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丽西山岛

    潜意识里,一直觉得江南是一首隽永小诗,一定要在细雨朦朦的春天,撑一把油纸伞,不紧不慢随意穿行在小街里巷,看斑驳的墙痕,或找一偏静茶楼,泡一杯清淡的碧螺春,听湿漉漉的吴侬软语在古巷中滴答。

    今天,我就有机会领略梦中的江南,只是季节不是细雨绵绵的春天,而是桂花票飘香的十月,也不是一个人,独自徘徊在古老悠长的小巷,而是一家人倘徉在西山岛的怀抱里。


    如果说,江南是一幅年代久远的山水画,那么西山岛就是这幅古画中的隐士,若隐若现在喧嚣繁华画卷的边缘,你只有深入他的内心,才能感知他的飘逸高洁的灵魂。

    车子刚过太湖大桥,坐在车内的外甥女童童就奶声奶气地叫:“船!大船!”大家一齐朝外望,明净的太湖湾里,泊着几条帆船,就地停车,举目眺望,起伏的山峦将若大的水面间隔成一湾一湾的水潭,山峦层层叠叠,近处青翠,深处墨绿,远天相连处是一抹淡灰,而湖水也随山影的映照呈现不同的色调,淡绿、浅蓝、深蓝。山迤水远,交相映照,勾勒出一幅美奂美仑的山水画卷,而我们就在这如诗如画的山水中畅漾,感受西山岛迷人的魅力。

    小连襟说,西山岛最美风光是在岛的东南角明月湾古村,汽车穿过金庭镇,游玩的车辆逐渐多了起来,花花绿绿的车子塞满了狭窄的公路,好不容易抵达明月湾古村口。刚下车,便被那一湾山水迷住了,湖水寥廊深远,一眼望不到尽头,而那湾口两边张开的山,像人的双臂使劲往前伸,临湖依山而建的农家小院,错落有致散落在树影从中,屋随山建,山随水走,山的一角伸进太湖深处去了,那些房子便也跟着进去了。

    索性就近找了一处临湖的餐馆,露天餐桌一排溜放在临湖石阶上。老板娘很是殷勤,提茶倒水,介绍菜肴。不一会儿功夫,菜就上齐了,端上桌的都是太湖特有菜品,银鱼煎鸡蛋、清蒸白鱼、水煮白虾、莼菜蛋汤,大家一边吃,一边欣赏太湖风光。旁边有挑担推车卖本地水果的大妈,就站在身后叫卖:“红毛头阿要伐?石榴子阿要伐?今早点才摘的,甜味味的。”听着吴侬软语,心就要醉了,好吧,就来几个石榴吧,递上来,用刀切开,红红嫩嫩的石榴牙儿就裂开嘴笑,像极了江南美女。

    走在明月湾古村落的石砌街道上,看两边高高矮矮的古宅祠堂,就像穿越千年的吴越历史,从春秋一直走到明清。这小小的古村寨,每一栋房屋,每一处石墩,都浸染着久远的故事,那村后的小山丘,真是吴王夫差和美人西施并坐赏月的石凳?而古村落外,青石板铺就的码头,曾经印拓过白居易、贾岛、唐伯虎等文人雅士的足迹,都衣袂飘飘随历史远去了,唯有那石砌码头还在,孤单单立在水中,任湖水一浪一浪冲涮它的记忆。几位爱好垂钓的人轻描淡写地立在码头上,看也不看它一眼,只专心盯着湖水里晃动的浮漂,一条机船突突地从码头前方斜过,头也不回,径直向湖中央驶去,只有西边一抹红阳仍静静照射在这码头上,读着它悠长悠长的岁月。

    真想赖在西山岛上不走,就单单看这山、这水、这山水人家。想起文友的诗:我是一条从城市的钓钩上,滑脱的鱼,潜上这溪涧,……让我与这山、这水,有了一次豪饮后的沉醉。

原创文章,作者:总编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lywxg.com/14088.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