脚下的路

    偶尔回想,不知不觉已经走过了二十多年的路,却无法清晰地记起每一条曾经走过的路,但记忆中总有那么几条震荡着自己的心弦,那是回家的路。

    最初的那条小路建立在乡村田野上,是条窄窄的乡村土路,路两边是一望无际的麦田,麦尖随风摇摆着,不远处传来嬉戏的游玩声,那是家乡人的声音。

    记不清多少次,我远远地看见它,就满心欢喜,因为走完这条路,我就到家了。也记不清多少次,一踏上这条路,我就满是惆怅,因为一离开就是一星期或一个月,离开家里很远很远。这条路给了我多少欢乐和忧愁,它一直在我的记忆中挥之不去。

    多年以后,当我再次踏上这条小路时,我几乎激动得落泪。路两边的一草一木都是那么的亲切,那么的熟悉,亲切地似乎他们都学会了表达,用他们浓郁的清新气息包围着我,轻轻地诉说着他们看见我时一样的感受。是的,我回来了,我从没有忘记过。

    后来,我踏上了另一条路,一条更长更窄的路。它千姿百媚,时而一马平川伸展开去,笔直如大漠孤烟;时而蜿蜒含蓄,仿如婉约清秀的词人;时而机灵顽皮,一头扎进深山老林,伸手不见五指,恰似爱作弄人的顽童;时而不惧艰险,横跨长河之上,紧临峭壁之侧,胜过攀登珠峰的勇士;它是铁路,承载过多少人的欢乐趣、别离苦,而冰冷的铁轨却一如既往,看尽世间众相,无动于衷。

    这条路拉长了我与家的距离,不仅仅是空间上的,还有时间上的,这时我一年才能回家一次,它总是带给我极度的疲惫,急切的牵挂,不知道路的那头,父母亲的每一天是怎样的,但是这条路上有永远陪伴着我的爱人。

    再后来,这些路似乎突然变短了,原本几天的路程,现在几小时即可抵达。从它们的上面呼啸着一飞而过,八面威风,却再也无法领略到它们活生生的景致,那么多、那么美、那么真实。

    一路上如同放映着幻灯片,一会儿是一望无际的油菜花,如凡高笔下浓烈的黄色,那么张扬、那么优雅、那么深情;一会儿是水墨画,明亮的江面上点缀着几个墨点,细看去才知道是一艘艘小船,撑船的人小到无法区分哪是浆哪是人。就这么从西到东,绵绵不绝地流淌着,满满的江水夹带着无限的情意缓缓地缠绵着,快要溢出堤坝却又看不见一个翻滚的浪花。一会儿是峭壁,满是棱角的凸起,恰似一座大山深藏的情感争先恐后,欲冲破这坚硬的皮肤,告诉世人,他们千年的故事,千年的呼唤,千年的期盼,他们一直活着。

    只是在我经过的那一刻,他们突然凝固了,不知道否是惊讶于我与它们的感知?我想告诉它们,我懂得它们,狰狞的硬线条之下是那无人可以胜过的执着、比大海还要深沉的忠贞情感、比历史还要沧桑的风雨情节。

    路走过了,随即消失在自己的背后,任凭我是如何的想要极力挽留,仍只是留下了黑夜中闪烁的灯光和呼啸的风声。它们不再在我眼前,但碰触时的感觉却仍然在,他们的点滴累积了人生的厚重意义,没有对错,没有必须的方向,没有尽头和一定的结果,只是路过。

    如今,我走在去往广汇的路上,这又是一条新的路。这条路没有尽头,充满着挑战。虽然自己不能预测这条路的模样,但我越来越意识到快乐与否、有意义与否,更多的是来自于心灵的那条路。

    唯有面对现实,脚踏实地的行走,带着一颗想要绽放的心,不畏风雨,不畏艰辛,用汗滴滋润路上的尘埃,走出一条属于自己的路。这条路,一定会有浓密的山林荫蔽,一定会有涓涓的细流放歌心田,一定会有一份深深的灵魂与宁静和归属相伴,也一定会有彩虹。

原创文章,作者:总编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lywxg.com/14089.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