们共享盛世明月,它们同是人间天堂。

    凤凰城的水是醉人的。夜晚与白天的水各有特色。夜晚的水是有色彩的,好似一位性格泼辣的少女。在舒展了一日的劳碌筋骨后,依然魅力四射,饮尽世间繁华,沾染酒绿灯红。坨江水,在夜晚会流的很急,仿佛要将这凤凰的美带到远方。坨江水,在白天会流的很缓,仿佛要留下每一位游客的脚步。站在跳桥,当江水漫过凉鞋与脚趾接触时,你会感觉江水在抚摸你,亲近你。当你泛舟江上,用手拨打江水时,你会感觉它是那么的亲切与热情。艄公的号子一响,竹杆一撑,这些水便让开一条道,让你自由前行。坨江的水,会让你情不自禁的伸出手和脚与它接触,那怕是指尖滴下的水珠,脚丫泛着的水印,都能让人感受到坨江的美丽。

    苗家姑娘的歌声回荡在山谷,情意切切,畅人心怀;侧耳细听,这歌声又似来自水底龙宫,浅吟深诉,勾魂摄魄;俯瞰水中天光云影,遥望画舫上歌女的绰约风姿,觉得这歌声又似来自天际云端,顿感“此曲只应天上有,人间哪得几回闻”了。此时,方能体会到唐代大诗人杜牧的诗句:“人歌人哭水声中”的绝妙之处。一位老教授感动地说:“此时此境此歌声,难得一再逢啊!”一位作家说:“这歌声,发自苗家姑娘的肺腑,经过青山的冲刷,碧水的过滤,是纯之又纯的,焉能不动人心弦!”

    凤凰的桥是神奇的。最让凤凰人骄傲的有两座桥,一是虹桥,二是跳桥。虹桥是一座廊桥建筑,集了桥、阁楼等诸多建筑元素。凡在古城游览的人们,都要经过虹桥,桥边的石板被一双双鞋子磨的乌亮光滑。走进虹桥,两边商铺林里,走上桥楼,一扇扇雕栋画凤的窗径直敞开着,找一个位子座下来,眺望坨江,远的近的,都会一览无余。最令人感到惬意的便是跳桥。之所以叫跳桥,是因为它就是横在江面上的一个个石墩,没有桥面,人们通过时,都要左右跳着行走,跳桥之名,由此而来。通过跳桥时,江水就在脚面,你不用担心江水会将你冲走,你只要脱掉鞋袜,赤脚踩上石墩,左右跳着行走就可以,江水会将你的疲累自脚底到脚面一一冲走。当你到达彼岸回望,你会发现你曾经与坨江亲切的拥抱过。

    最美还是凤凰古城人。你看幽静的沱江边,石阶上,美丽的少妇肩挎背篓,把那牙牙学语的小人儿背在背篓里,行走在那古老静谧的石板路间。她一脸的惬意幸福,她那脚步声里是那样的平实而又满足,她留下一串串湿漉漉的脚印,留下一串串古老而意蕴深远的山歌。她那惬意、幸福、满足,她那牧歌般的生活,让人联想起沈从文笔下那孤独的翠翠和渡船。联想起这里曾经的忧郁、生死、悲欢、离合,那过去了的奇屈,和眼前的安宁和睦是那样地衬托出时代的反差。此时,翩然而至的游客步履匆匆,而那平静无波的沱江水是那样地让他们顿悟人生,内心震撼。这湖南西部的凤凰,这《边城》让人感受到完满,感受到充实、知足,感知到了“湘西世界”。这婉转曲折的《边城》,把湘西,把凤凰带进一个全新的世界,带入了一个光明的气象万千的大世界。

原创文章,作者:总编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lywxg.com/14012.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