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藏日记:纳木措偶遇孤狼

    记得是2004年左右,中国大地上出版了一本叫《狼图腾》的小说。

    讲述了狼的每一次侦察、布阵、伏击、奇袭的高超战术;狼对气象、地形的巧妙利用;狼的视死如归和不屈不挠;狼族中的友爱亲情;倔强可爱的小狼在失去自由后艰难的成长过程等等。情节紧张激烈而又新奇神秘。

    很喜欢作者对狼的智慧、尊严、独立、坚忍、强悍的描写,让我们可以在现实生活得到某些启迪以及终生受用。

    为此,我还曾经把作者姜戎插队生活过的地方:内蒙古锡林郭勒大草原东乌珠穆沁旗满都宝力格镇,以及小说中提及到的地方都去亲历了一遍。也让我对草原和草原文化增加了了解。

    2007年我在西藏工作生活时,没有想到居然让我在西藏圣湖纳木措近距离遇见过一头母狼。

    人在拉萨,贵州有朋友进藏。一番接待以后,朋友们选择游览冬季圣湖纳木措。

    那是一个三月的清晨,宁静的拉萨市依然在酣睡中,团结新村里偶尔传来街道上汽车的马达声,街道上稀稀拉拉的行人也大多是些早起的游客。在拉飘小栈吃了早餐,就开始了纳木错冬游之旅。

    雪花轻舞,坐在助手座里,车里的藏歌萦绕不断,像一缕清晨的淡雾。

    汽车在青藏公路上疾驰,沿着拉萨河溯流而上。清晨的雪山在黎明的黑色里显得更加耀眼,河道两边的平川地上,依然覆盖着积雪,与闪耀的黝黑山体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沿途的经幡在晨风中飘荡,偶尔还可以看到房顶迎风招展的国旗,伴随着那飘起的一缕缕炊烟,这就是人们新一天生活的开始。

    在经过当雄后,汽车就离开了青藏公路,开往纳木措上山的峡谷两边陡坡上,稀稀拉拉的丛生着一些不知名的小灌木。地面上只有厚厚的草甸,山顶的积雪距离我们愈近了,海拔为5190米的那根拉山口因为雪厚,所以我们全部下车步行,索拉把空车开上山口等待。对来自云贵高原的朋友们来说,青藏高原徒步也是不小的考验。

    翻过山口,汽车在蜿蜒的山路上下行。山坳里,牧民搭建的流动房子,让人看到了一个游牧民族的延续。

    继续前行下坡,就是纳木错镇,这里分路是进入可可西里双湖的必经之地。

    走过纳木错镇,眼前豁然开朗,要是没有远处洁白的雪山昭示,还真以为是冬天在某个平原上呢。残雪的草地上,成群的牛羊自由漫步,时而啃食着。公路在平原中延伸,看不到尽头,只有尽情地疾驰。四面都是雪山与天相接,将纳木错这块土地包围的严严实实,形成了一个巨大的盆地。

    阳光的灿烂象葱郁的大草原,驱赶着思想的烈马,在这午后奔腾。

    放眼望去,雪山下面,在草甸中出现了一道银灰色的线,那就是纳木错湖,显然,湖面依然被冰占据。

    当索拉把车辆驶进扎西半岛停车场,纳木错就真的到了。

    空旷的扎西半岛就是我们五个人。

    我们径直顺坡而下。没有惊涛,没有水波,没有水天一色的壮观,只有一动不动的银灰色的冰面,冰面的另一边是绵延不绝、参差不一的雪山,焦灼的阳光能晒黑人的脸庞,却不能融化周边四处的雪山,不能融化纳木错湖面的冰。

    藏语中,”措”是”湖”的意思。当地藏族人民叫它”腾格里海”,意思是”天湖”。信徒们尊其为四大威猛湖之一,传为密宗本尊的道场,是藏传佛教的著名圣地。在这个湖面海拔4,718公尺,湖面东西长70公里,南北宽30公里,面积1,940平方公里的纳木错,据说公元十二世纪末,藏传佛教达隆嘎举派创始人达隆塘巴扎西贝等高僧,曾到湖上修习密宗要法,并始创羊年环绕纳木灵湖之举。信徒传说,每到羊年,诸佛、菩萨、护法神集会在纳木湖设坛大兴法会,如人此时前往朝拜,转湖念经一次,胜过平时朝礼转湖念经十万次,其福无量。

