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秀峨眉

    峨眉山,巍巍然一座秀甲天下的名山,一块被佛教崇奉的胜地,耸立于亘古岁月之怀,耸立于人世间深情仰望之中,耸立于世界自然和文化遗产名录。 ——题记

    (一)
    望来路,时光在眸子里飞速倒流,苍郁青翠之色渐渐地由浓变淡,最后彻底消失在那一片苍茫混沌的尽头。

    我们不知道峨眉山的今生前世之间横亘了多少亿万年的光影,却可以断言:当远古的海浪将她托出水面时,根本就没有一丝生命的絮语,亦无人喝彩!

    亿万年的沉寂,亿万年的守望,终于等到了生命悄然地启程。日抚月慰,风唤雨润,那些原始的生命从星星点点的绿意,到绿茵连缀的广漠,乃至生机的盎然勃发,乃至满山遍野的葱笼和喧腾。

    这是一次感天动地的拥抱,绿野和大山,没有誓言,却笃信会相伴至地老天荒。每片绿叶上都挂满了喜极而泣的泪珠,他们仿佛忘记了来时遥漫的苦旅,只想把欢愉填满深沟浅壑。而大山呢,虽然没有喜形于色,却把记忆珍藏于胸,让那些汩汩流淌的山泉水,久久地诉说着爱的心语。

    不负天地的厚爱,感恩,选择一种靓丽地表达:向人世间捧奉出无与伦比的灵秀,一捧就是千百年。

    (二)
    辽远的历史天空下,峨眉山中闪现出道教的身影,青色的道袍里裹掖着《三皇经》的玄奥,银色的拂尘上挥洒出隔世的仙风道骨。宫观藏秘,云烟笼幻,果真是个仙气缥缈的福地洞天。

    孰料,普贤菩萨也相中了这块宝地,趺坐六牙白象从西天而来,也不管道众是何脸色,便忽匆匆地在此布设自己的道场。

    佛道共存于一山,令飞鸟难定和弦,也让流云常在山梁上犹豫徘徊。山间小路只能注释彼此的行迹,却无法分割各自的天空;丹炉之旁不容佛陀诵经,菩提树上又岂能让仙鹤栖息。

    当众多佛门弟子和善男善女们纷至沓来,冷寂便开始剥蚀着道观昔日的尊严,渐渐地破败,渐渐地风流云散,乃至,最后一个道士下山时,回头看到的也只是那个寄放在纯阳殿里的孤独的虚名。

    (三)
    一座座佛寺禅院依山拥秀而起,占尽了仙山的风流胜景,恰似一颗颗神灵的佛珠,被那蜿蜒的山道串连,从山脚一直挂上辉灿夺目的金顶。

    好一座大光明山,昼有佛光,夜有圣灯。

    佛教因峨眉山之秀而名,峨眉山因佛教之光而远。

    信众来了,一步一祈祷,梵呗盈耳,菩萨正召唤着恒久不变的虔诚。

    游子来了,一步一驻足,秀色满目,随处都可以拾起玉化的传奇。

    (四)
    如果说历史的悄然演进,在不断为峨眉山增加记忆的厚重;那么,众多高僧大德、骚人墨客的欣然造访,无疑是为峨眉山凭添了气韵的恢弘。

    宝掌和尚从遥远的天竺赶来,佛心潮涌,为普贤道场的神异,为“震旦第一山”的巍峨,从此,结庐礼佛,把云游之路折叠成禅定的永远。

    那位诗仙李太白也飘然而至,还没来得及品尝仙山的美酒,便竟自醉倒在广浚和尚的琴声里,醉倒在峨眉山月的清辉之中。踏遍了蜀山蜀水,却把千古华章留在了此地:“蜀国多仙山,峨眉邈难匹”。金石般的诗情,撞在那山崖峰壁上,铮铮悠悠的绝响,从唐朝一直飘到了如今。

    大渡河畔走出去的郭沫若又回来了?不!是他的墨宝被带回来了,你瞧,那一笔一划里都飘逸着一代文豪的儒雅,涌动着一位游子梦牵魂绕的乡愁。“天下名山”四个字就镌刻峨眉山麓的牌坊上,呼唤天涯,灿亮天涯,迎迓天涯!

    (五)
    那是白娘子当年修行的洞府,杭州西湖边的雷锋塔早已倒塌,她们主仆二人也早该回山,重新步入白龙洞中,继续圆满她们成仙之梦。

    还有那位采药的蒲公,现在是否还在山中转悠,寻觅济世救难的仙草。假如哪天与之巧遇,不妨请他下山,为天下苍生献出起死回生的良方。

    据说,那云雾紧锁的林莽深处,藏匿着奇异的秘境玄机,世上只有那个彭山人曾经误入;遗憾的是,他从仙境里走出来,却又走进了悠远的传说。

    关于峨眉山的传奇故事,山上的生灵都知道。然而,飞禽有语却无法破译,草木无言却空劳相诘,还是去问问那些山民背夫吧;只要你能走近他们的心边,他们就会将珍藏的故事拱手相送,太多太沉,只怕你背不动!

