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豆祭

  我此生挚爱一人,对她的爱就好像对阳光的依恋,就算抓不到光,我也要拼命追赶她的影子。

  她的名字是柳如是。自己给自己取的。

  从她的名字到她的人生,一切种种都在我心中立起一面旗帜,总是仰望,竟让我忘记了自己,这辈子我做的所有努力既是为了她,也是为了成为她。奈何我们生活在不同的时间里,她死了,我却活着,只能用无止境的思念和想象祭奠柳如是,和我深深的遗憾与愤懑。这让我想起柳如是以红豆为礼赠送给钱谦益的故事,这对夫妻一直在一起,为什么还要靠红豆寄托思念呢?

  答案恐怕只有他们自己知道。但一粒红豆的确牵引出许多爱与相思的故事。陈寅恪昔岁旅居昆明,偶购得常熟白茆港钱氏故园中红豆一粒,因有笺释钱柳因缘诗之意,迄今二十年,始克属草。适发旧箧,此豆尚存,遂赋一诗咏之,并以略见笺释之旨趣及所论之范围云尔:“东山葱岭意悠悠,谁访甘陵第一流。送客筵前花中酒,迎春湖上柳同舟。纵回杨爱千金笑,终剩归庄万古愁。灰劫昆明红豆在,相思廿载待今酬。”也许同样地,这位大师爱上了不能相见的女人,又嫉妒起和女人在一起的男人。我们在做同一个自私淫邪的美梦,只不过大师将这份炽烈的情用洋洋洒洒八十万字的《柳如是别传》暴露,我还停留在肤浅的想象中。

  真正完美的女人,自然就有一种魔力让全天下的男人为之疯狂,为之嫉妒,甚至来一场场决斗。但这些男人又必须承认,她在别人的怀抱中会更加幸福,所以就把爱埋藏在心里,代之以祝福和相思。正如一粒红豆,它拥有爱情的颜色和甜蜜,却隐藏在树叶背后,比不上开在大地上的红花,但忆起它的时候心里总是麻麻的,就像淋遍了岁月的风雨,那人依旧在身边陪伴。

  我自问,我的爱还只是年少轻狂的热情,用人生二十载的光阴等待一棵红豆树开花结果,我做不到。想当年,八十岁的钱谦益和四十四岁的柳如是凝望着纯洁的白花绽满枝头的红豆树,他们应该会哭着笑着吧。他们的爱情着实不易,时代的风雨、社会的鄙夷,还有时间的对抗和人性的倾轧,分别与重逢时刻上演,背叛与忠诚不断重复,可他们还是相互扶持着走过了二十载光阴。只是,我所崇拜的爱情主角要么活在虚构的书中,要么在眼前的坟墓里,

  独留下未开花的红豆树守在墓前,来为一场死去的爱情祭奠。

  所以,我也想学钱谦益和陈寅恪那样把岁月的苦与甜慢慢品尝,用一场无悔的等待来证明我爱情的伟大。很多人都在笑话我对一个死了三百多年的女人恋恋不忘,我不知道还能在这样的嘲笑中坚持多久,但望着手里的一粒红豆,内心的冲动便化作坦然,于是便以努力的活着宣誓我爱情的主权。

原创文章,作者:总编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lywxg.com/14022.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