    其实纳木措的冬游真的很美,被冷空气强冻着的湖面,那泛蓝的冰晶,登上去俯拍的的感觉真美。

    没有淡蓝的湖水荡漾,寒风扑面,也没有人潮如织的画面。

    我们围绕着扎西半岛徒步半圈,合掌石下我们虔诚的向索拉学习磕长头,拍下多少永久的回忆。

    善恶洞是我们玩得最开心的地方,索拉说:这是佛主给世间人们敲的警钟,不管你做了善事或者恶事,上天都会知道。

    只要你知道悔改反省,那么不管你是高矮胖瘦你都能钻过善恶洞,得到佛主的庇护和祝福。

    有人高原反应严重,我们不得不离开了……

    即将到达停车场时,朋友发现手机掉了。思量下,应该是在善恶洞那里。我独自回去查找,大家登车休息等待。

    一切都很顺利,手机果然在善恶洞旁,拾起转身走人。

    一个人,徒步在扎西半岛的碎石山道上。

    左手旁的湖畔边,是藏人们祈福堆砌的无数的玛尼堆,玛尼堆上的五色隆达吸引着我不停地拍摄。

    湖畔旁,一条藏狗一直和我保持着平行距离前行着。

    意境真美,不由拉进镜头,连续按下快门。

    一声拉长的嗥叫,湖畔旁传来的嗥叫声随着这刺骨的寒风送入我的脊骨,并不由自主地打了一个冷战,嗥叫声是一头母狼发出的!母狼的腹部垂着的奶头,明显是已经孕育上了新的生命。天啦!我原以为是一条藏狗呢。它目光犀利,神情精铄的和我的目光对视着。它利齿在阳光下闪出寒光。我的第一个意识就是跑,可是理智马上提醒我,如果真这样做了,后果将不堪设想。因为,假如这是一头饥饿的母狼,那么,逃跑无疑会刺激到这头母狼哺乳捕食的欲望。只需几秒钟,它的利齿就能够切断我的喉咙。

    时间似乎凝固起来,我可以闻到一种死亡的气息。紧紧地盯住它,母狼仍然一动不动。似乎它在寻找适当猛扑上来的机会,又似乎,它对我仍然心存顾忌。之所以不肯扑上来,肯定有它的理由。它会静静地站在那里观察一段时间,在确信没有危险以后,才会对我发起致命一击!

    我的猜测是正确的,因为我决定向前走几步试试。

    我一迈开脚向前,母狼也和我保持平行移动起来。它一直跟着我,保持着不远不近的距离。

    我还抱着侥幸的心理,也许是我看错了?也许就是一条藏狗?

    我决定返身倒回去走几步试试。我一转身,它也转过身,我知道不可能有侥幸了!

    母狼终于开始走动起来。它围着我不停地转着圈儿,我几乎可以感觉到它从嘴里呼出来的带着腥味的热气。

    我知道,此时,必须对它发出警告。只有如此,才有可能打消它攻击的念头。可是我的手里就是一部手机,难道仅仅依靠挥舞手机就能吓跑一头饥肠辘辘的母狼吗?我一边同不断逼近的母狼紧张地对峙,一边替自己寻找着武器,难道把挂在胸前的尼康D300S当武器使用?

    突然想起一位朋友的话:当你在野外与一头猛兽狭路相逢,当你手无寸铁,这时候,尽量要使自己保持镇定。你要用目光狠狠地盯住它,千万不能紧张和退缩。然后,寻一个适当的机会,对猛兽发起虚假的却是逼真的攻击。朋友说,所有的动物都怕人类的攻击——对你面前的动物来说,它分不清你手持的是猎枪还是木棍,石块还是手雷。

    我悄悄打开相机闪光灯,我应该试一试。而此时,母狼已经和我只有一步之遥。

    我突然大喊一声,丝毫没有准备的它显然被吓了一跳,急忙后退几步。我再大喊一声,冲着母狼眼睛按下了相机的快门。母狼被相机突然发出的亮光吓着了,竟然一扭头,逃出去至少有二三十米。待它再一次转过头来,也只是看了我两眼,然后才不舍地向旁边的乱石堆跑去。

    我长嘘一口气,迅速向停车场走去,我依然没有跑动,我担心母狼在暗处锲而不舍盯着我呢。

    回到停车场。大家都等急了,没有说遇见母狼的事情。

    返程中,打开相机。找出母狼照片,问索拉是什么?

    “狼!你遇见狼了?”
    ……
    就这样,完成了纳木错冬游之行。

    美丽的纳木措给我展示了它冬天的特别景色,也给了我一生永远难忘记的经历!

    我想说的是,生活中当你身陷险境,意欲发动反击的时候,其实,你手持什么武器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发动攻击的时机,以及你无畏的态度。

原创文章,作者:总编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lywxg.com/14054.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