    (六)
    清音阁下,且把脚步放轻点,再轻点,你会在那潺潺淙淙、丝丝缕缕的妙音引领下,踏入无尘无欲之境;忘我,同时也忘掉了尘世的痛苦和烦忧。

    从高山奔流而下的黑白二水,挟裹着猿啼鸟鸣,散发着林馨花香,日夜不停地在冲洗那块“牛心”。或者,跳出“三界”外者会如是想:这流水多半是受佛祖之命,执意要洗出那顽石的一颗佛心。

    布金林的金沙安在?去看看吧,拨开岁月蔓生的荒草,说不定那位给孤独长者会让你欣然释怀,金沙就嵌在哪道历史的断层。

    哦,听到了吗?万年寺早就发出了“三宝”现身的音讯:一本稀世的贝叶经,一方铜质的万历御印,一块神秘的“佛牙”,他们都是从遥远的星空下走来,正在诉说历史的悠远,诉说禅宗的不朽。

    山中,不知尚有多少隐秘和神奇,匆匆来去的人们每天都与之擦肩而过,路边搁置了太多的遗憾。

    (七)
    人说,峨眉山中有草皆仙药,无鸟不梵音。

    洗象池下面栖居着灵猴的家族,伽蓝的晨钟暮鼓催动了灵性的萌发,也淡去了野性的乖戾;虽然,他们仍旧是一副龇牙咧嘴的凶相,可骨子里却早已消弥了仇恨的基因。无奈,为了乞食,既不通人言,也没有多余的表情。

    小溪边,水池里,偶尔会传来咚咚绷绷的音韵,那是弹琴蛙在即兴演奏。千万别惊扰他们,循着琴音探访,如果有缘,说不定会在灵境的某个拐弯处与那位琴蛙仙姑邂逅。

    别以为秋风钻进了山林,那些枯叶们飘落的都是凄惶的离情别绪,也许,当你伸出怜悯的手,一只枯叶蝶会在你的指尖突然飞出斑斓的惊喜……

    (八)
    还是春寒料峭的时节,杜鹃花便迫不及待地吐露红黄白紫的心绪,千朵万朵,满枝含笑,满山燃情。我猜:她们多半是想烘暖这高山的寒林冷空,或者是在守望年年岁岁走来的相思。

    深山幽谷中,众多兰花的姐妹们正摇曳芳魂。她们不愿涉足尘世的纷扰,隐居这晨雾夕岚呵护的仙境,任由丛林的梵音校正四季,独自修成仙草佛兰。

    珙桐花开了,那些温情的手臂上托举着无数振翅欲飞的“白鸽”。面对青山翠谷,枝头摇晃着一阵阵神妙的冲动,相约、眺望、聆听,只待一声吆喝,满山遍野都会舞动仙鸽的倩影。

    哦,瞧那些挺立于高坡之上的冷杉们,身披岁月打造的甲胄,凛然成阵,笑傲云天,纵然是被狂风恶雨撕咬得遍体鳞伤,他们也绝不退后半步,绝不低头弯腰。冷杉的品格孕育于仙山灵境,一身傲骨,挂在铁干虬枝上的永远是不屈和坚韧!

    (九)
    云上金顶,摩天挽霞;宇垂四野,空阔茫苍。

    这里是灵秀的至高,也捧护着至高的妙境和神奇。

    近观,十方普贤岿然趺坐,金身灿然,妙相庄严,一种无言的弘法,让众生匍匐于神秘而广大的梵天佛地。金、银、铜殿里香烟袅袅,就在那圣殿之壁,信众能听到西天缥缈的回音。

    远眺,远山凝黛,江河舞练,一派天高地阔的空?鳌9?唬?朊贾?吒叱鑫逶溃?朊贾?阈慵滋煜拢∪??懔鞔Γ?稚酱蠓鹂垂?矗?茄凵窭镉芯?玻?衅碜#?灿行┬矶始伞?br />

    金顶之奇,恰似挂冠上最绚丽的明珠:日出、云海、佛光、圣灯……因为奇,所以不肯轻易示人。冥冥之中,金顶奇观被佛缘缠绕:惊喜只送给世上的有缘者,奇迹只惠顾至诚的有心人。

    眼下,尽管有索道凌空,却载不动信众朝山拜佛的虔诚;尽管有古刹辉煌,却留不住游客访秀探奇的步履。

    我想,把这众多的虔诚和游兴重叠起来,那绝对是峨眉的另一种高度!

    美哉,灵秀峨眉!

原创文章,作者:总编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lywxg.com/14068.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